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HeFpVNh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摘要(5)对德钦巴登顶初次观感

作者:不详

1988年的吴巴登顶年迈多病(特别感谢尊贵的小河卓越的文庆提供)

六月十日(谈德钦巴登顶主席的为人,生活环境,政治环境及他底历史感89,7,26)

作为他,已不再是对世俗事务热衷的实际家了。多少年来他愈加厉害地过着清教徒的生活。除了猛烈地吸烟以外,他几乎无一其它嗜好。他的生活单调,孑然孤身。在平静的时刻,常有堆满屋子的书籍,多得难以分辨的药瓶,氧气罐陪伴着他。对理论,历史(党史)的思考压倒了一切。对以往的苦思苦想大大地超过了对未来的想象,甚至于对现实的注视。对物质生活的淡泊,许多自暴自弃的念头举动,极为单薄的身子,和大量药物支撑着的肉体和精神,都在沉重地指示着他的历史归宿。作为老一辈的共产主义战士,他的确已成为了过去的功臣和荣誉。而在现实运动中,他起的实际作用已逐步削弱。他也深知这一点,但他全力支撑着,为了整个党的事业,生存和力量的保存。他可以说已尽了自己全部力量,在最最严重的危机面前,他的存在和作用避免了党的溃散和分裂,避免了被敌人打散或不打自散的这种可怕局面。单单由于这一点,他都足以成为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但要看后人如何评价了)人们尊敬他,同情他,可怜他,不愿触犯他,但又不想完全地赞同他,服从他,崇拜他。这些都是不奇怪的。

但我是尊敬他的。他的人格,他的牺牲,他的苦思冥想,他的历史感和沉重的责任感都是优秀的,悲壮的,并且也是不幸的。

他被深深地限制着。他无法摆脱政治历史的命运对他的局限和苛求,并且对他的至高无上的命令。他所能做到的,他都做到了。从沟通两党的关系(率中央代表团赴华),国际活动,反修,支持文大。团结罗先部,到组建缅东北机构并开辟,接纳访,支左和裤脚兵,重建中央。

对任何人都不能苛求,即使是对最有力最雄厚的人物亦如此。

2012年6月19日星期二张注:以上久违了的文字。写于1979年6月10日。后来在89年7月26日又有一段加注,这段文字是得到“兵变”消息之后再一次翻阅黑皮书所得)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