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h20x8z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10.2 4•17佤邦定音

作者:石磊

1988年12月20日赵尼莱、张月强等同志在赵尼莱少帕家里相聚,共议国事,认为缅共近几年犯了不少错误,佤民族跟随缅共20余年,付出了几千名佤族青年的宝贵生命,如果再跟随缅共走,佤族的兴亡成了大问题,所以必须考虑新的出路。那时在思想上组织上就有了活动。因此在佤邦成立后,就把1988年12月20日定为佤邦联合党成立的日子。

缅共成立了军事指挥部,责令赵尼莱、鲍有祥率队前去镇压果敢同盟军。二人感到万分为难,果敢子弟兵是和自己同一战壕共同奋战一、二十年的战友,怎能兄弟之间兵戎相见?但不去,缅共中央又是自己的上级,军令难违。他俩本来就有脱离缅共、取而代之的想法,缅共的命令变成了催化剂,赵、鲍二人决定4月17日起事。

原6旅有辆白色东风车,4月16日早驾驶员余晓开车到邦盆前面拉柴,当车开到邦盆前面崖石路段时,被从北面下来的佤族兵挡住,要叫余晓开车到昆马拉兵下来,余晓被迫开车去昆马。当时政工部一个佤族小兵从邦桑跟余晓乘车上去,因他是佤族年纪又小就趁机跑回邦桑,到邦桑报告事情经过。车子被劫,车炬的岳母一时心急(当时车炬已带6旅全部人员到泰缅边界,勐阮地区向昆沙交战,在邦桑只留下几个后勤人员,由我负责)马上叫小波去报告余健。同时也派人来告诉我。当时已是下午5时多,听到报告,我还不相信,心想大白青天在邦桑哪里会有武装人员抢我们的车。我起身准备到车炬家问清楚,刚出家门口,就碰见赵文光(当时任659旅政委)政委,他说:“鲍有祥叫我通知你,起义部队已经在邦盆建立指挥部,明天早上四点部队就要从邦盆下来占领邦桑,叫我负责通知6旅在邦桑的人员,天黑就各在各家,如果发生战斗,也不要出来乱跑。”我赶紧去到车炬家,通知6旅人员马上到车炬家开会。人员到齐后,我把赵文光政委的通知传达了,叫大家各回各家静待其变。为了以防不测,我通知我旅的电台组由刘逢春带领连夜上到桔黑咖啡基地待命,并叫人通知小波快回来。那时缅共中央也听到一些风声,急忙调兵遣将。当时在邦桑一线的只有中央警卫旅,659旅一部分,军区炮营,但这些部队都已加入了起义行列,所以根本无法调动。缅共中央只好调在邦桑的那些统战部队,到军区、中央和医院旁通往哈中的小山头防守。安排好天已全黑,我从车炬家出来,快到家,碰到中央警卫旅旅长罗常宝,他也是转告同样的消息,晚上如果有情况叫我们不要紧张。回到家我一直在等待会有什么情况会发生,到深夜12时才入睡。到凌晨4时多,从医院方向传来几声枪响,因我家离医院不远又是夜深人静所以听得很清楚,随后再没有什么枪声了。一直到早晨天大亮,起义部队已经占领邦桑,只有我家上方原保卫处一住所,觉田带着一些武装人员盘据着。鲍有祥下令不准开枪,进行劝降工作。一直到中午11时觉田才缴械投降。早上9时除杨光漏网跑到勐啊,余健从现在和平纪念塔附近渡过南卡江到勐啊外。原缅共中央要员基本完全抓到,问那些中央委员:他们要去哪里?他们回答:要去中国。因此起义部队就把他们和随行人员、工作人员200余人全部安全送过南卡江到勐啊。因德钦巴登顶主席年迈有病,起义部队用滕椅做成担架随后才抬到江边,巴登顶主席请求说:“我愿意留在缅甸,发给我一支小卡枪和大家一齐干革命。”但还是把他安全送往河对岸。后来我才知道是鲍有祥做镇邦盆进行指挥,天未亮警卫旅从那落向医院开进,到小山头大榕树下有统战部队站岗,他们发现警卫旅尖兵队就开枪射击。警卫旅用报机请示鲍有祥:“要不要还击。”鲍指示:“他们人不多不用开枪,为避免大的伤亡肉搏活捉他们。”所以当时只听到几声枪响,就静下来了,尖兵队牺牲一人负伤一人,具有历史意义的“4.17”事件,就这样用极小的代价而取得了成功,缅共也就从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缅共中央流落到中国孟连县城后,德钦巴登顶主持召开了缅共最后一次中央委员会,因为杨光重用从下缅甸来的学生,其中有不少是军政府的特务。另外余健要求退伍。他两人都是在党内军内结怨最多而导致缅共垮台的罪魁祸首,所以缅共中央将他两个劣迹斑斑、恶名昭彰者开除,然而,这事后诸葛亮和亡羊补牢之举也挽救不了缅共灭亡的命运了。

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邓小平实际掌握了中国的领导权。他审时度势,放弃了毛泽东要进行“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路线。逐步放弃对东南亚共产党的经济、军事援助,而是加强和世界各国发展关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由中共牵线,缅共中央副主席古方曾带队到腊戊与缅甸当局谈判停止内战,实现国内和平。但都是无功而返,无可奈何中共停止了对缅共的军事、经济供给,在颜面上和实际操作中,中共又一时不便把这个自己扶植起来的小兄弟一脚踢开,使中共背上一个一时抛不开的包袱。其实从那时开始,缅共就摇摇欲坠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泰国共产党、马来西亚共产党都已退出了历史舞台。如果没有以佤族、佤邦地区的各少数民族、果敢人、“贵州老兵”及其子女、中国知青为基本力量的缅共人民军支撑着,缅共可能也早就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思想僵硬的缅共领导高层还没有醒悟过来,还在做着“赢得战争,夺取政权”的黄粱美梦。89年4月17日佤邦终结了缅甸共产党的领导,实际上是帮中共作了一次外科手术,摘去了一个肿瘤,可以说彭加声,佤邦帮了中共一个大忙。

事也凑巧,时任中部军区司令员李自如听到果敢起事后,也从中部军区匆忙赶回邦桑。4月17日早晨已来到嘎莫前后,鲍有祥立即派人去接李自如。当天下午,李自如回到那洛。第二天李自如找到我,叫我发电报给车炬。当天我就用我旅电台发报给车炬,电文如下:

发旅部:车炬政委

赵尼莱、鲍有祥指挥的北佤部队已于本月17日控制了邦桑,缅共中央成员已于当日全部送到勐啊,北佤部队纪律严明,对群众秋毫无犯。

邦桑 石磊

1989年4月18日13:00

4月20日车炬回电:拥护赵尼莱、鲍有祥的行动,并接受其领导。这也就是6旅改成420师的由来。其后佤联、岩小时、魏学龙也发电支持,佤联部队编为525师。这样佤邦大局已定,随后成立了“佤邦联合军”,留在佤邦的原缅共党员集体转党,成立“佤邦联合党”。4月19日,掸邦东部815军区林明贤部也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领导,成立“掸邦东部民族民主同盟军”,紧接着,远在克钦邦的101军区丁英部也宣布脱离缅共领导,该部队改名为“缅甸新民主军(克钦)”。从此缅共在缅甸没有地盘,也没有武装力量了,其中央领导成员回到中国静度晚年。翻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是在1989年8月从波兰开始的,而缅甸的共产党政权失落是89年4月,谁也没有想到共产党政权失落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是由弱小落后的佤邦开始,这可能要让历史学家跌破眼镜。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