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4feDhuya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皮影

作者:裤脚兵

皮影

昨夜,去嘎万嘎万那里玩。和也波高他们聊天。谈话的中心就围绕着插在他的墙头篱笆上的那个皮影。他(皮影)很丑,又胖又黑,双手像鸡爪。束着头发,腆着肚子。后面还佩着一支宝剑。

这种皮影是从印度传来的。在群岛之国盛行,脍炙人口,妇孺皆大喜欢。农民们世世代代就倾心于这种滑稽的,亲近民众的生动活泼的娱乐。往往不惜走很远的路,到戏团举演的地方,看个通宵。

这些皮影的基本情节是两千多年以前的印度的传说,古谭。情节丰富,变化无穷,趣味横生。至今仍有极大的魅力。在他们的党合法斗争时期,这种传统皮影往往成为讽刺当局,抨击黑暗,揭露旧势力的巧妙武器,为广大人民群众所理解和鼓掌。

我们几个在聊着。他们不时爆发哈哈大笑。有时由于我恰如其分的理解并发挥了他们话的意味。他们便由衷地畅怀。

这种皮影的人物是几个。有描写古朴的农民家庭的自然状态,描写农人的勤劳智慧,懒汉的愚昧可笑,描写主人翁的机灵勇敢,描写他们之间的争吵,财产的分配,他们的互助,和好,分手或仇恨。往往突然主人翁们针对着观众们道出了现实的话来,比如模仿起操英语的洋奴的口气来,引起观众哄堂大笑,或是忽然指责现实中的某一不良,把人们引向政治的诙谐。

也有的描述古代的君主和国家。有一个君主,有一天对他的臣民滔滔不绝地讲起远古的一个国度的传说,讲这个远古的国土上,人们老实,博爱,不分贫富,不知钥匙是何物,国内和平富足,雨水充沛,阳光璀烂,土壤肥沃,城市管理良好,贸易繁荣,人民健康。这位君主也许是在他即位的艰难时期,面临各种严峻问题,而沉思络绎不断。在深深的自我感觉中,向他的子民和臣下讲述他的政治哲学和国家理想……突然战争爆发了。他便和友邦结成联盟,共同对敌,在联盟中又不时谨慎于盟友的不忠和失误。在夹攻中进行艰苦的事业。又和敌方谈判,敌方诡计多端,又傲慢轻迈。于是谈判破裂。民族战争发起,将帅济济,军阵堂堂,刀戟相对,枪炮互击。在这场壮丽的民族大战中,双方居然使用火箭,大炮,飞弹,(“巡航导弹和多弹头导弹”)打得很残酷。

也波高说,

古代的人们如此聪明,他们已知道想象两千年以后的杀人武器了。

我说,

现代的武器是从古人的智慧中发源出来的。

也波高说,

就像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大战一样的规模。

——于是我们又是一场趣笑。

“那是我们很小的时候看的。大概半夜两点三点钟才开始打仗。在这以前,我们大多都是在打瞌睡,眼皮重重的。忽然哗声四起,我们睁开朦朦双眼,战争已经开始了,孩子们便哄起来。台上再也不是那个唠叨不绝的胖子,而是两大群威武伟岸的勇士,他们手执利剑快刀,掌盾披甲,交战不停,不时又有双方发明的奇怪武器飞出来,把孩子们的眼睛都瞪大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有意思……”

也波高的眼睛看着油灯的灯光,这眼睛中是对童年的海洋,小岛,椰树,母亲,姐妹,婆婆和戏班子艺人们的回忆。这回忆中还有伙伴们在黑暗里明亮的眸子,还有少男少女时代那令人陶醉的海风明月的夜景,和在黄昏中荡漾的海波,小船和划开金浪的木浆,蓊郁芬芳的山丘,草地,农村田野上空的飞禽,小溪流水里的蝌蚪。

两千多年了,这个人民的皮影戏,老百姓的皮影戏。我们谈得很入港。可是夜太深了。睡觉的时间也到了。

民族之间,有多条渠道可以把人类共同的心灵,智慧,意趣,爱憎,联系起来的。我正在开始感受到这一点。对这个,我很高兴。因为每一个人本来都可以找到各自的领域,而我的领域比别人广泛和深刻。于是我很快慰和欢欣。

“嘎万嘎万”需要高尚情趣,知识和谈吐。如果这个也没有,那么他们会比庸人更庸俗!

1977年4月6日邦桑,写于军区政治部宿舍我的草屋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