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siGEPnI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身前猛虎背后狼

作者:傅衍鲲

二十二、身前猛虎背后狼

我对勤杂工小王说:“你坐下,讲详细一点。”他说:“汪小姐来南邓后,到处打听她弟弟汪清淮,没人知道这个名字。后来,坏人跟踪她,发现她是孤身一人,就对她说,‘我知道你弟弟在哪里,跟我来吧!’汪小姐高兴地跟他去了。原来那里是贵先生经营的妓院,到了那里,把她卖了!贵先生对妓院老板曾有嘱咐,凡收到漂亮女子,不准接客,要先送他过目。老板让人把汪小姐转送到贵先生处。贵先生是南邓有名的色鬼,一见汪小姐是大美人,把眼睛都看直了,立即吩咐留在府内当使女。直到这时,汪小姐才知道上当受骗!她哭闹不休,被打了一顿,关在地下室里。恰好,香港客户来电话,让贵先生速去香港谈生意。贵先生从泰国坐飞机走了,还未来得及处置她。如果不听话,很可能被送回妓院,那下场可就惨了!”听了他的一番话,我问:“你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

他说:“我表哥袁恒是贵先生府的警卫队长,奉命看管汪小姐,这都是从他那里听说的。”我说:“你提供的情况很好,落实之后,我就批给你条子,可以凭条到辛经理那里领钱。”他向我深深鞠躬,然后退下。

知道了汪清湘的下落,我却感到特别为难!因为我对这位贵先生太清楚了。我的一位老乡叫吴文灿,是云南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长。他知道我要来南邓做事,便嘱咐我说:“有三个刑事罪犯逃在佤邦,你要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随手给了我一个名单,这第一个就是贵先生!三名罪犯都因在原籍杀了人,逃来佤邦藏匿。后来,我在佤邦混熟了,并与上层社会建立了密切联系,便提出将三名罪犯引渡回中国,由云南公安机关来接收。佤邦政府的答复是:其余两名罪犯可以移交中国,但贵先生不行!因为他已被佤邦的一位高官招为女婿。这小子的活动能力真不小,不名一文的穷光蛋,竟能得到阔小姐的青睐!一夜暴富,其岳父赠金半亿人民币,还有十几个山头的土地,供他大面积种植罂粟,他随即开办了十几家毒品工厂,成为大毒枭。这次去香港,就是与黑社会谈毒品生意。从他身边要回一个女人,不啻于与虎谋皮!我把汪清淮和辛经理请来,共商对策,结果一筹莫展,急得汪清淮要去拼命。我说:“你那不叫拼命,叫送死!”在南邓人所共知,贵先生私设黑牢,已关押致死多人,无法无天!商谈到最后,均无法可想,汪清淮为难得放声大哭。

这时,我心底忽然一亮,脱口而出:“有了!这事由我一人来办!”辛经理眨巴着眼睛暗笑,他认为我是为了安慰汪清淮而故意吹嘘!我敢说,他看错了!次日上午我去南邓医院一趟,约好了我的好友名医周大夫,还捧回一大束黄色的香水玫瑰。然后招呼司机,开车直奔贵先生府。

警卫队长袁恒迎了出来,他表弟小王领赏金的事已经对他说了,所以对我非常客气。我递给他一张名片,请他通报贵妇人,就说劳富和周医生求见!我心里明白,贵妇人可以不见我,但不敢怠慢周大夫,南邓的豪门全指望周大夫保命呢!两年前贵妇人难产,就是周大夫从死神那里把她抢回来的。稍停片刻,袁恒就满面带笑地走了出来,他说:“夫人在客厅恭候二位!”然后,为我们引路。

客厅宽敞明亮,室内的一切陈设,都闪着金光。我送上黄玫瑰,贵妇人让使女插入花瓶,与周围的色调非常和谐。贵妇人衣着淡雅,仪态万方。我心中暗想:杀人罪犯、蕞尔丑类,竟有如此艳福!这世界是怎么着了?

贵妇人让使女呈上果盘和香茗,然后轻声说:“二位有何贵干?只要我能办到的,尽管吩咐!”周大夫干咳一声,首先发话:“有一汪姓女子,患有严重梅毒,听人讲我医术高明,便信以为真,他弟弟是劳富先生手下,想通过劳富先生引见,找我看病,不料人生地不熟,被人拐骗卖到贵先生经营的秦楼楚馆,现关押在贵府地下室。请夫人准许我们将这女子领回!”

贵夫人说:“先生外出不在家,他经营的事情,我不便于擅自处理。再者,她有梅毒,有何凭证?”我插嘴说:“周大夫包内就有一台高倍显微镜,可以抽了那女子的血,当面验看。有一句话,我本不该讲,但请夫人原谅,周大夫这样做,主要还是为了你的健康!你明白贵先生留下那女子的意思吗?”

她听后,脸红到耳根。在我们的劝说下,她终于同意检验。仍由警卫队长袁恒引路,一起来到地下室门前。袁恒将门打开,一股湿热混合屎尿的气味扑面而来。贵妇人先躲避,我也掏消毒纸巾掩住口鼻。唯有周大夫不顾一切挺身而入,很快抽出一管血,转身出来,仍回客厅,将涂上血的镜片放置显微镜下,调整好以后,请贵夫人观看。

他告诉夫人:“梅毒是螺旋体。”夫人说;“知道。”夫人走了过去,不一会便起身说:“这女子果然有梅毒!”周大夫说:“我们把她领走吧!”夫人一笑说:“领走可以,你们谁来支付当初买她的钱?”我赶忙回答:“马上我让辛欣经理把钱送过来。”

在贵先生府,贵夫人竟不顾待客之礼,一边上楼一边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我和周大夫互相望了望,走出了贵先生府。刚才,我还以为她嫁贵先生那种丑类,是明珠暗投,原来两人是一丘之貉,没想到她是如此势利,真是徒有其表!我为我的黄玫瑰深感惋惜,真是插错了地方!我老婆常说:“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果然如此。为恐夜长梦多,事久生变,回到住处,我立即给辛欣经理打了一张3500元的欠条,其中包括小王领的500元赏金,从会计那里领了3000元钱,委托周大夫将人带回。

汪清淮照应她姐在厂内休息了几天,汪小姐很快便恢复了花容月貌。金三角这种地方不宜久留,尤其担心贵先生回来,他们决定一块转回家乡。汪清淮已定下投案自首的决心。听汪清湘说,她这次来南邓就是特意来给弟弟报信的,市公安局长陈大用于两个月前陪同上面来的安检人员下井检查时,以身殉职了!

我说:“像这样热心工作、不顾个人安危的人,即便在世,也不可能徇私报复,看来你们是多虑了!回去吧,好好改造,争取提前释放!”我从箱子里找出一个简装笔记本,特别在扉页上写下了8个字送给汪清淮作纪念:“往者不谏,来日可追!”

当年国外毒枭召开专门会议,共商扩大毒品销售的对策,会上决定拿出毒品收入的一半打通关节买路。仅以一家名为“梦幻”的毒品公司为例,该公司年收入为1亿元人民币,那么它的一半就是5000万元。在缅北比“梦幻”大的毒品公司尚有十余家,在如此大的诱惑面前,可以想象得到有多少人被收买被利用!正应了一句古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些败类为虎作伥又干了多少危害国家和人民的罪恶勾当!

就有这样一个被国外毒枭收买的人,向其主子报称我是中国禁毒部门派在毒区的情报人员。为此,我在毒区开办的一家小型军需工厂的投资被没收,造成惨重经济损失。我自己吃尽苦头,还累及家人陪着受罪。由于一时间难以偿还贷款,亲戚逼债,友人反目,屡遭责骂和威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唯一能对我谅解和宽容的是我的世交兄弟周健民,他投入最多、损失最大,却无怨无悔,从没有厉言愠色,其貌不扬却是古道热肠感人肺腑。在某些毒枭和内应的心目中,我已成为莫大隐患,因为我知道他们的事情太多了。一天,我正在腾冲寓所休息,突接“梦幻”公司董事长辛欣打来电话,他告诉我缅甸B司令决定将没收的股份退还给我,让我速去B司令部办理交接手续。我立即想到这是诱捕并杀害我的钓饵,但是债务逼人,我不能顾惜生命。怀着“万一”的希望,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古人说“苛政猛于虎”,此时我的感觉却是“债务猛于狼”。在被狼追赶的情况下,我只好向虎谋求解脱困境的办法了。为了一旦出事后有人回来报信,我聘请了腾冲青年小虎结伴而行。在一个阴霾满天的早晨,我们匆匆上路了。

数日奔波跋涉,一再乘车换车,我们终于来到边城西盟。县城依山而建,道路也随山势起伏。这里是兄弟民族聚居区,住宿吃饭都具有民族特色。我们吃了“佤族稀饭”,瓦釜中热气蒸腾香味四溢,糯米稀饭中掺杂乌鸡、香菇、木耳、火腿、青菜,真是绝妙的组合,极富营养的珍品。

去缅甸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缺乏交通工具,莫说公交车,连私家车也没有。只能求告货车司机,搭乘在堆积如山的货物上。山路不平,左摇右晃,稍有不慎便会滚落下来,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途经虎穴镇、龙潭村,汽车装货卸货,我们则借此机会休息用餐。路边饮食摊,价格很低,饭菜数量也多,但卫生条件极差,死苍蝇、老鼠屎必然出现,甚至可以吃到蟑螂。

路上风景美不胜收,山青水绿森林茂密,路边芳草如茵山花烂漫。一种俗名扫帚梅的草花,虽然花片单薄但开得满山遍野灿若云霞。山溪顺路流淌异常清冽,免费为旅人提供矿泉水,洗净双手掬起慢慢啜饮别有风味。头上飞禽、地上走兽一闪而过,快得让人看不清它们的身影。看来野生动物的生活比之人类更为紧张不安,终日惶惶漂无定所。路边时有山民搭建的木屋草寮,其简陋程度难以遮蔽风雨,他们的生活与原始人类没有多少差别,唯一进步的地方是用上了火,不再茹毛饮血。时有妇女儿童在路边观看过往车辆,我们也在观看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衣不蔽体。许多孩子赤裸着身体,做人一场尚未混上一块布。有一壮年男子无钱买衣服,竟在身体隐秘处套一无底瓦缸,用草绳悬挂于颈项。穿这种陶制短裤的人,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

经过一天的颠簸,黄昏时分来到昆马镇,在旅店休息一夜,次晨早早起来去拜访B司令。谁知去早了也是徒然,司令有夜生活习惯,中午才能起来见客。此时间便在B司令的秘书陪同下,观赏司令的豪宅。庭院深广,高楼连苑,花草遍地。院内禁卫森严,时有荷枪实弹的士兵巡查,武器装备精良。

来昆马镇之前,我请一位在缅甸政府任高级职务的朋友,给B司令写了一封介绍信,中午司令起床后我立即得到接见,招待颇够礼数。乃至谈到归还投资一事,司令则推托是他的属下地方政府办的,应到南邓去找地方官员。后来我持司令手谕去南邓找地方官员,他们又推说此事归司令直接管理。看来这是一场踢球戏,我不能让他们踢来踢去,只好放弃。花了钱什么事也未办成,债台反而更高了一些。

有人喊司令接电话,秘书也尾随着去了,我便到大门外去找同来的小虎。不一会秘书神色慌张地出来,告诉我那是“梦幻”公司辛欣打来的电话,借刀杀人让司令将我除掉,因为我有朋友的介绍信让司令有些迟疑不决,正在打电话探询我那位朋友的口气。据秘书讲,他能在B司令身边工作,也是我那位朋友的介绍,当不是外人。他建议我借口遇到顺路车,留话给司令不辞而别,并说最好走相反方向,从另一口岸出境。我不能辜负秘书的好心,便一切照办。常言说“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租了一辆轮式拖拉机便急着往回赶。这条路顺河道而行,一路更加荒凉冷落,几乎看不到人影,但在险要处却有散兵游勇突然跳出来盘查,因持有B司令写给地方官员的手谕,没有人敢于阻拦。数小时后,险些被一辆军车追上,幸亏小虎机灵,巧妙地躲过了。

小虎眼尖,远远看到两辆军车追来,急忙扯我进入一户人家。他们是同一民族,有共同语言,因而受到热情接待。我们也走得饿了,山茅野蔬清淡可口。主人还特为我们杀了一只鸡,看到主人家孩子那眼馋的目光,我们怎忍心下箸!晚上就住在主人家,没床没被,和衣躺在木屋地板上。后半夜,男主人亲自送我们偷渡南卡江进入中国国境,躲开了缅甸哨卡的检查。2006年5月,我随山东电视台采访佤邦中央办公厅周大福主任时,他领我们来看界碑。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地方我曾经光顾过!那种偷越国境的感觉刻骨铭心,毕生难忘。夜色昏暗,树影幢幢,萤火明灭,山鸟悲啼,风吹草动,胆战心惊,涉过溪流,攀登湿滑的山岩,跌跌撞撞,竟不觉疼痛。

后来听那位在缅甸政府任职的朋友说,若非B司令的秘书帮忙走脱得快,我便没命了。这一切都是“梦幻”公司董事长辛欣布下的局。司令斟酌再三,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对我下手。后来我去南邓找地方官员索还投资,也险些被扣押,因南邓区长鲁兴家是我的好友李廷贵的内弟,才网开一面。10多天来,“梦幻”公司拿我开的这个玩笑,对我来说是一场梦幻。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数年来我屡屡蒙受灾殃,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后福”为何姗姗来迟!真是幸福腿短,痛苦脚长,在关乎人类命运的竞争中,“福”远没有“祸”跑得快。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