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6kSJoGG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滴血的罂粟花 7

作者:傅衍鲲

我的身份是军事顾问,直接关系到杨茂良政权的安危,所以对我比较宽容,行动不受限制,可以常去化验室看杨大发操作并与他闲话。一天,杨茂良走了进来,当着我的面向杨大发下令说:“你通知下面的人,将10件产品装箱,明天早晨5点起运,送到保山木材公司。”然后他向我点头致意,走了出去。轻易得到这样一个重要信息,我应当按约定办法,立即将情报传递出去。但转念一想,旁边没有别人,这消息只有我知道,一旦出事,必然怀疑到我,只好作罢。杨大发也自言自语地说:“司令今天怎么了,这种事从来不让我过问,我只管生产不管销售。”这话更证明了我的疑虑,从此察言观色倍加小心。

我曾向杨大发表示,可以寻找机会帮他脱身,但不能急于求成,需耐心等待,于是他把重获自由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杨大发自幼生在香港,后来留学欧美,环境使他成为一个玲珑剔透之人,凭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眼光,他或许看出了我的特殊需要,有意无意地向我透露一些有关毒品的信息。事实证明,从他那里获得的信息准确无误。但时间一长,我对他的许诺不能兑现,他内心便产生了怨恨,这从他有时看我的眼神可以觉察到,我只能找话安慰他。一天,杨大发向我透露:一辆装茶叶的卡车,次日下午途经清水河口岸出境,内装20件毒品。我将消息传递出去,我边防人员虽认真检查,却一无所获。我明白这是杨大发对我的无声警告。从此他不再是我的信息来源,而且会对我构成威胁,我必须认真对待。同时这对我也是一个教训:不能轻许人,一旦许诺不能兑现,会酿成怨恨,招来横祸。

事有凑巧,忽然柳暗花明,有了转机。一天,我的4个警卫只到了3个。小李对我说:小赵不能来了,另有紧急任务。我对警卫本无需求,全都不来才合我意。可是次日司令又给我派来一个小马,仍凑足4人之数。

我问小马:“过去做什么工作?”

他回答:“给副司令杨世奇任警卫。”

我说:“为什么让你到我这里来?”

小马回答:“我不会按摩,杨世奇副司令外出带小赵,是为了一路上给他捶背按摩,所以让我来替他。”

我这才知道,小赵有如此本领。他跟我半年多,竟未露一手!由此我还知道,杨世奇外出了。下午,我去银行,又无意中听工作人员说:杨世奇昨天从银行取走50万港币。至于他去干什么,当然是去推销毒品和结算毒资。于是我通知国内有关部门,又将此消息转达给香港警方,以非法入境罪名将杨世奇扣留,并根据我的建议向果敢提出,可以拿杨大发作交换,并不再追究其他方面。杨茂良的大女儿,为此向其父哭闹不休,杨茂良迫不得已,放杨大发回香港。杨大发当然明白是什么原因使他挣脱樊笼,但不敢向我道别,临走,隔窗向外投来深情的一瞥。

杨世奇回来后,立即对泄露他行踪的人展开追查,当晚便将小马召回。第二天我的3名警卫个个惊慌失措,问其原因,才知道小马已被处决。这很显然是怀疑到我将消息传出。不用说,我已受到严密监视。这种时候,逃跑是不行的,最需要的是镇静。古人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黄河决于后,而气不发喘”。成大事者,必须有超人的胆识。我虽然貌不压众,语不惊人,但自信生来胆大,临危不惧,处事不惊。我要沉着冷静,坐观其变,搜索枯肠,想出对策。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