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BThoHe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摘要(13)邦桑地名解释及其它

作者:不详

笔者野外速写:从广红后山远望总部

记于79年六月一日

邦桑,这个名字起源很有意思。大概在百余年前,人们(掸族)来到南卡江西岸的一个坝区,在一片起伏不平的小丘陵——这一小片地带在坝子的北边,被一大片一大片的铁道木丛遮掩着。

在现在的缅寺和街市的下面,现在的财政部以西,大烟组所在地以北,有一小个凹地。现在是一小片田坝,一个小水塘。当年此地竹蓬茂密。是一种叫“卖桑”的可作小柱子和竹笆的竹子。据说竹蓬太密,以致首批进入这一代的人民赶着牛马在这里被阻住走不通了。这个情况在掸语中,曰“邦”。于是乎“邦桑”这个情景就被承认为这个地名,一直沿袭至今。说起来也是饶有风味的。

听缅寺的老佛爷讲述,首批掸民之所以渡过南卡江在邦桑落脚,似乎还跟民族纠纷有关,——“滚伙”(汉人)入侵了我们地方,有十余户人家就被逐到(或自己逃亡到)这里(邦桑)来了。”

但这是否符合实史不清楚。以前也没听到这样的说法。

六十九岁的老佛爷经不起酷炎的轰击,在他那间光线黯然的小屋子里,非常狼狈。他任寺庙的总头目已经四十余年。(这一职级)并说邦桑这座寺庙的规模和主要特色是在二十多年前形成的,塑像,图纹,装饰是由一位从仰光上来的掸族(会几种语言)的匠人制作的。此人临走时还带走了那乐的两个儿童。(至今没有回来)跟他下去学工匠。

这两个边境村寨的儿童现在会在哪儿呢?在大金塔?在锡泊?在蒲甘?在东枝?

这个坝子的两边的两个寨子的寨风宛然不同。广宏和那乐,这两个寨子的寨风做一比较也许会是一件有趣的事。

老佛爷指着那一张佛教教义的宣传画告诉我:经136劫(一死一生称曰‘劫’,掸语曰‘扎’)成佛升天。我被他弄糊涂了。他又指着柜子上盖满灰尘的厚厚叠叠的“棉纸”质,布质,绢质的经卷向我说起什么来。但他累得不行,吞吞吐吐的,说也说不清楚。他干脆不说了。抱怨道:开水也没有煮起,老师也不得水喝。嗯,抱歉。

在宗教徒看来,教义是神圣不可动摇的。决不能随意轻易向别人解释的。主持宗教事务的圣徒,是代表神圣精神这一实体来开导,教训,指谪和蔑视世俗世界和世俗社会的。这些人被百姓视作神灵和至尊。但不幸的是,这位年迈的僧侣把我们这些异教徒,无神论者,唯物主义的可怕军人视作不可触犯的权威,对我们诚惶诚恐,拜服再三。那么,广泛的信仰这位僧侣本人和他代表的那个精神彼岸的民众,心中的感受是什么呢?

不幸的,被奴役再奴役的,被溃散,被击败的,被冷漠的,被剥夺的民众呵!

五月三十一日

清晨被突然的叩击铜钟声惊醒。响亮的余音萦绕在寺庙苍穹和柱壇间的(被叩击的)铜片声,连叩三下,嗡嗡地响着。

从酣梦中惊醒过来的军人们猛地仰起头脖来,他们见到昏暗中犹存几缕灯光,晃动着,幽幽地。

营营地,僧侣们和小和尚们开始祈祷。沉钝的,含糊的,轻柔的,尖锐的,圆厚的,啾溜的,各种声音混成一片絮絮的超俗的流水(潮)。不时还有个别突出的强调的声调像是在不时提醒颂经者们保持正确无误的圣信和规矩,压倒了这片流水(潮)的略显另乱,粗略的哗哗声。于是泛起一层明亮的波澜。

在这微光和流水(潮)以及弥漫缭绕的佛烟之中默默地跪着一大片刚从晨幻中走出来的圣徒(满眼都是袈裟),垂着头,重重复复地履行着自己这个宗教社会的精神义务。

醒来的军人们呆呆地对着这晨祷的情景。

宗教的(神圣绝俗的)情绪(或曰力量)在隐隐约约地向世俗权力纷争的那种严重的不可躲避的野心和欲念发出无言的挑衅。表示了抗击和软弱的谴责。

就在这座庙宇附近以及庙宇里面,前天和昨天才刚刚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血战。死人和伤兵都堆在这里。战斗双方都占领过这里,并都曾经做过作战双方的指挥部。

昨天入夜前,夜晚把战斗结束了。战胜一方占据了这座庙宇。彻夜,伤兵的绝望的呻吟曾把一些人惊醒。可是过度的疲倦把绝大多数人都沉陷在死一样的睡梦里。

战后的这个第一夜,僧侣们都无法入眠。他们从各个方面从各个角落(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回到了这座硕大宏伟的圣殿里。于是,第二天凌晨,他们毫无犹豫地开始了自己的宗教事务。

“以前英军,日军,白华和拓寇在这里发生过许多次战事,我们也没停止过清晨的向佛祈祷。”——老佛爷这样说道。

对着这普通的宏大的场面(这里的僧侣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增多了几乎一倍,大约有一百五十到一百八十名),人们无言……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