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ctUmkw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3.4 知青之光

作者:石磊

南下失利,部队被迫撤出勐基而上山。71年7月,在勐红经过短暂的休整,一些部队留在勐牙搞大生产,一些部队到前面进行游击活动,我们4047被分到勐基一线。部队住老安寨一带,那一带有几寨汉人寨,还有一条南东河小街,我们3个连轮流到勐基活动,7月份是9连活动。昆五中知青方勇原名方志龙(芒市方土司之子)已是该连事务长,当时还感冒,照理,他是事务长,又生病,是不该去勐基打游击的。但因当时部队会埋雷的人少,所以连部只好令他带病去勐基打游击。方勇二话不说,留下手枪,拿了同志们的一支冲锋枪就和小分队摸下勐基。小分队一行9人,鱼贯进入勐基坝,午夜时突然枪声四起,不妙,遭敌人伏击了!当时方勇带第一小组在前,立即卧倒用冲锋枪扫射,并回头大声叫:“同志们,我掩护你们,快撤!”在方勇的掩护下,其余同志顺利撤出,班长赵伟(沧源佤族)小腿还挨了一枪,所幸没有打着骨头,所以还坚持撤回防区。但方勇已陷入敌人包围,无法撤出,只听到“轰隆”一声,年轻的方勇当时只有十九岁,为掩护战友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其后我们连再次组成小分队下勐基活动,我也是小分队成员之一,下到勐基后,摸进一个寨子,所幸没有敌人。寨中有几户汉族人家,我向他们仔细了解前次9连失利的情况,才知道方勇是中了伏击后,掩护同志们撤退,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夜黑敌人也不敢摸上来,方勇已负重伤,无法行走,只好怀抱冲锋枪,拉响手榴弹,人与枪同亡了。傣族人民的优秀儿子—方勇,为“裤脚兵”谱写了一篇悲壮的颂歌,消息传来,悲痛欲绝,从小一起长大,曾在滇池湖畔拉着手风琴一起高歌的方勇啊!你激情的歌声还在耳边回荡,如今离我而去,惜哉!悲哉!亲爱的战友啊!再也看不到你亲切的笑脸,听不到你宏亮的声音,战友啊战友,你安息吧!

挥汗如雨征战急,血溅掸邦尽悲情。

泪洒怒江送英灵,魂归故里祭豪杰。

方勇牺牲后,东北军区在邦洛寨为方勇开了追悼会,4047部队和303特务营参加追悼会,军区副参谋长尹鹏代表军区作了讲话。会后营里安排车炬和我到芒市慰问方妈妈,我们凑了些钱,加上营里给的抚恤费,买了一块罗马表,和方勇的遗物一起送给她老人家。方妈妈看到遗物悲痛欲绝,我和车炬尽量安慰说:“虽然方勇牺牲了,现在我俩都是你的儿子”。后来方妈妈搬到昆明民委居住,我每次回昆明都要到省民委看望她老人家。方妈妈有文化,丈夫方克光是芒市土司,53年初在昆明病故。我母亲是艺专生,父亲又在台湾,两个单身母亲年龄都差不多,同病相怜,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两家相处得很好。

牛昆源,昆明知青,生得细皮白肉,高度近视,但有一手好医术,才来到4047部队不久,就当了营部医助,可怜他夜行军下坡时不是用脚走,而是屁股坐在地上滑着下。71年部队在南东河一带活动,当时住宿老安寨,我们8连和营部同住在一个寨子,牛医助不吃狗肉,我连的果敢兵向牛医助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一天,他们凑钱买了条狗,改善改善生活。他们把狗宰了煮得香喷喷,就到营部请牛医助,“牛医生,今天我们杀了一头地羊,请你去补补身体!”那时能够吃肉,是非常的享受,牛医助欣然而去,同志们把早已盛好的一大碗肉送给他,他吃了,果敢兵问:“牛医生,地羊肉给好吃?”牛医助赞不绝口:“好吃,好吃!”果敢兵乘机说:“再加一点!”牛医助伸过碗,又加了一碗,三下五除二又吃完了。果敢兵又问:“牛医生香不香?”牛医助大声回答:“香,真香!”这时果敢兵忍不住笑着问:“牛医生你给知道,我们果敢人叫地羊就是狗。”牛医助一听,马上把碗摔在地下,一边抹嘴一边呸、呸吐个不停,笑得大家人仰马翻。事隔多日,牛医助还耿耿于怀,大骂果敢兵缺德。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