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C8rEPhQ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断魂金三角 13

作者:孙育鼎

泰国。美斯乐

天下着小雨。

瘦弱的段希文带着他的第5军一千五百人,也进入泰国一侧。

段派出小分队,寻找适合驻扎的地方。他要求道:“选的村寨不要大,但地势必须险要。”

一支小分队选中勐安。

次日,孟安报告:“瘴气太重,水土不服,小分队员全部病倒!”

段希文悚然。

他望望阴霾的天空,仰天长叹。

段希文选中了美斯乐。

这个小山村,住房或茅草平房,房檐很低,门也小要弯腰才能进屋;男人大多穿黑、白色短上衣,前后饰瓷扣;下穿黑、蓝色长裤。女人要花哨些,小腿下裹蓝红相间的绑腿。这里太穷,偏僻闭塞。

残军学着他们,也将营房建在陡峭的山坡上。

七月的热带雨林,一下烈日炙人,一下暴雨如注。

段希文也参加了营建工作。

一些人砍树,削皮;

一些人破篾;

施工现场,段希文向房梁上递着草排……

夜晚,虎豹在树林里嚎叫;

巨大的蚊子黑压压成团成片,在人们头顶、耳边俯冲尖叫。

段希文无限愁怅。

一拨人在营地担任警卫。

一拨人投入运输,筹粮,筹军费。

一拨人开荒种地,生产粮食,蔬菜。

段希文和他的子弟兵陷入了前所未遇的绝境。

赤脚守卫军部卫兵的特写。

 

山坡上的台地

唐窝和美斯乐的两股残军,列队在台地上。

泰国一位少将,率领一个连,也在台地上。

临时搭建的主席台上,挂着中泰两国国旗。残军中凡是上了年纪的,都不认识中国的五星红旗。

一胡子拉渣的老兵低声问旁边:“泰国旗旁的是什么旗?”

年轻一些的士兵答:“中国的,中华共和国国旗。”他漏说了“人民”二字。

老兵:“我只认得十二角的青天白日……”

段希文大喝:“不许交头接耳!”

泰国少将讲话了:“我代表泰王国政府,向你们宣布,一、立即撤出泰国;二、交枪,可以留下从事生产。两条路,你们作出抉择!”

段希文马上回答:“我们选择交枪。”

季焕之这位曾任共产党临德县的区长叛逃异国的角色,也只能交枪了,别无选择。

士兵们交枪……

有人大哭。

段希文向少将行了个军礼,解下佩枪,双手呈上。

少将接过,马上又还回来了。

少将:“你们离开武器,会变成一堆血的。”

 

美斯乐

村口,引水的竹槽被人毁坏。

土匪们前来偷袭。

幸好,这些被解除武装成了流亡者的人还留了一手,藏了一些枪,很快击溃了这些草寇。

泰王国又派来了特使,他请段希文出兵,去剿灭一股顽固的反政府武装,他知道这些中国人很能打。

特使:“如果你打胜了,我可以不再缴你们的枪。”

这是一个机会,只有帮人去打,他们这两千多人才能在泰国立足。天无绝人之路啊!

段希文:“我们研究研究……”

段希文找来季焕之。

季:“你早已是我的头了,唐窝也归你领导;一切行动,你尽管拿‘客子’(作主)。”

段希文:“我们两股人已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了,和泰国政府合作,我们和子孙后代才有一条活路!”

段希文约见特使。

段希文:“我愿去打。”

“谢谢!”

段希文:“是打叭当么?以前你们是怎么个打法?请告诉我,别误会,我了解一下,好制定作战方案。”

特使:“我们出动飞机、坦克,采取正面仰攻,打了半年,没打下来,失败了……”

段希文笑笑:“我不正面攻击。”

特使:“给你一个月时间,够不够?”

段希文:“也许,一个星期就够了。”因为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不能为所欲为随心所欲,还牵涉许多环节要靠特使从中协调,他提出一个条件:“只是你得陪在我身边。”

特使:“行。我陪你到战事结束。”

段希文敲锣打鼓集结兵办,唯恐叭当的游击队不知道。

特使摇头的特写。

 

画梦山

画梦山陡峭入云,山路曲折杂草丛生树木遮天,画梦山上有个叭当村。

夜幕下星光闪烁。段希文挑选的六百兵精锐发起攻击。

无座力炮发射着炮弹,五百人仰角进攻。

段希文亲自督战。

与此同时,从叭当上游10公里的被树丛掩映的河上急驶出十多只小舟,顺湄公河疾划,悄无声息,载着一百名精兵“敢死队”。他们在画梦山下停住了,然后潜行上山,突袭防守空虚的后山。

后山,火焰喷射器喷出火光;

后山,卡宾枪射出一串串枪弹;

后山,冰雹般的手榴弹密集地飞着,落地爆炸。

画梦山被攻占。段希文大获全胜。但胜利也使段付出高昂代价,七十人阵亡,轻重伤三百余人。

伤兵送回美斯乐,村里一片痛哭声。

 

美斯乐

特使给段希文颁发泰王国陛下授予的勋章;

特使给阵亡士兵的家属和伤员士兵发放《公民证》;

其他人员领到《居住证》;

青壮年被编入地方自卫队,担任边境驻防任务;

老弱病残官兵和家属迁入泰北,在泰方专门划出的区域居住。

段希文十分感激泰国政府收留了他们。

他竖起了许多永久性的标语牌:

“忠诚拥戴当今皇上陛下”;

“遵从泰国法律、服从国家命令”;

“用生命来爱护和保卫我们生存的国土”……

他告诫各村:坚决不允许台湾特务进入美斯乐。

 

美斯乐

泰国给居住在美斯乐和周边的十多个“云南村”的人分了田地,向他们发放粮种、树苗;树苗有橡胶、火龙果、香蕉、波萝蜜等。

段希文召集旧部军官和13个村长开会。

段希文发出号召:“我们办学堂吧,我们的后代不能当睁眼瞎……”

像油锅里撒进了一把盐,人们一下炸开了锅。

“小嘴都难哄,哪里有闲钱?”

“还有教师,哪里找?”……

段希文:“我们再难,也不能耽误了孩子,以后他们有他们的生活,再不能让他们以后还是脸朝黄土背朝天,有了文化他们才能出息。”

众一下哑雀无声,人人点点称是。

段希文:“以前,台湾发给我们的‘抚慰金’,我没动,还有五万美金,我的军饷也逗出一些。老季,你拿多少?”

季焕之:“三万。”

一村长:“我,一千泰铢。”

一自卫队官员:“我,三千港币。”

一所所兴华学校办起来了。

七十年代越境到了金三角的老“知青”被找来做了教师,月薪很低,但他们很尽心。

30所学校的“头”——训导主任,除教书外还兼务农种田。

 

山道上

一个雨后乍晴的日子。

山道上出现一个驮马队,驮马打着响鼻;马队在丛林中,在山道上疾进。赶马人荷枪实弹。

中午,骄阳似火。

一个峡谷的两侧制高点上,突然向马队射出密集的枪弹,小钢炮的炮弹、美制松球手榴弹一发发一颗颗落在马队里,峡谷腾起一团团耀眼的火光,爆炸声震摇群山。

战斗很快结束。

武装运送鸦片去秘密工厂加工海洛因的马队惨败。

那时,金三角已生产高纯度的“四号”了。

打伏击的,是自卫队配合泰国军方的精兵强将。

泰国派来军车,将扫毒战果鸦片近50吨装车(有X吨已被炮火焚毁)运走。

 

美斯乐

村中,一条中心大街。

街上驶着骑摩托的青年男女。街两旁有商铺,经营土杂、工艺品、百货;还有歌厅、茶室、咖啡馆和饭店、小吃店等,居然还有间书店,摆放着过期的画报和云南出版的《滇池》、《奥秘》之类的杂志……

乞讨人员很多,一些人还挂着《公民证》,他们在沿街要饭讨钱,断双腿的则爬行着哀求施舍一点残羹剩饭。

年轻人喜欢讲一口流利的云南话。

段希文死后,一个建水籍的将军接替了“总指挥”的位子。雷姓将军统管着十多个“和平(云南)村”。他也过着清苦的生活。

一些老兵刻苦学习竹编、藤编技术,学习柚木雕刻工艺品技艺。

一些青壮年开发旅游项目。美斯乐的传奇,潜在巨大商机;这里,已开始成为吸引中国人探奇的观光胜地……

(画外音):“流亡异国的蒋军残部,三十年沧桑岁月,做了一个恶梦;如今恶梦惊醒后,这些曾震惊了联合国的人群,终于找到了他们回归和平和安祥的归宿。”

疑重的丛林。

蓝蓝的天穹。

(剧终)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