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5DfSR8g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老夫妇的壮举

作者:傅衍鲲

十二、老夫妇的壮举

老夫妇的年龄加在一起将近120岁,竟然深入虎穴,让毒枭司令写下了“禁毒保证书”。事情须从这里谈起。

手扶拖拉机手出身的杨茂良,不具备起码的军事常识,更不懂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但他却刚愎自用,拒绝下属和朋友的忠告,带兵去攻打勐古。勐古没拿下来,却让前总司令彭家声乘机端了他的老巢。杨茂良落荒而逃,率领残兵败将向缅甸中央政府投降。彭总司令虽然胜利归来,但疮痍满目的果敢,已经不是旧日江山。杨茂良逃亡之前,将政府军勾引进来,所有军事要点皆被政府军占领。彭家军已无可奈何,只能充当治安警察,在政府军的枪口下生活。彭总司令每逢提及此事,都感慨万分。他说:“当自己败北时,从心里认输。悄无声息地躲到任掸邦第四特区司令的女婿林明宪那里避难,过着卧薪尝胆的生活。目的就是要给果敢人民保留一块祖宗留下的地盘,从没想过借助政府军的势力。”每说到这里,他都激动万分,大骂杨茂良是汉奸!

正当彭总司令决定打回老家去的前夕,我妻子杨纯贵来缅甸看我。我带她去掸邦第四特区的首府小孟拉观光。首先观看了缅甸建筑风格的国门,守门的不再是狮子,而换成了大象;楼门上的雕花也不再是龙凤,而换成了孔雀。卷花图案同样具有缅甸民族的特点,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接着观看了位于山顶的缅寺殿堂,其特点是贴金镀银,在热带骄阳下耀眼夺目。街道整齐,市面繁荣,东南亚各国皆有商家在此经营,初显国际化城市的风貌。最吸引旅客目光的是街边的一尊佛像,通体金色,舒展两臂,呈现舞姿,不像中国寺庙的雕塑,个个怒目金刚、凶猛可怖,而是给人以亲切之感。我和妻子曾在佛像前留影,不料在后来的乘车途中被人偷去,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观光过程中,路经林明宪司令部所在的山岗,我忽然想到应当看望一下彭家声,便顺山坡拾级而上。林司令与其夫人,即彭家声的长女,在山顶一座凉亭内,一道接见了我们。滑稽可笑的是林司令竟然伪称自己是什么“张秘长”,并断然拒绝我们与彭总司令会面。这岂能难住我们!后来在河南南阳的一位在此经营玉石的朋友、仵华晓先生的指引下,我和老伴终于找到了彭家声隐秘的住处。山背后、小河边一处大院落,门口有荷枪实弹的卫兵站岗,横枪阻拦住我们。彭家声闻声走了出来,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的居室纵长横短成筒状。桌明几净,陈设简朴而文雅。最惹眼的是墙上悬挂的一件珍贵文物,孙中山先生的真迹墨宝。

落座后,我首先以朋友的身份,预祝他旗开得胜。

他吃惊地问我:“是怎样得到这消息的?”

我“顾左右而言他”故意不做正面回答,使他对我有了一种更深的神秘感,觉得我这个人根底不浅。谈话渐渐进入正题,我提出当他重新在果敢掌权之后,将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中国政府?面对在金三角地区泛滥成灾的毒品,又将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彭总司令耐心地回答了我提出的问题,并做解释。

他说:缅甸的果敢族,就是中国的汉族,同是炎黄子孙,他对中国有深厚的民族感情。他表示一旦夺回果敢,将与中国加强往来,密切合作,促进边贸发展。谈到对毒品的态度,他说:在第四特区居住的这两年,他亲眼目睹改革开放的成果,替代种植获得的巨大成功。回去后,他要效法其女婿林司令的做法,普遍开展替代种植,与中国合作,坚决禁毒!这时他女儿一步闯进来。怒气冲冲,面色因激动而涨得通红。

她极不友好地对我说:“你们不听劝阻,擅自闯到这里来,安的什么心?谁派你们来的?”

大有将我们拿办问罪的架势。彭总司令为其女儿的举动感到羞愧,借故将她支走,谈话得以继续。

我说:“我很重视这次与彭司令的会见。因为这是他即将返回故土,重登宝座的时刻,最好能留下文字记录。我提议由他写一份类似‘保证书’的书面声明,由我转交中国政府。”

在金三角所有司令眼里,我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对我能否转呈中国政府,他并不怀疑,立即写下“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并坚决禁毒”的保证,当然也提出一些要求中国援助的附加条件,最后面还盖上了手章。那不是一颗金灿灿的大印,而是一颗很小的木制私章。彭家声总司令恭迎恭送,礼数极为周到。当我与妻子走到缅方检查站时,彭家声的女儿、林司令的夫人,率领一队名为“敢死队”的亲兵,在那里等候着我们,几十名士兵立即将我们团团包围。

彭大小姐走过来说:“在我们采取重大军事行动的时候,你们不能走!必须等到战斗结束。因为你们一旦走漏风声,我们的计划就会落空!”

说着就要押我们走,我妻子吓得面色苍白,差点哭出声来。

我小声安慰她说:“别怕,有我在!”

这时,一直在外面等候我们的仵华晓先生走了过来,我向他递了一个眼色,他飞快地向彭家声的宅院跑去。

老人怒气冲冲地赶来,厉声将卫队喝退。平时温文儒雅的彭家声,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出他的身份。刚才还在蛮横对待我们的卫队,这时在彭总司令的指挥下,列队持枪致敬,为我们送行。彭大小姐在威严的老父目光逼视下,也挥手向我们致意。

离开小孟拉,我和妻子杨纯贵女士,立即飞抵北京。亲手将彭家声的保证书,呈交给时任国家公安部刑侦局缉毒处副处长、我的联系人和朋友孙某。副处长感到非常惊奇,一对老夫妇能让毒枭司令写下“保证书”,简直不可思议!副处长说,缉毒处(当时尚未建禁毒局)对外就是“国家禁毒委员会”的秘书处,你交给我,就是交给了中国政府。现在,这份“文件”仍存档案中。已升任公安部26局副局长的,我的联系人和朋友孙某可以做证。

我妻子杨纯贵女士,自始至终陪我会见彭家声,并随我一起,将彭家声的“保证书”送呈国家公安部。她经历了那么多惊险场面,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她仍然不知道我在金三角干什么工作。在她善良的心目中,一直认为我与朋友合办工厂。从小孟拉到北京,只是帮朋友办了一件事。直到山东电视台播出了我的5集专题片,她才恍然大悟,后怕不已!谨在这里,向为我担惊受怕,经济上承受巨大压力,生活上历尽艰辛的妻子杨纯贵女士,致以歉意、谢意和敬意!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