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KcYIyXWB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辛涩的历史

作者:裤脚兵

1975年在军区政治部大院留影

辛涩的历史

这新历史真难写!在编写一部缅甸现代史中,人们大概将重犯唯心主义历史观的错误,把人底情欲,意向,主观能力,微末的智力和粗浅的才能当作历史发展的动力。或者主宰于人民,民族之上的太阳。

这部历史是辛涩的,革命的流产(难产),民众的独特心理,党派的奇怪历史,民族的分离,自治运动的蜂起,历代统治者的遗物,周围邻国的局势震荡,使得这个富饶丰足之邦在现代政治史中仍然要被谬误蒙昧。

艰难的革命步伐,只有在剧变动荡之中才能变为健壮快速的大步,进入人民的生活之中去。要把革命发动到使每个阶级(阶层)都在普遍的激动之中。曾数次出现这样的形势:几乎每个阶级(阶层)都感到现状是罪恶无理的,不可能再继续下去。变化已成为必然,政变,改革,内战,混乱的危机迫不及待地出现在地平线上,象灾难降临,滚滚而来。

一个星期之内,发生了以往半个世纪里才能容纳下的巨大事变,产生了以往在百年之内才能被逐步理解,解释或接受的意见和政策。历史的石柱被血腥的铁锤砸扁了,压短了,猛力使它出现了裂纹和痕迹。善良的贫困的人们,突然憎恶起自己深深虔诚的伦理精神和宗教信仰,他们的处境是绝望的。

道德在被千百万人怀疑和嘲笑。神迹被当做苦苦衷,每日的祈祷全被打乱,老翁去肩负沉沉的辎重;妻子送别了身强力壮的丈夫上战场,却在黄昏的谷堆里和异族的美男子交媾;儿孙们向往烽火,远离故乡,对在高原阳光下的革命史迹大为神往;城镇的学生们闹事,酗酒,嫖妓,痛哭流啼,又高呼革命,散传单,下狱;高雅的侨民们吸毒,阔谈世态炎凉;商人们携带枪支,军人们与土匪联络;老一辈的政客滔滔不绝地发牢骚。

学者们还知不知道民族的羞耻?权力者劣迹累累,他们原来就从事过各种正当的和不正当的职业,与其说他们积累了丰富的智慧,还不如说他们通晓社会各个暗室里的狡狯和阴谋;年轻的尉官就要“弑君”,又屡次败露,出庭受审;乐观主义者把一切都说成民族的自豪,每一处圣迹都有一段陈旧的,永久的荣耀;帮闹的就说:柚木!宝石!石油!大米!

没有书籍,只有翻版,人们赞美叛徒然后又把他们杀死,或是投入集中营;罪犯们一面流泪,一面又在以革命的名义忏悔;要是把每一个民族自治运动小纲领统统收集起来,那么可能谁也不可能为他们设想一个合情合理的区域,财富,人口,权力的再分配。

还是老一套:缅北,本部,巨川,平原;收音机里传出的还是女性的肉感的鼻音,越绵越柔,越“民族化”,加上畸形的电子音乐,明星硬照,使这个国度充满性的敌意和魅力,堕落,败灭!

现实使人们产生热渴,探索新的精神意境和生活环境。可惜他们大多数得以狂喜的理论和启示都是被别人遗忘或是抛弃了的陈旧沉淀物。人们也有在等待的,他们的忍耐力是惊人的,或者说这种忍耐力是以自欺欺人的固执性格支撑的。

民族的精华牺牲了,夭折了,其中的一部分沉默了消失了,又有一部分走入了山林,他们失踪了又出现了。

分散,于是确实需要超越这一切而又包罗这一切的新的时代,就需要解释翻阅这新时代缺页的巨腕和慧眼。

越是混乱,就越需要权威,越是稳定,就越无须强权,政治的巨子,他们不属于整个历史,而只属于历史中的某一阶段,某一特殊阶段。当这一辛涩的历史终于成为过去时,人们将永久地以不平静的心情,谈起,回忆起他们的名字,思想,经历和力量。 

1976年11月18日于新地方

1978年5月15日整理于邦桑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