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G1TSo2T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摘要(2)赵云口述与干色王爷会谈

作者:不详

干色王爷罕见照片,左起庄解放,王爷,波来坎(6大队长,6营营长)

感谢庄提供珍贵照片并补充干色王爷大名“昆岩”(读‘艾’),干色部落“外交部长”大名昆相约。

(此本笔记簿记事均在1979年6月间)

六月十六日

原东北军区政治部主任赵云同志现任十二旅政委。谈及与佤邦干司王爷的一次谈判。

东北军区政委杨光,司令员赵明,副政委古方三人在新地方向我交待此项任务的。携任前往干司。

我方参加见面谈判的是赵云(军区政治部主任),施峰(六大队政治委员),干司部落方面为王爷(名),内政大臣,外交大臣,此人现任蛮东副区长。六大队军事首领波来坎任联系人与翻译。

王爷当时的年龄是四十余岁。形象是你们也眼见的。

谈判: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我们到达干司。住在内政大臣家。

十一月十八日在王爷家举行谈判。

(当时正是六大队改编期间)

波来坎以佤族礼节上门拜见,说明我们(赵,施)的来意,介绍我们的政治身份。王爷当即答应可以进行谈话。

(波来坎与王爷以本民族语言交换双方观点,与施峰以掸语,施峰与我(赵云)以景颇话)

谈判主要内容:

蛮东地区和平解放;

我党与累谟部队关系;

王爷(即部落武装)武装组织问题;(交出武装,蛮东地区安全由我军负责,等等)

六大队的扩兵问题。

我们先向王爷声明了我党我军性质,任务及宗旨。宣讲了国内国际形势等等。

以下是干司王爷在谈判过程中部分态度和观点:

本人虽没见过诸君。但很早就知道并拥护共产党,也知道共产党是从中国来的,当年中缅边境划界我作为地方人士参加过。本人拥护共产党的政策。

认为缅共与中共肯定是一种政策,是一样的(政党)。

不久前(大概是指时年四月份)贵军的官员在本部落过境,驻过本寨(指干司寨)。就在内政大臣家下榻。(内政)大臣代表我声明(传达)本部落不进行武力反抗。拥护贵军,并方便与贵军。

(马德,格龙坝战斗后,五旅首先有4045,4046营进驻过干司蛮东地区,后八旅之4048,3035营先后进驻。一般情况下,军区野战旅只有一个较强营驻该地区。在我方与累谟方面谈判期间,曾驻过两个营以上的)

本人,也即本部落的武装完全是以自卫原则组织起来的,因为以前其他部落武装以及武装集团常来袭扰。各个村寨都摊派兵丁,领发武器。武器枪支共180余件(支),是由各村寨人民做鸦片生意或购买而来的。大部分来源于泰国,也有从其他武装集团那里转手而来的。只要贵军保证本部落人民生命财产之安全,本部落可交出武装,但要求每一村寨仍保留三至五支枪,以作一般防备用。具体问题(指交出武器的细节问题,如兵丁人数编制,武器类型,号码,弹药数量,分布情况等等等等)由外交,内政大臣与贵方交涉。

本人在此地种田作地。寡然一人。有两支手枪。请允许我私人保留。

本人从没参加过任何党派组织和武装团体。

作为本部落的首领,并确认六大队是为本部落首领统辖之下本地区的自卫队组织,本人同意把六大队改编为共产党的部队。

同意贵党对六大队的改编,并同意在本部落进行扩兵(即招收新兵)的计划。诸位可与内政大臣具体商谈。(涉及村寨人口适龄,强壮男丁诸问题)

请注意,累谟部队是狡猾的。(累谟部队在这一带有势力,几度欲把蛮东地区正式并入其势力范围,事实上累谟部队对此地的控制和影响是深的。干司王爷不向我党交出武装和地盘,这一地區则有可能(必定)被累谟部队兼并)我的人丁一个也不能过江去累谟部队。我要派出人员卡沿江渡口,严厉控制人丁外流。“我要派人杀掉!”

(累谟部队之李子义曾致函王爷,曰军队之间事务(指与我军之间的种种问题)地方无权干涉。王爷复函予以否认。李很狼狈)

本人赞成六大队长官选择的道路。

(对波来坎)“布拉!这里就交托给你了。本部落的安全你要负责。累谟那边的人常来乱呢!”

六大队在此训练,粮食可就地解决。

这次谈判成功的意义:

进行顺利(基本上没遇梗塞和节外生枝)当时由于累谟部队中王挺中派系和李子义派系的拉拢厉害,六大队波来坎非常动摇。在于李子义代表累谟部队与我方的召开的大会上,处于担忧和犹豫,不敢表态。而王爷的积极态度和立场促进了波来坎的决心,遏制了累谟的野心。使我们克服了障碍,顺利地控制了蛮东地区,改编了六大队,并招收了大批新兵。

(原六大队战斗人员仅80余人,后经王爷下诏,两位大臣广为号召,兵丁蜂拥,大部分身强力壮。六大队共吸收发展到三百余人)

干司王爷在佤邦远近部落中享有重誉。如君龙,莫列,格龙坝,隆夸,甚至江西地区。他的与我党的谈判成功,并良好关系的建立,对佤邦社会影响甚大。

干司王爷的印章,是满清政府授与的。意在封干司王爷为藩属官员。此章正方形,很大,篆刻有古汉文。(2012年5月30日星期三张注:此印玺为满文)后被北佤邦县政府收入,王爷也同意将此章交出。(此颗印章到后来已完全失去了信用和权威)

干司部落:据记忆,大约有30余村寨,一万八千余人口。

谈判成功后,我(赵云)前往新地方汇报。王爷喜欢手枪,经军区批准,以一支54型崭新手枪和50发子弹作为礼物赠予他。他不胜喜欣。当场在家竹笆上试枪。与施峰比枪法。军区对此人的印象一贯甚好。军区南迁后,北佤邦县政府也较注意。后蛮东区委书记雷激曾没收过这支手枪。累谟战斗后,赵明司令员与波来坎路经干司。前王爷得知,以佤邦传统出动群众隆重欢迎,亲往迎迓。王爷向司令员提及此事,司令员遂把一支缴获的崭新的小卡赠予他。不亦乐乎。王爷在干司大举宴席,规模非一般。(“司令员一去就出不来了”)

此人表现一贯很好。为我们出了很多力,帮了很多忙。做了很多事。

有一次他病,按照佤族习惯,杀了一条水牛。地方上纳税六盾。(不是交易税,无理课税)他事后告诉了波来坎,波来坎又转告我,一直反映到县上。县上通知区上立刻退回,道歉。县的这方面工作比较好。

税收,我们没到之前,街税为地方官员征收。做王爷“政府”收入开支。后似乎六大队接管,累谟都插手。

六大队改编后,正式宣布军管。外交,内政大臣都参加军管。(后被“后来的六大队”独霸,此是后事)

干司王爷:亲躬农事,并参加集体变工生产。如播谷,刈地,收割。有两个夫人,一个已老,一个与他二女儿一般上下。此王爷不喝酒,不吸鸦片。这个地区种植大烟的也较少。

他耳目众多,消息灵通,远在干司山脊上,对远近部队调动一清二楚。

该部落内部安定,武装主要是防备外敌入侵的。

蛮东街惨案。(即1972年  月,敌军飞机轰炸引起大火,致蛮东街及赶街无辜民众死伤四十余。街市几乎全部焚烧尽净之事)

大臣据理反斥:轰炸起火那天,共军,六大队以及累谟部队人员无一伤亡,惨遭杀伤的全是无辜民众,被毁于大火中的全是居民住宅和店铺。并且,佤邦各街市的集市日,滚龙与腊戌行政当局均有备案的。不可能军方不知道这些情况而采取行动的。

政府方面有一个副营长陪同。当面说要赔偿,敷衍了事后,把大臣骗回佤邦。此事也当然就不了了之。

蛮东街惨案后,我五旅4046营赶到,(或者已在那里)进行了及时的抚恤,抢救,修缮,救济等工作。尽快恢复了蛮东街市。做了一件大好事。王爷也赞许不已。

(我本人见过这位平民王爷,他胖且壮,大肚子,有毛。非常优美的卷腮鬓,天庭饱满,和善有余,威武不足。住宅虽是全干司最大的,但无法说得上“华丽”,只是非常宽敞,也较明亮。他闲时还作园子。3035营驻扎时,他看会了打百分。还会在旁边帮腔:“‘烟锅’,‘烟锅’!黑桃!八十!”)

2012年5月30日星期三张注:“烟锅”,就是严建明此人外号。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