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KsZGkES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20):结束语——又一故纸堆!

作者:不详

笔者的手绘图

《黑皮书》里附有一张苏高生手绘的683旅过江长途辗转掸南地区,最后在“美山秦”(译音)立足的地图,这张地图上还标明683旅4045,502,4047,还有108军区的当时位置。甚至还有缅军主要分布位置。而在这之前,4045营已经提前抵达掸南地区美山秦。这里是掸邦军长期根据地。

683旅1977年元月开始的此次长驱直入,从现在眼光分析,它是缅共东北军区前所未有的战略试探。因为之前东北军区从未有过这样的行动,也从未到达如此接近缅甸本部而同时如此远离东北军区核心(佤邦南部)地区。

4045,4047,502这三个主力作战营居然在这样宽广纵深地形复杂的地区来往自由,说明之前敌我双方都没有正确判断所处在的军事格局可能性到底有多么丰富多样。缅共东北军区向来畏惧主力部队远离根据地。作战史上,保守军事计划向来占主要地位。多次试图突破怒江的军事行动都中途中断,有的甚至才开始就被迫停止。但是683旅的组建似乎就是为了突破怒江抵达掸南地区建立(至少是)游击作战根据地。而从地图上看,针对这个地区作战的所有问题都是缅共在这之前未遇到的。

有幸记载了683旅此次行动初期的全部情节,还有一直到1979年底的大多数部队作战的记录。令我惊讶的是,683旅只有三个营部队,加上旅部直属部队总数不超过一千,或者仅仅保持在一千上下。却能多次主动作战,范围之广,作战激烈程度之厉害,伤亡代价之大,都是罕见的。要知道,683旅离后勤供给地实在太远,还要涉渡两条大江。沿途多有缅军,莫亨部队,张其富部队,国民党残部等多种部队的据点或者活动地区。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但是为什么683旅能够坚持作战?战斗发生地很多都在缅军要地,有的还是城镇。还造成敌军沉重损失?我们所知道的还有683旅部队内部也发生异变,发生过近一个连数目人员的哗变投敌,电台人员逃逸,但是它还能作战!在1979年间,683旅的作战达到高潮,尽管伤亡很大。我非常详细地记录了数次作战的情形。还记有类似赵军民阵亡这件事,陈忠才告诉我赵是因为酗酒上阵不慎被敌军枪击致死。告诉我的时候,忠才显得很无奈和厌恶。

就在1979年苏高生的这幅地图上,还标出了各个营作战位置和活动区域。其中刀锋的轨迹显得很突出。他几度越过掸邦边界抵达缅甸本部活动。如果要了解东北军区曾经有过683旅这样突出的作战经历,那么苏高生这幅地图太宝贵了。

不过苏高生在图中并没有把683旅开进过程全部说完和最详尽注明。笔者在石磊《守望金三角》一书中找到这段战史的图示。图上标明部队一直南下抵达南辛河再忽然回折向萨尔温江边突进的情况。部队(按照笔者在黑皮书中记载的那样)是意外而突然顺利过江的。

可以把这两张图对比:

感谢石磊!

笔者根据苏高生手绘图在重新绘制的正确比例和方位的地图,上面是没有部队越过南辛河的指示的,而《守望金三角》此图则很清楚。可见683旅进入预定任务区域经过何等艰辛!

再,比较两张图,根据苏高生手绘图显然要比《守望金三角》这幅图来得更详细,尤其是过江以后的路线和地域分割等。另外石磊书中的图示标明部队是从南卡江以东由685固定稳定防区(战区)出发,而笔者手绘图(苏高生手绘图缺(未涉及)部队从根据地出发路线)标明途经莫帕地区。可能有误。

1980年以后,缅共中央决定整体改制,则683旅地区以及所谓的108军区(只有少得可怜的作战兵力,20名不到,其余的都是所谓地方政权人员)成为“中部地区”。古方和王仁为主要领导,二位都到了这个地区。但是王仁因为突发急病,全身瘫痪被抬回了邦桑,而古方(似乎就是同路)也随之返回。当时683旅干部是杨忠卫,鲍有祥,李自如等。在后来1985年中央全会上,鲍有祥李自如被选为缅共中央候补委员,不无道理。除了鲍有祥和李自如,则还有赵尼来,这三个是非缅共和非罗先部队来源的仅有的中央候补委员。

到了1989年兵变前夕,中部仍然存在。当时李自如(随行的还有鲍有良)正准备上邦桑开会,或者休息?或者为了后勤装备?根据一起同行者吴纽亨称,一度不知道邦桑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萨尔温江才得知邦桑已经兵变,在抵达接近邦桑的时候还看见了“反(缅)共标语”等等。这才知道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兵变后“中部地区”所有部队撤回江东,或者就地解散(?)领导人全部集中到了邦桑。经营“佤邦本土”成为佤邦部队领导人共识。则“中部”被彻底遗弃。

但是就在1979年时候,我从不同渠道得到的信息和基本观感表明,683地区部队已经“匪化”。这些信息来自陈忠才,来自军区总部(杨老师等人),来自从683回来的请假探亲养伤治病人员,来自683部队的干部战士对我所透露的事情,来自报文(包括战报)资料,来自内部通报或者消息。

缅共中央根本无法控制它的军队,无法控制干部,尤其是远在掸南地区的683旅部队。在很多干部看来,缅共高层那些人简直就是将这支部队派到远方任其自生自灭。

笔者记于2011年某个无名惆怅之夜

黑皮书摘要至此结束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