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rmraNfb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苦

作者:裤脚兵

1976年8月24日、9月6日、8日,分别参加了统一战线友军“亚腊腊帕”及ssPP的两次诉苦大会。下面记下的是会场目击感受一部分:

“亚腊腊帕”:(缅文缩写读音,即掸邦各民族解放组织)

……如果生活悲惨无比的境地不把这些人死死地摄住;如果这些人对人生的悲苦绝望没有切肤之感;如果社会的灾难不深深地刺入他们吃住行衣的平凡生活;如果这些人的灵魂不曾被残酷的异族践踏和腥臭的虐杀浓浓蒙上血光;如果——如果人类历史中最不堪目睹的污秽,龌龊,欺骗,屠格不曾把这些人最后一点人的灵性都几乎要全部抹煞,那么这些人是不会如此地疾叫,如此恸心欲裂的!在我的眼前浮现出一幅幅“悲惨世界”的图画。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些人堕落到了极点,有一些人痛苦到了无限,人间一切耻辱,不幸都汇集到一个狭小的地带来了。

这就是社会!不能容忍这巨大的耻辱啊!不能容忍这深重的灾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不能遭受如此惨重的压迫和剥削啊!一刻也不容怀疑的阶级的鸿沟,阶级的界碑,阶级之间极其深刻的对立。就象一幅令人窒息的石墙壁画,充满着长久,辛涩。充满着恐怖,壮大,缓缓地向你坍下来,而你决无可能逃脱和避开。你只能做必死的挣斗,——以你的微力,以别人的微力,以众人的微力死死地抵住这地动山坍,崖裂狱移。即使立刻被压得粉身碎骨,也比绝望地伏倒在地下待毙要强万倍!我们革命的任务就是全力推翻这个腐朽沉重的“大厦”,摧毁这么个国家的基石,砸烂深深扎根在这个制度中的一切困袭。

如果在这个殊死的,必定要经历曲折的长期斗争之中,我们的微力不能贯彻始终的话,那将是多么令人沮丧啊。

SSPP:(拉丁(英文)字母缩写,即掸邦进步党)

我到一些硬汉子,他们有着浓黑的胡子,眉间严峻,——这是一些掸族的军人,一生当中恐怕谁也没曾痛哭过。生活对他们来说,也已经不再曾是生活,而是走向地狱或是走进地狱。他们的生命这样地过着,现在,……他们都在哭。

会场上开始了骚动:诉苦的人扑倒在讲台上“呜呜呜”地泣不成声。抱双肩猛抽,浑身在“格格”发颤。他越来越激动,竟不出声了!突然会场中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哭声,有人用紧摇着的拳头捶向泥地,有的人从咽喉迸出绝望非人的嘶吼,被压抑的,又被解放出来的嘶吼。更多的人瞪着血红的泪眼,狠狠地盯着自己的眼前。妇玄们有的昂首仰天痛哀!

诉苦者哭得昏厥了过去,被人们抬出会场。随之,又有更多的妇女,姑娘,少年,军人被携挟着,被抱着,或被背起送了出去。其中有的人不肯离开会场,他(她)挣扎着,回过头来大声地向同伴们呼号。有的中年妇女心已裂碎,她们欠着身,昏昏默黔地在哭成泪人的少女的牵扶下,步出人群。

哭声,喊声,哼声和低语,洪洪地连成一片。大会的主持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跳了起来!张开双臂使劲蹬足,想喊叫什么。但他自己忽然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看着会场上的景象,最后地松驰开紧咬着的颏首,苦苦地颤抖起来……

每个人的周围都是痛不欲生的同伙,抽泣的微微颤动,悲泪在每一个地方闪光,充血的眼眶,叫人实在不忍心去看它。口号喊起来了,紧握的拳头在会场上挥动,当拳手放下来的时候,每个人的头颅和肩膀都向前倾一下,就象风吹过野草,野草在荒凉的漠土上阵阵激动。

一个女子,她拖着蹒跚的步子,来到台前。她默默地举目看一下会场,看了一下自己的同胞,好像要在亲近的人群中寻找更亲近的谁?瞬然之间,她那端庄,姣好,细长的身子屈倦起来,不易发觉地战动着。她垂着头,长发把她的脸遮住了。长发被泪水浸湿了。她站在那里,无言地低泣。许久许久,发不出一言一语来。人们看着她的模样,心里比什么都难过。又有人在角落啜泣。

是一种力量(当然不是什么神奇力量),一种什么力量?把这些原来近似于麻木的和乖戾的人们唤醒?使他(她)们觉醒,惊叫,痛哭,咬牙切齿?使他(她)们作生的挣扎,作死的的诅咒?使他(她)们把满腔怨仇统统向着一个伟大的抽象形象倾吐?

后来我写道:

“没有什么比人民的仇恨更巨大!没有什么比人民的痛苦更深重!——结束这无穷无尽的灾祸吧!让我们身后的人们永远避免这万恶的悲惨的压迫吧!让我们的后人永远不要再遭逢逼租索税的绝境,虐杀,浸着盐水的皮鞭,铅弹的射击游戏,割乳,挖肉,倒吊,狼犬的撕咬,蒙骗与辱叱,饥饿的乞求和卖身,匕首的恐吓,绝望的求饶,突然其来的失踪,毒日丛林间的暴尸,野兽的轮奸,狞笑的狂欲下的自尽,骨肉的天涯分离,囚徒的忏悔等等等等的悲剧吧!!!”

78年6月7日整理完毕,大峡谷的雨晨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