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jTZ0YB3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勐古之夜 1

作者:傅衍鲲

十六、勐古之夜

那天在旅馆房间里,有一个家伙一步步逼近到我的面前来。直到这时才显出“山东英雄好汉大丈夫”的英雄本色,鲁英夫赶忙横挡在我面前,大声对那人说,退后,不准靠近“首长”!亏他脑子来得快,这一声“首长”把那伙人全镇住。

但是他们也不好就这样收场,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外面一阵杂沓的脚步声,筱伯目率领警卫人员赶到了。他们看到筱伯目,就像老鼠见了猫,立即软了下来,转身就要走。筱伯目盯着他们问,是怎么一回事?鲁英夫不失时机地将情况向筱伯目说了。筱伯目命令他们一列横队站到门外,然后警卫走过去,每个人都赏了他们几记响亮的耳光。有的鼻子歪向一边,有的嘴角淌着血。筱伯目向我表示歉意,说这几个人是他的手下,都怪自己平时管教不严,让我见笑。这时,我反转来替他们讲情,筱伯目说了声:“回去再跟你们算账!”那伙人一个个抱头鼠窜。看刚才那副凶样,现在这个熊样,真让人哭笑不得!我请筱伯目坐下,同时对那两个女学生说,回去休息吧,没人再敢找你们的麻烦,明天早晨跟我们一道坐车回昆明。对她们来说,这真是喜从天降,怀着激动的心情回房去了。

艳阳高照,天空像蓝缎子一样好看。车内增加了两个人是挤了一些,但是大家情绪都很高。两位女大学生与导游小姐比着唱歌,全是云南民歌。“耍山调”、“赶马调”、“绣荷包”还有“猜调”,一支接一支,她们绝对赶不上当年黄虹的演唱,但是听起来也很悦耳。我们一直开车把两位女学生送到云南民族学院的校园,按照她们的嘱咐,对学校什么也没有说。佛说,“成人一件好事胜造七级浮屠(佛塔)。”

金三角这个鬼地方从来就没有平静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枪声不断,硝烟弥漫。近来更是多事之秋,接连发生两桩大事。一是彭家声赶走杨茂良,重新夺得政权;二是李正奇组织勐古暴动。这两件事都与勐古有关,勐古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值得如此争夺?

缅甸的勐古,与中国潞西市的茫海镇,仅隔一条浅浅的河界。河上既没路也没桥,无论人或车辆都是涉水而过。勐古街市萧条、房屋陈旧,清一色的平房,土里土气。如果离开市镇来到郊野,隐隐青山,粼粼绿水,还真有看头。军阀和毒枭的争夺,都不为这些,他们所看重的是这块比果敢还大的地盘。尤其是勐古所属的黑勐龙一带,良田沃土、地势高爽,很适宜种植罂粟。勐古位于萨尔温江以东,地方很偏僻。但是就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隐藏着许多毒品工厂,是金三角生产毒品的重点区域之一。

我认识前缅共人民军侦察二营营长李茂,这时的李茂正担任驻勐古的割据武装83师的后勤部长。利用他的关系,我曾多次来勐古调查有关毒品的生产和销售情况。有时连住几日,跑遍了勐古的穷乡僻壤、角角落落。后来,通过李茂又认识了“老医生”,这里的人都这样称呼他。这个老医生在勐古可真是个“人物”。他中等身材,乌鸡一样的肤色,因为纵情声色掏空了身子,瘦得皮包骨头,正所谓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老医生原是我军一个师卫生所的所长,因变卖吗啡,被军事法庭判刑8年。服刑期间,结识了一个家是勐古的罪犯,两个人约定出狱后到勐古共同创业。老医生在监狱卫生所因表现良好,被减刑释放,那名毒贩不久也刑满到期,两个人先后来到勐古,如鱼得水,得心应手,大肆制毒、贩毒。老医生还在黑勐龙开设一家医院,在这样一个缺医少药的地方深受欢迎。每当瘟疫发病季节,老医生带领医护人员,为群众防病治病,因此人缘甚好。一个外乡人,要想在这里扎下根,收买人心的举措是必不可少的。老医生还经营着一个大型牧场兼屠宰场,养黄牛、水牛数百头,有几十名四川民工为他放牧、屠宰,进行肉食加工。老医生舍近求远,利用过去的老关系,定期往贵阳送牛肉。牛胃、牛肠中充填塑料包裹的毒品,为此,他经常去贵阳办理交接。因多种经营,老医生财源滚滚而来,随后他在贵阳聘请一家建筑公司,在勐古建了第一座高大建筑物,名之为“勐古之夜”。“勐古之夜”实际上是一家夜总会,里面吃、喝、嫖、赌、洗浴、按摩等等一应俱全。贵阳建筑公司里面,有一名风骚女工,施工期间与老医生勾搭成奸,被老医生收为第三房小老婆,为什么是“第三房”?在此之前,老医生已先后将两名黑勐龙医院的女护士收编。那样一副长相,为什么还接连有美女投怀送抱?在经济社会,天仙嫁魔鬼的事还少吗?

“勐古之夜”竣工后,老医生并未将他称为“小三”的女工留下,仍让她随公司返回贵阳。老医生利用定时往贵阳送牛肉的机会,与她聚会。这样一来,老医生在贵阳有了一个舒适的家,而“小三”也就成了老医生派在贵阳的大宗毒品的经销人,“小三”也从中积攒了大笔私房钱。

我对老医生这种人恨之入骨,迅速摸清了他的全部情况,公安部门在贵阳某建筑工地,对他实施抓捕。狡猾的老狐狸,穿着泥迹斑斑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在多名吸毒者的掩护下,乘工地运料汽车仓皇逃离。老医生深知:如果再次被抓捕,等着他的将是什么下场!他为自己定下一条规矩,永不回中国。就连小三也逃离贵阳,到老医生身边,成为“勐古之夜”的总经理。她自己虽然也是女人,但对那些受难女子竟然没有一点同情心,摧残她们比老医生花样更多,更为残忍。据说那些女子尚未咽气就被弃之荒山,让野兽撕裂得血肉模糊!像老医生和小三这种人,在金三角比比皆是,仍属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我之所以谈到他们,是因为他给李正奇组织的勐古暴动,提供了最为合适的场所。

人们往往犯一个毛病,认为自己知道的别人也知道,其实不然。对于李正奇为什么要暴动以及暴动的前因和后果,我必须讲清楚。

杨茂良赶走前总司令彭家声占据果敢后,为了进一步夺取勐古,把驻勐古的83师师长魏朝仁任命为他的总参谋长。这步棋早被魏朝仁看透,总参谋长可以当,且勐古不肯交出。杨茂良逼得紧了,他就指使自己的手下勐萨拉(陇川护撒人,阿昌族)来了个“勐古独立”。当杨茂良率兵来攻打时,魏朝仁却作内应,把彭家声迎回了果敢。杨茂良进退维谷,便投降了政府军,政府军乘机占领了勐古。正因为如此,才有后来李正奇勐古暴动一事。他企图赶走政府军,夺取对勐古的控制权。别看李正奇表现得那么张扬,张牙舞爪、忘乎所以,其实,他在金三角某割据区也只是个二等货色,他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后台。

一天深夜,借着夜色掩护,“勐古之夜”来了两个神秘人物,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勐古之夜”因为他们的到来,借口内部修缮,停业一天。李正奇布置岗哨,严加防范。就连“勐古之夜”的主人老医生和小三,没有召唤也不得擅自进入。那两个神秘人物与李正奇在密室策划良久,黎明前才匆匆离去。我效法《水浒传》写梁山好汉,给那两个神秘人物每人送了个绰号。胖大魁梧、盛气凌人的那个叫牛魔王;体形清瘦、儒雅风流的那位叫孙悟空。那位牛魔王在中国也有一个大牧场,还真养了一群牛,有数百头之多,与老医生的牛群旗鼓相当。

每天日落时分,两群牛在界河交会,成为这里的一道风景,我就曾多次亲临观赏长河落日,群牛戏水的景色:先是数百头牛拥拥挤挤在河边饮水,而后汇聚到河流中心,由众多牧工进行刷洗。牧人的说笑声,牛群的吼叫声,还有蹦跳冲撞戏水的声音,形成巨大的声浪。日落后,牧工吹起口哨,牛群自动分离,各归本寨,界河立即沉静下来。这时的界河便成了我的一统天下,常一个人坐在河边石头上冲洗双足,看“暮霭沉沉,楚天阔”,直到两国的哨兵都成为剪影。这样的场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谁也没有联想太多,但未能逃过我的眼睛!说来也真是巧合,巧得让人难以置信!看来我命中注定要当福尔摩斯,上苍为我提供了种种的机遇。

我正在界河边洗脚,忽然一只拖鞋被水冲走,我伸手去抓拖鞋的时候,发现下面有截牛角在闪亮,我赶忙连牛角也捞了出来。使我感到惊奇的是这段牛角竟然是螺丝口!我心中立即闪现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两大牛群每天在河中心的交会,有可能是交换藏在牛角中的东西。这段牛角便有可能是拧来拧去拧得松滑了,失落在河边的。我几次想靠近牛群,进一步观察,都有疯狂的公牛瞪着充血的大眼睛向我冲来,因此一直未能得到证实。我将牛角收藏起来,准备和我的联系人一起进行研究。同时,我就近告诉了有关部门,让他们作为参考意见观察落实。不久,两个幕后人物之一的孙悟空,给李正奇调拨了大批资金和武器弹药。随后,李正奇以3万元一人的代价,暗中招募在勐古打工的四川民工。在勐古打工的四川人有一万多,李正奇从中选出精干人员3000名,暗中进行训练。“勐古之夜”借口有倒塌的危险长期关闭,寻欢作乐之事只能另找地方进行。预定的暴动日期临近,孙悟空又派来几十名有战斗经验的老兵,充当李正奇雇佣军的骨干。暴动这天的中午,李正奇在“勐古之夜”大厅,分派战斗任务,由他的亲信辛欣经理领队在外面担任警戒。暴动之所以选在白天进行,李正奇认为白天噪声多,不容易被发现;夜晚安静,声音传得很远更容易暴露。但战斗任务尚未下达完毕,外面便枪声大作,机枪堵住所有门窗,火舌一起喷吐,民工们尚未醒悟过来,已应声倒地。原来政府军已率先攻了进来。死人成堆,遍地血污。事后清点,有死尸214具,其余的皆被活捉,押往缅甸内地关押。

暴动的组织者李正奇,也从此在人间蒸发,杏如黄鹤。这场未能付诸行动的“暴动”,只有两个人幸免。一个是我的朋友李茂,他躲在死人堆中装死,最后找机会逃脱;另一个就是在“勐古之夜”外面领队担任警戒任务的辛欣经理。

|5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