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tUTvDNDS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7.1 酒神过路

作者:石磊

住在佤山街子上的汉族,有一些本钱的开个小铺子,卖百货生活日用品,再烤酒、喂猪、赶烟会、赶谷会,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了,这样的人家算是富足的了。我们才安家没有本钱,就只能烤酒、喂猪,街子天做米干、凉粉卖来维持生计了。人们常言;阿佤山的姑娘只要有一崩米(30斤),就可以过日子了,一崩米街四天磨成米粉,做成米干,用鸦片籽摏细了熬成汤,配上大蒜、葱、香菜和辣椒等,街子天就可以卖了,卖完后买下米、盐等生活必需品就可以过五天了。

等俄街的酒就像等俄街的姑娘一样在那一带小有名气,姑娘们经常拿酒到邦桑去卖。但等窝烤酒非常辛苦,因街子在高处,水井在低处,尤其我们家在最高一排,从水井爬坡到街子,最少要歇一次气,如果挑水一担水100斤,至少要歇两回气才到家。

78年我从683根据地回到等俄,那个年代交通闭塞,我看到小美烤酒非常辛苦。60斤包谷,最多烤得10斤酒,用的是当阳土制的酒药,出酒率很低,并且质量不好,有时发酵不好,烤出的酒不是酒,而是酸水。我在683根据地时,小美烤酒接二连三都不好,老岳父就说:"阿美,不要煮酒了,停一、二个月再煮,我看你一背一背用头顶着背萝,背包谷爬坡才背到家,这么多包谷白白丢掉,你不可惜我都为你心疼。”但小美是牛脾气,不到黄河心不死,一直煮了七、八蒸都不好才歇手。看到当阳酒药质量不好,我就想起,60年代在高中时,我们曾参观了在昆明小菜园的昆明瓶酒厂,当时昆明瓶酒厂生厂的”玫瑰老卤酒”和“玫瑰升酒”就像昆明的“玫瑰大头菜”一样有名,出酒率都在50%以上。而我们在等俄烤的酒,出酒率才在12%左右,灵机一动,何不拿昆明瓶酒厂的酒药来试一试?于是我马上叫二姐从昆明寄酒药下来,酒药到后煮好包谷晾干,我照酒药包上的说明,60斤包谷煮的酒饭,才放二两酒药,小美看到了大叫:“太少了,太少了!怎么才放一点?怕不行吧?”如果是用当阳酒药至少要1公斤,我回答“说明上就是这样写的,只能放这么多。”为了使她安心,我又加了一些酒药。20天以后,我们烤这坛酒,开始用装得下10瓶的酒壶接酒,接满后再用同样大的壶接,第二壶接满了尝一尝还可以再接,第三壶接满了一尝还可以再接,小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从来没有这么好的事,一蒸酒能烤得15公斤,就是磕头碰着天了,现在………第四壶满了,最后一直接到第五壶有半壶才接完。天那!这坛酒,一共烤得31公斤。小美请她爸爸妈妈过来看,她两老人看后直呼“酒神过路,酒神过路了!”老岳父说,“烤了20多年酒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事,不是酒神过路,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以后我们又烤了几蒸,每蒸都是30公斤左右,这时他们才相信,是酒药的关系。

出酒率从12%一下提高到50%,我和小美决定扩大规模,那时交通不便,资金不多,不够买一批坛子,所以只好买50公斤装的塑料袋,两个套在一起当一个用。这样一天就可以烤两三蒸酒了。山上老鼠多,即使咬坏了塑料袋影响也不大。酒烤得多了,小美就和她的小伴--大胖,一人背一崩酒(25公斤)从等俄背到邦桑卖,街子天就卖完了。如果时间早就当天赶回到等俄,如果时间晚了就睡在广哄她姨婆家。回到等俄,第二天又忙着作米干,搅小红米凉粉,到等俄街天卖。白天作米干,下午就背着米干提着酒到佤族大寨卖,一般佤族都没有现金,就是用酒、米干换谷子、小红米。刚结婚头几年,我们没有钱买马,谷子和小红米就是靠小美一个人,一背一背地从寨子背回街子。到年底一年可以得到200多崩谷子、200多崩包谷,几十崩小红米,这样一年的粮食,烤酒的包谷,作凉粉的小红米基本就够了。

每年2月--3月是烟会天,这是一年当中最找钱,最累的时候。天不亮就要起来礳米粉,凉粉,五天要烤煮两天酒,到天黑才开始晾酒饭,一直到晚上9点、10点才做好。街子天,要在街子卖酒,再等两天要到烟地卖米干、凉粉。这时烟农有钱就用钱买吃,没有钱就用大烟换吃,一小团鸦片(约5克)换一碗,大烟收成好了,大家舍得吃,有时一个人要吃两碗。下午回来后还要背着米干、酒到寨子卖。有的人家划了一天大烟,回到家饭也不想煮,换些米干喝点小酒就睡了。第二天吃了早饭又去烟地划烟。到4月份就可以核实这年挣得多少大烟。当时鸦片一般2拽半(约1.8公斤)一包,拿当地民族用树皮自制的绵纸包好再用麻线紧紧包扎,一包包存留起来,到烟有价的时候再脱手。包扎大烟是一项技术活,包不好烟包干后麻线会松了。我学包了三年,技术才基本过关。头一、二年我们挣到十多拽烟,到79年我们已经挣到20多拽。一般一家人每年挣到一驮(约30拽)鸦片,就是小康人家,上了两驮的就是富裕之家了。

在山区街道,养猪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收入,烤酒剩下的酒渣加上野芭蕉或野菜,就可以喂胖一群猪了。酒渣自己有,芭蕉就要自己到山沟去砍,等俄喂猪的人多,买不到芭蕉,只好自己去砍,才结婚头几年家中无牲口,小美只好和街子的同伴去山沟里砍了背回家,回家的路又远坡又陡,来回要三个多小时,一天只能去一趟,为了减轻重量,把芭蕉外皮剥掉露出红白红白那一层才要。背芭蕉要歇四、五次才回到家,那时小美才20来岁,皮肤白里透红,由于上坡脸挣得通红,休息时同伴看看小美,又看看芭蕉,伙伴就开玩笑说:“小美,你的脸就像芭蕉一样,多漂亮。”虽然路远芭蕉重,但她们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回到家了。养猪虽然有收入,但风险也相当大。记得是86年我们养了50多头猪,那时猪是放养的,吃完早食50多头猪就一头跟着一头出去找野草野菜吃。下午小美一呼唤,那时猪就奔跑回来,前跑后追胖个胖个的看了都叫人喜欢,心里想今年可以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了,没想到11月份猪瘟传来,全军覆没,看着一年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就这样不到半个月,完全泡汤了,真是欲哭无泪呀!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