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qoL3FZ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崇岭行

作者:裤脚兵

崇岭行

接到通知要上前线。敌人开始“围剿”。685旅已投入激战数天了:敌进入孟宁,又企图夺取累锡山。我们在邦桑很快地做了一些准备.这队人马由司令员率领,在3月27日清晨的雾中过南卡江,上腾龙坡。

在伙伴中还有印尼西亚党的一些同志,他们恐怕是第一次感受这种富有生气的“游击野外活动”:独木舟过江,马匹在峡谷中嘶叫。鞍架,茅草臻臻的山坡,长蛇般的小道,绿荫,野炊在溪水边的喧闹。茫茫无际的群山。岭上清风。我们露营在树林里,枯叶上铺起油布,灯光在林丛闪绰……

在一块起伏不平的大烟地上高高地立着数十棵被烈火烧秃了的巨树,那孤独独的枝丫抓着晴空,在呼呼的山风中纹丝不动。

黄昏爬的坡实在太陡了。大家默默地坚持着,许多人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上!决不可能在半途休息。暮色在疏疏密密的树林后面,一切都在渐渐地暗下去,暗下去。而远处山上的野火却越来越亮。我油然想起了六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我从遮放出院,在公路上看到这样的山火,便有游击战的神秘的想象。突然下起了暴雨,在曼海的广播中,传出了德钦丹东主席牺牲的恶讯!山,大得令人惊愕,需要付出如血一般的热汗。这就是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谁怕死怕苦,谁就必不愿走这条道路。丁毅政委曾说过:做好再打20年战争的准备,我愿做这样的准备。并愿看哪些人真正无愧地坚持到那个时候!

我走着,在想象着战争接近胜利的时候,还会有什么样的激战和扑杀,还会有多少优秀战士的鲜血溅在即将峻工的共和国洁白的纪念碑上。

大海的波浪扑上海岸,丘陵上空回响着尖锐的雷声,森林在狂风中整个儿地掀动,乌云里海燕乱飞,被暴风雨天的暗光照射着的波涛上,有一只小舢在颠波中奋力靠向岸边:突击队员们的冲锋枪上全是海水。帽檐湿透了,雨珠沿著鬓角流下来,胸膛被密骤的雨水击打着。

前方的城市,敌人的巢穴。雨夜偷渡。在整个解放战役的一个小小的局部战斗中。码头上弹痕累累。一张卡车在飞驰,战士们警惕地,但充满胜利喜悦地在维持城市的治安。相熟的人在大声招呼,轻伤员快活地跳下卡车。有的人互相拥抱起来。

红旗在大厦上响着。经过这里的人必会仰望而满含热泪,看到那晴朗的天空,就想起无畏的战士们那纯洁的胸怀,看到那朵朵美丽的云彩,就想起勇敢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脑海中灿烂的幻想和愿望。

那些汉子连声称是,脸上的神容难以用笔墨形容。有的人眼角是润湿的。

我们一定会回到孟延的。那时,群众会以什么样的感情来迎接我们呢?

我一直不能在脑子里放走这些吃尽苦头的民夫的形象和喃喃话语。敌人是如野兽般残忍的!在艺校时,我写“一件血衣”这个剧。序幕就是一群民夫反抗敌人,而一位老人被杀害,真实,真实是艺术底灵魂,本质和魅力。

小憩在流水。人们坐在水中的大石头上。浓密的绿荫盖着淙淙流水,凉快,舒爽。“嗄万”马文打开小小的笔记本,写着什么。我想,一般有文化教养的入,处在这样的环境,难免不会有文学和艺术的想象。(嗄万:印尼语‘同志’的读音)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