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87KZF0yT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9.2 “李、徐、杜反党集团”

作者:石磊

缅共大搞宗派斗争,排除异己影响较大危害较深的莫过于在1974年进行对“李、徐、杜”反党集团的斗争。“李、徐、杜”三人,李如景是昆明华侨补校侨生,在东北军区深得军区重用,时任六大队副营长;徐文斌是昆明知青“裤脚兵”,时任军区保卫处干事;杜思远也是昆明知青,时任3037的连指导员,是知青群体中的佼佼者。1974年杜思远已经在邦桑结婚安家,其妻是保山知青,时任娘子连指导员。因杜在邦桑成家,前线当兵的知青老乡到邦桑办事或请假,没有落脚处多数在杜家食宿,吹吹牛听听流行歌曲。李如景和杜思远以前都是3037营的老战友,74年李如景从六大队来到邦桑汇报工作就宿杜思远家,徐文斌在昆明的家和杜思远家同一个单位,因此在邦桑有空就到杜思远家玩,就这样他们三人就莫明其妙被缅共定为“李、徐、杜”反党集团。1974年4月11日,军区保卫处突然到杜思远家,当时杜家刚好有一些“裤脚兵”在玩补克,昆明知青张海看到有人持枪进来就不由自主地去掏腰间的手枪,被保卫处的人当场打死。随即将他们三人逮捕,分别关押审讯。至如今我也不知道这个反党集团有什么宗旨,有什么行动,只因为他们是裤脚兵当中提拔较早和有一定实权的人,缅共怕养虎为患,在其羽毛尚未丰满时,而在斗争形势大好的时候将隐患除掉。其实“裤脚兵”有自知之明,只想到革命成功有一个好的归宿就行了,哪想到篡位夺权?由此可见缅共中央的大缅族主义有多严重,其心胸有多么狭隘,其短视也可见一斑了。李如景是缅甸归侨,对机关女侨生交往也较多,对东北军区一些领导性骚扰女侨生的情况知道的较多,家丑不可外扬,就此除去知情者。因此对李如景没有公布什么罪状,1974年6月14日就在邦桑附近密秘处决了。对“李、徐、杜”反党集团斗争,还有一目的就是要清理“裤脚兵”,随之而来的就是在军区机关、8旅、5旅连以上干部人人过关,自我检查。“李、徐、杜”运动中,军区机关、单位与8旅很多知青(中国知青参加缅共的以机关和8旅居多)受开除党籍、党内警告、降级、勒令其退伍等处分者为数不少。

我五旅连以上干部在勐波集中搞运动,还好当时的旅部领导对运动就有看法,所以走走过场了事。我连副连长胡大明,当时东爬高战斗结束我连调守贺嘎山,因东爬高战斗他脚部受伤到邦桑医治,后转往澜沧61医院住院,抓“李、徐、杜”时,因胡大明以前也是3037营老兵,后调5旅。在邦桑时常到杜思远家玩,所以胡大明也未能幸免,从澜沧抓回邦桑。军区到我营要胡大明的材料,营党委给的材料是:“该同志,作战勇敢,在战场上受过伤,纪律性差一些。”为此军区也不好对胡大明问杀头之罪。事后因徐文斌、杜思远、胡大明等是昆明知青,所以缅共将他们送回中国治罪。云南省高等法院判徐文斌五年有期徒刑,杜思远十年有期徒刑,胡大明关押8个月后判无罪释放。杜思远在国内做牢五年半后,他的妻子上诉云南省高级法院,法院经过重新审查,平反释放。

“李、徐、杜”运动以后,知青士气大受影响,不少人先后退伍回家。到88年底,昆明、保山、德宏的知青老兵百分之九十都回国了。

2011年5月,李如景的遗孀陈春来到邦康,向佤邦政府要求寻找李如景的尸骨,佤邦政府同意了她的要求。陈春到现在炮团所在地去找,只挖到一点残骸带回临沧安葬。这也是对李如景的一个慰祭吧!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