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0vzetOSI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守望金三角》

作者:石磊

本书是作者自传,记叙了作者5岁时从边疆如何来到省城昆明,从幼儿园到高中度过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在中华民族带来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于1969年2月又随着知青上山下乡的洪流来到德宏州盈江县拜掌社“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农村贫下中农对我很好,就像一家人一样。在拜掌社的知青中自己出工最勤,挣得的工分也是最多的。我本身的血液里就流着边疆的血,所以在边疆生存并没有什么大碍。但身负“黑五类”的十字架受到歧视,为何在“解放全人类”的大地上,还会失去做人的尊严……

1970年7月毅然地投入到异国“解放全人类”的武装斗争中,经过40余年的血雨腥风,和我一样的热血青年有不少的已葬身异国,多数的已回到自己的祖国。至今留在异乡的乃是凤毛麟角了,并已到“白发搔更短”的暮年,成了名副其实的“金三角”之人。

序一

上个世纪50年代,我随军到云南,旅次匆匆,不觉60余年。多年来从事战地文艺拓荒,走遍云南山山水水,熟悉了云南的各族人民,深深地爱上了这片热土。

当然,也经历了多年来在云南所发生的各种事情,有激动人心的人和事,也有伤感和惋惜的人和事,包括所谓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些人和事。

而我有一子做了知青下过乡,当过缅共。读石磊著作《守望金三角》后,对我的儿子那一代人的命运又再次引起了我的关注。

我在云南工作期间曾听到不少云南人说他们的祖先是明朝从南京柳树湾高石坎迁移来的,以为只是传说而已。

打开石磊的著作,他谈到自己的家族传奇历史,根据找到的家谱和实地考察,才知道确实有很多云南人历史上是从南京来云南落户的。石磊的家族史不締为我们提供了六百多年前,明帝国的远征军从首都南京出发到云南边疆,戌边垦田,由汉变夷,民族融合,保卫边疆,发展边疆的史实。

六百多年后的今天,石磊的著作又告诉我们他亲生的经历中了解南京人的后裔,再上虎山,今日在云雾迷蒙的金三角地区从事古老的戌边垦田的新故事。

当然石磊的故事和他的祖先们的时代和环境不同,所创造开拓的事业也不是历史的简单重复。我之所以讲这段历史联系,就是感到今天我们离开文化大革命还不到半个世纪,就有很多人已经不知道四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一场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具有毁灭性灾难的往事。更不用说对于那些文化大革命后才出生的人,好像那场浩劫从来没有发生过。同时,与他们这一代毫无关系一般。

石磊的著作恰好用他的真实记录,还原了那段历史的一部分。

石磊在那个时代走的是另一条道路。恰好这是石磊这部著作最为及时和最为宝贵之处。我希望这样的著作,再多一些,再好一些。特别是中华民族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落后黑暗封闭,现在重新走向复兴之路时,不要忘记新中国曲折复杂惨痛的文化大革命的那段历史。

石磊凤凰浴火,本是列为“黑崽子”的青年,在校时是优秀的学生,下乡后又是优秀的农民,参加缅共后又成了优秀的战士。

经历邻国革命战场血与火的生死考验后,一代人‘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他们拓地千里,戌边垦田,改天换地,在中缅泰跨境民族混居地区的金三角,与各族人民一起奋斗,兴办绿色替代产业,实现禁种罂粟鸦片,把曾是罂粟花盛开的金三角,建设成为美好的家园,成就巨大。

至此,我引用石磊在其著作《守望金三角》中总结他人生道路的一段话来做序言的结尾:

具往矣!峰火迷漫的战斗岁月,俱往矣,青春年华!有人问我,当年你们不计得失,出身入死,四十年把你一生中最有生命力的时光洒在异域是否值得?我将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追求的是做人的尊严,人生的平等与自由。中国第一位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在二千年前就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这话实际就道出:人类最普遍的真理众生平等、追求自由。

佤邦鲍有祥主席曾说过;我们这一代做了三件大事,一是继往开来确立佤邦,二是打垮了坤沙集团,三是佤邦完全彻底禁种了罂粟,在缅甸近代,由一些弱小的民族来完成这三件大事必然载入缅甸史册。

缅甸四十年内战,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末金三角群魔乱舞,墙头变换大王旗,人民饱受战争痛苦,纷纷远走他乡。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原来是历史上人烟稠密的勐阮、万宏、户邦、户约、孟角等地几乎变成了无人区。打垮坤沙集团后佤邦移民八万到南部。现在那里交通发达,良田万顷,橡胶、果树山连山,人丁兴旺,勐阮、万宏灯火通明,人们已告别了罂粟奔向小康。而这些是由一个半部落半封建的民族一下子走完了人类上千年的历史进程,此乃伟大之举也!我有幸见证和参与了这三件创举!2010年4月底,我从171军区副政委岗位调回邦康,任职佤邦对外关系部副部长,为增进佤邦与友邻国家各兄弟组织,各界朋友的往来而尽自己的余热。

为让这一成果巩固发展,至今还有一些老知青守望在金三角。

虽然今后的道路并不全是阳光、还有坎坷、还有曲折,现在我可以说;四十年挥戈异域、峥嵘岁月、今生无憾。

为石磊著作《守望金三角》作序,因快为百岁老人,心力不济,就此草草收笔。

2012年清明节

(注:苏策•原昆明军区文化部部长、红军作家)

序二

《守望金三角》的作者石磊是一位老知青,也是以前我在原缅共人民军东北军区第五旅4047部队时的老战友,《守望金三角》是他写的第一部书,是一部时间跨度最长的中国知青在“金三角”的奋斗史(时间跨度为40余年)。在这部记实文学作品里,作者以自描的形式记录了他的家族、家庭、学生时代以及在“金三角”40余年的经历,作品朴实无华却真实可信。

人们一般遵循“历史是一个任由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的信条,认为真实地去记录历史,还历史以本来面目的人是一群疯子,我却觉得世界上幸好有些疯子,世界上的人才没有全部成了傻子。历史是一条长河,人是一朵朵浪花,大多数浪花随波逐流而去,少数浪花却脱离了原来的轨迹,成为一群另类,缅共人民军部队里的中国知青就是知青中的另类,他们有许多另类的故事。

1969年2月9日下午,运送我们这一批昆明学生去德宏州(当时称五外线)插队的“解放”牌卡车到达保山,我们被安排住进一中学生宿舍,各人自行在宿舍里找床,在找到的空床位上打开自己的行李住一个晚上。夜里我躺在床上听到同宿舍的保山学生在谈论,中缅边界有一支缅甸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一些同学已经跑到缅甸参加了人民军。当时我对这些谈论并不十分在意,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缅甸、这个与云南接壤的邻国会同我结下不解之缘。

我所在的昆明第十四中学的学生被分配到盈江当“知青”,到达盈江后,我才发现盈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几十公里长的大坝子被盈江从中间分开,万顷良田里有一簇簇的竹林,傣族村寨就躲在那些竹林里,犹如藏在深处闺里的佳人。傣族朴实、善良,大多还会说汉语,“阶级斗争”的弦自然是绷不紧的,我感谢上苍的眷顾,让我到这样一个人文环境很好的地方来当农民。

在寨子里住了一段时间以后,就常听傣族乡亲说:“嘎勐德”,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知道“嘎勐德”翻译成汉语是“跑缅甸”。德宏是一个被为“勐巴娜西”(即天堂)的地方,却有过三次“嘎勐德”的移民潮:1950年以后一次;1958年以后一次;1966年以后一次。我在心里想:这里的人民放着天堂不住,要跑到缅甸去,是为什么?难道是“天堂”生病了?

1968年——1973年德宏又出现一次“跑缅甸”的移民潮,移民是边民和在农村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他们中的大多数跑到缅甸不是去当老百姓找活路,而是去参加了旨在解放全缅甸的缅甸共产党领导的缅甸人民军。或先或后倒底跑去了多少?永远无法统计清楚。这些跨境去缅共投军的人,心怀各自的梦想,走到中国和缅甸的界河边,脱鞋、卷裤脚、涉水过河,穿上军装成为缅共军人,所以这一族群就有一个特殊的称谓“裤脚兵”。“裤脚兵”们用自己的行动完成了孟子所说的“域民不以封疆之界”从字面到实践的飞跃。他们都是勇气非凡之辈!那时,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所在部队活动的地域的属性概念,直到后来“金三角”被炒得沸沸扬扬,一看地图才反应过来:我们不都是正版的“金三角”人吗?

裤脚兵们大多很穷,每月60元缅币的伙食费和5元缅币的津贴(最初人民币和缅币几乎是1比1,后来是1比8,再后来是1比15),刚开始还可以勉强凑合,渐渐地随着缅币的不断贬值就越来越不行了。许多“裤脚兵”的零花钱几乎都全靠父母、家人接济,几十年如一日。钱有的从中国国内寄来(边境有专为缅共设的邮箱);有的钱从缅甸各地托可靠之人带来。如此贴钱干革命的兵、如此心地宽宏的父母在世界军事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

“裤脚兵”当兵的时间有长短,有的,怀揣着失落的梦想,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重新回到魂牵梦萦的自己的祖国。而许多的“裤脚兵”却再也回不去了,他们永远长眠在了险恶的“金三角”丛林里。至上个世纪80年代,坚持战斗在缅共人民军部队的老“裤脚兵”已经不多,文革狂风暴雨过后的祖国终于向弃儿们张开了慈悲胸怀,“裤脚兵”基本都先后回到了自己从小生长的故土,回到中国。1989年缅甸共产党终结时,残留在缅甸的“裤脚兵”已凤毛麟角,我的战友石磊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说去缅甸当“裤脚兵”的知青是中国一千七百万知青中另类,那么至今仍滞留在“金三角”的知青则是另类中的另类。与石磊一样选择继续“流浪金三角”的“裤脚兵”为数极少,他们一般都与缅甸当地的女子结婚,安家落脚在异域不同的山野村镇。那些当地的女子究其实原来也都是中国人,她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是在不同的时间移民到缅甸的,她们土生土长在“金三角”,很多人既没有缅甸的户口,也没有中国的户口,准确地讲,她们才是真正的“金三角”人。

“金三角”是中缅边境、缅泰边境、缅老边境、泰老边境一片广袤的区域,缅共人民军活动和占领的地方只是缅甸地域内的一小部分。我们所到过地方居民绝大多数都是中国移民。从中国迁到“金三角”的移民除了汉族外还有跨境少数民族(佤族、傣族、拉祜族、爱尼族等,一些跨境民族是整个寨子搬迁。)在数十年里,这些移民对“金三角”的开发和建设付出汗水和鲜血,他们热爱那片土地;“金三角”就是一批批流浪者的家园。

在“金三角”广袤的区域,许多地方我没有到过,我的足迹仅留在“金三角”区域里属于缅甸领土的一些地方,过去的几十年那一批一批的流浪者在“金三角”安家,他们在艰苦创业的同时还得和各种疾病抗争,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建立起自己理想的家园。然而我当兵时到过的地方都经历过太多的战争,每一次战火都会毁掉人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园,我亲眼看到了断恒残壁的教堂;烧成灰烬的寨子,街子(即——集市)也因其周围寨子的居民的搬离而消失。站在一些遗址旁,从长满青草的石板路,从倾圮房舍的石基上我依旧能感到这个地方往日的繁荣与辉煌。我钦佩“金三角”人身上的勇气,他们不断的选择抛舍家园,换个地方又能扬起生活的风帆。

在我脱离缅共人民军部队以后,我曾多次重返留下自己青春岁月的地方,自1989年后,那里没有了战争,人民得以休养生息,有些地方的发展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这是从丛林炼狱里活出来的我,最希望看到的景象。我爱看描写战争的小说,我爱看拍得精彩的战争大片,我想从那些小说和大片里,寻找出人性的光芒,因为我特别憎恨血腥和暴力。我不知道在和平、发展的背后是否有刀光剑影?我不知道在一片祥和中是否还暗藏杀机?作为一个曾经有过军人经历的我,祈祷和平。

石磊在“守望金三角”一书中,除了记录了他在缅共人民军的生活与战斗外,还记录了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生活。他是一个非常珍爱自己温馨家庭的性情中人,为了这份质朴的爱,为了那来之不易的家园,他选择留在了金三角,因为家园必须守望。缅甸有一句谚语说得好:“天堂不适合我,我要在适合我的地方”。他从爱自己的家人而延伸到爱更多的人,每逢有老战友远道而来,他都会热情接待,老战友有困难,只要开口说明,他都会给于慷慨帮助。当然,留在“金三角”的老战友不少人的为人也同石磊一样。一个不爱护自己的家,一个不珍惜自己亲友的人,我不知道他会去爱什么?

石磊和太多的“金三角”人一样,把“金三角”当成了自己的家园,在四十多年的岁月里,他经历了缅共时期的前20年和1989年开始和平发展的后22年,他的经历是绝大多数“裤脚兵”没有经历过的,他是“金三角”面貌改天换地的见证者,当然他也是“金三角”家园的守望者。战友石磊早已年过6旬,为了记录下他四十余年的所见、所闻、所感受,为了记录下“金三角”的沧海桑田巨变,撰写了这部纪实文学《守望金三角》。有石磊那种经历的人太少,能把那些经历写成书的人少之又少,而这正是《守望金三金》一书的珍贵之所在。

中国知青在“金三角”的故事都被我的战友写在他们的书里:王曦所著的《红飞蛾》、刘书明所著的《赤色之旅》、李必雨所著的《亡命异邦——缅共游击队十年亲经历》、张建章所著的《喋血中缅边境》等等,现在战友石磊所著的《守望金三角》为中国知青在“金三角”的故事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填补了上面几本书所留下的一大段空白,要了解中国知青在异域这段血染的历史,请去读他们所写的书吧!我们是一群有责任感的人;我们是一群有良知的人;我们是一群经历过战火硝烟而激情犹在的人。没有人会去写我们的历史,我们的历史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写。在书写历史时,其真实性永远要高于它们的文学性。这是一位北京老知青在十年以前对我讲过的话,我希望见到战友更多的、更好的文学作品,我期待着!

战友石磊嘱我为他的书作序,这是源于战友之间的相互信任,犹如几十年前我们在“金三角”丛林里作战时相互信任一样。责任让我提起笔来,写下了以上的文字,为战死的“金三角”战友们!为至今还留在“金三角”的战友们!为所有的中国知青们!

李寒

2011年8月28日于昆明

总目录

第一章 边境风云

第二章 只身投戎

第三章 革命熔炉

第四章 滚弄战役

第五章 统一佤邦

第六章 开创683根据地

第七章 艰苦创业

第八章 挺进金三角

第九章 缅共的悲剧

第十章 佤邦崛起

第十一章 金三角巨变

第十二章 缅甸的民主之路

章节列表

1.1 掸邦高原战鼓隆1.2 缅共人民军重生1.3 知青裤脚兵1.4 南下腊戌2.1 石氏土司的传说2.2 学生时代2.3 上山下乡2.4 外五县串联2.5 砖瓦厂2.6 投石问路2.7 翻山越岭2.8 天然桑拿3.1 赤子心3.2 榕树温泉3.3 迪马运动战3.4 知青之光4.1 激战马卧山4.2 血贱海干坝4.3 南里休整5.1 攻克格弄坝5.2 相歭那泉5.3 奔袭曼相5.4 安家等俄6.1 飞越萨尔温江6.2 二次过江6.3 崩龙寨阻击战6.4 勐高战斗6.5 南巴蒙回马枪6.6 林海受困6.7 乐观老人——达格列6.8 孟亭兵偷袭6.9 佤族雄鹰6.10 创建683根据地7.1 酒神过路7.2 赶马贩牛7.3 佤族进新房7.4 退伍回昆8.1 再挥战刀8.2 南北通道8.3 88年“敏仰”作战计划9.1 宗派斗争9.2 “李、徐、杜反党集团”9.3 白区地下党的覆灭9.4 夕阳苍苍10.1 彭加声首举义旗10.2 4•17佤邦定音10.3 没有文字协议的停战10.4 勇闯湄公河10.5 大其力展销会10.6 泰国难民村10.7 昆沙趁人之危10.10 万宏整训10.12 171军区扩编10.14 破除金三角魔咒10.15 钦钮的佤邦情结11.3 众志成城11.4 美国阴谋11.5 将星陨落12.2 宪法公投12.3 二十周年大庆12.6 民主潮流不可挡12.7 重洗牌 新思考10.8 “6.20高地”10.9 鲍有祥的誓言10.11 屯兵南部10.13 密林中的军校11.1 八万移民写新篇11.2 全面禁种罂粟12.1 马拉松制宪12.4 自导自演整编戏12.5 选举闹剧12.8 回顾历史《守望金三角》后记另类知青的传奇人生——《守望金三角》编后感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