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va9DNIq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滴血的罂粟花 6

作者:傅衍鲲

杨总司令听了汇报,更是懊恼异常,但百思不得其解。麻福早在缅共时期就跟随杨世奇,鞍前马后,备受艰苦,两人生死相依,情同骨肉。几次更换门庭,从未动摇,为什么会突然生变!其实,在金三角这种地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值得大惊小怪。缅北17支割据武装有联合有斗争,当发生龃龉时,刀枪相见是常事,至于在对方内部安插谍报人员更是屡见不鲜。潜伏深浅,那是肩负的任务所决定的。西方有的战略特工,一生都无施展机会,他们只有在发生战争或重大事变的时候,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麻福所为仍是小打小闹不足为奇。几天后,杨总司令通过自己在佤邦的情报组织,终于摸清了底细:麻福是在一次受命去佤邦执行任务时,被人抓住把柄,在威逼利诱之下,成为佤邦的特工,他所领受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阻止果敢生产出高纯度海洛因,以保佤邦在区域内的垄断地位。说来方法也很简单,麻福在擦拭杯子的时候,在麦教授使用的酒杯上抹上了少许氰化物。所以没伤害其他人,是不想把事态扩大结怨太深。大功告成后,麻福除领到一笔奖金外,还被破格任命为佤邦联合军一个主力团的团长。

麦教授已死,凶狠的毒枭便不把一个4岁的孩子当回事,疏于照顾,不久便夭折了。麦教授在香港的老母,突然失去儿孙,生活中没有了精神支柱,昼夜啼哭,饮食都废,一命归西。麦夫人经受不住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精神失常住进医院,后来坠楼身亡。一个其乐融融的和美家庭,就这样毁灭了。

事过不久,在中国的南伞边防检查站,曾发生这样一件事。一天上午艳阳高照,春风拂面。一对傣族夫妇从果敢入境,男的西装革履,戴白色遮阳帽,茶色太阳镜,风度翩翩;女的粉色短上装,紧身衣袖,下穿紫色罗裙,勾画出柔美的曲线,摆动腰身婀娜多姿。一把彩色遮阳伞,更增加了靓丽和妩媚。女人背上伏着一个男孩,红扑扑的小脸,歪着小脑袋睡得正香。迅速办完过境手续,这双男女转身刚迈出几步,机警的武警战士大声将他们喝住。是因为男孩身下滴出殷红的血水,将女人的上衣洇湿了一小片。当重新检查时,才发现男孩是死的,脸上是化妆涂抹的胭脂。男孩从胸腔被切开直达腹下,里面装满了海洛因。有人说,这就是麦教授之子。

绑架失败,杨茂良伤透了脑筋。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一天赖先生喜滋滋地从外面跑进来,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眉飞色舞地说:“司令,有办法了!”

“有什么办法?我可不愿再去绑架了!”

“不用绑架,我让他自己送上门来。”

杨茂良将信将疑地把他请进内室就座,喝令卫兵上茶,然后静听述说。赖先生讲:他在街上看到一个旅行团队,其中有一妇女,名叫梁晶晶,是香港一位大富豪的偏室。只要设法将她扣留,一位很有名气的化工师必然前来营救,事情就成功了。杨茂良不解地问:“为什么?”

赖先生说:梁晶晶有一表哥,名杨大发,是香港一家化工厂的总工程师。他和梁晶晶既是骨肉至亲,中学时代又同班就读。两人青梅竹马,情深意长,彼此心许。杨大发学成回港,意欲重续前缘,却发现梁晶晶已是罗敷有夫。一怒之下,发誓终身不娶,至今仍是独身。于是赖先生和杨总司令密室策划许久,以梁晶晶携带违禁品为由,将其扣留。然后仍是杨世奇出面威逼利诱,迫使梁晶晶就范。她没有别的选择,只好应承下来。杨世奇答应:杨大发到果敢之日,就是梁晶晶获救之时。梁晶晶照杨世奇的吩咐做了,通过手机与杨大发取得联系。杨大发系恋旧情,急如星火,匆匆赶来。兄妹相会,抱头痛哭。为解救表妹出牢笼,他接受了杨总司令提出的所有条件,就任“生产顾问”。没过多久,便制造出海洛因。然后由他进行技术培训,毒品工厂(作坊)在果敢遍地开花。

我莫名其妙地问:“那为什么还要给他戴上手铐?”

小刘抢着回答:“他留了一手,造出的只是‘黄皮’,比四号海洛因在质量上和价格上都差了很多。”杨总司令逼迫他按照金三角标准提高产品质量,杨大发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他在香港有父母兄弟,需要养家糊口,要求杨茂良按他指定的账号,一次性往香港寄出20万美金。杨茂良忍痛割肉,爽快地答应了。他又提出,每月一次准他回香港探亲。杨总司令唯恐他一去不归,无论如何不肯答应这一条,因为生产中随时会出现各种难题,没有技术人员,便没有可靠保障。双方僵持下去,杨总司令没有往香港汇款,杨大发也没有造出四号海洛因。后来,杨大发终于认清了杨茂良的吝啬本性,向毒枭索要报酬,正是与虎谋皮。一旦造出高纯度海洛因并将技术传授推广,还会招来杀身之祸,到时候,杨茂良会来个“死”不认账!于是,有一天傍晚,他乘人不备,打伤监督人员,夺枪逃跑,被人抓回,痛打一顿,戴上了手铐。

我问:“四号海洛因造出来没有?”

小李说:“造出来了!当初,他宁死不肯低头。后来赖先生和他谈了一次话,紧接着又接到香港家中来的电话,他屈服了。他有许多亲人在港,可以不怕果敢毒枭,但不能不怕香港黑社会。”小王补充说:“上班时间,杨大发需在实验室操作,还经常去车间指导生产,可以不戴手铐,只在下班后或晋见司令时才戴上手铐。”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