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181atj9c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残棋

作者:傅衍鲲

二十一、残棋

按说我应先回金司令复命,但是我却乘飞机去了泰国清迈,而后租车直奔美斯乐。回想初来东枝时的那番惊喜,再看离开东枝时心情的凝重,前后判若两人。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世上无论多么美好的地方,也是有人欢乐有人愁,地狱和天堂毗邻。

我急不可待地将雪丽的信交给何畏。我的这位老朋友给我的一贯印象是人如其名,对任何事都无所畏惧,见信后眼睛冒火。当他静下来之后,我帮他设计了一套营救方案:由他搭飞机先赶往中国,然后从昆明飞曼德勒,再包车到东枝。这对何畏来说易如反掌,因为在昆明和曼德勒有他开设的珠宝店。当他将雪丽从岛上接出后,阿莫的父亲一定会去报告艾上校进行拦截。但是出乎艾上校意料的是,何畏父女却是舍近求远直飞仰光。即便他发觉何畏父女乘坐飞机,也来不及阻拦。因为缅甸的民用航空归空军管辖,正如俗话所说:艾上校这时成了“铁路警察”,他管不着“空中”这一段。等他疏通关系为时已晚,只要到了首都,一个小小的上校也就无能为力了。他是笨狗熊撵兔子,一直做着在泰缅边境拦截的美梦,何畏父女早从仰光飞抵曼谷了,何畏在泰国财大气粗呼风唤雨,艾上校纵使色胆包天也不敢到泰国闹事。何畏答应依计而行,我为了节约时间,从曼谷飞昆明。

回金司令部不久,我因年事已高便离职返乡。至于金司令对“东枝购货一事”采取什么方案,则不得而知。我离开美丽的东枝和仙境般的茵莱湖已有时日,何畏去北京推销珠宝,顺便交给我一封来自英国牛津大学的信,用端秀的汉字写着:

傅伯伯:感谢你助我脱险。一切正如你所设计的那样,在你走后不久,我就回到亲人怀抱,我的理想也得以实现。现在牛津攻读法学,我将仿效你见义勇为的精神,学成回国后为弱者仗义执言。我为父亲有你这样的挚友而庆幸。恭祝安康!侄女!雪丽上此后不久,我因事去缅北重镇腊戌,住在亚泰宾馆。一时间未能找到出租车,酷热难当,便到一棵巨榕下休息。有人坐着下棋,便走来观看。当摆棋人赢了钱,欣喜地抬起头来时,四目相对,让我惊诧莫名!原来竟是逃匿来此的鲁英夫。这正如书艺人常说的那样:人生何处不相逢!

鲁英夫一见是我,立即收摊,邀我到他下榻的小旅社。室内虽无多少设备,但一床一桌一电扇,倒也雅洁清爽。我首先正告他:“我是年过花甲之人,不愿听人说谎!这里是缅甸内地,你用不着担惊受怕。要谈,就把前因后果告诉我;不想谈,就闭上嘴,我对别人的秘密不感兴趣!”他羞红了脸,请我体谅他的处境,他说出于无奈,才对我说了谎,并一再表示歉意。人生60多年,我有了一条成熟的经验:讲话人尚知脸红,表明人性未泯。如果一个人说谎话毫无愧色,那可要小心了!以下就是鲁英夫娓娓讲述的有关他的故事,虽不敢打保票,但我相信这是真话。

他名叫汪清淮,安徽省某大煤矿职工医院家属。父亲是医院院长,母亲是外科大夫,姐姐护校毕业在医院当护士。小汪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与十几个矿区职工子弟结成团伙“倒运煤炭”,从中牟利,收入颇丰。用他的话来讲,比全家工资总数还多出许多。照这样发展下去,大有可为。他正在筹划将“倒煤团伙”升格为煤炭公司。就在这时,他家发生了一件事,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从此居无定所,亡命天涯!

他姐姐汪清湘,与中学同学市公安局长陈大用之子陈凯相爱长达5年之久。出双入对,俨然夫妇。只是因为陈凯大学未毕业而未能结婚。瞒着父母,他姐已两次流产。姐姐汪清湘毫不怀疑,陈凯大学毕业之日,就是他们新婚之时。父母不要她的工资,她把全部积蓄买了结婚用品,置办了两人共同生活所需要的家当,憧憬着婚后幸福的时光。不料一声惊雷,将她打得头晕目眩:陈凯和他的大学同学登记结婚,并恶作剧地给她发来一张婚礼请柬。汪清湘在医院工作,求生不能,求死却很方便。她和着眼泪吞下了一瓶安眠药,希望从此长睡不醒。幸亏母亲是外科大夫,将胃剖开,取出药片,才留下一条性命。但从此以后病弱不堪,特别是留下了难以平复的精神创伤,已不能坚持正常工作。汪清淮看到姐姐的情况痛彻心肺,便邀集“倒煤团伙”商量对策。大家在酒吧里喝得头昏脑胀,哥们儿义气,一个个怒火中烧。他们闯进陈凯的新婚洞房,将他捉住,捆住手脚,堵住嘴。为防止新娘子报信,用扯断的电话线将新娘子照样捆绑结实,塞住嘴,关进卫生间。然后将陈凯拉到煤机厂的一间库房。轮番殴打,最后将陈凯的两条脚筋割断,抽了出来,造成陈凯终身瘫痪,坐上了轮椅。事后,“倒煤团伙”自知闯下大祸,一哄而散,各奔东西。不到半年的时间,涉案人员几乎全被捉回,唯有首犯汪清淮逃往国外,当地公安鞭长莫及!听了他的一番陈述,我下评语说:就你的案情,犯下了“故意伤害罪”,即便情有可原,但是法不容情!如果人人自己动手泄私愤,那国家岂不乱了套!大丈夫做事敢做敢当,逃避制裁那是懦夫的行为。我劝他回国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他说,如果陈凯的父亲陈大用不是公安局长,他有勇气承担罪责,一定会投案。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担心官官相护,丧失公平!对此,我也不敢保证,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他。临走前,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说:“这就像你摆下的残棋,一步走错,全盘皆输!”他摇摇头,不以为然。

我从腊戌回南邓匆匆两月有余,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完成我通过卓枫将军向国家领受的任务。这期间曾发现多宗涉毒案件,及时向有关部门作了报告。一天中午,我靠在床上,倚着被褥闭目养神,忽然小黑跑进来说:“鲁英夫回来了,有急事要见你!”

小黑的话音刚落,鲁英夫就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他急不可待地对我说:“我姐已离家两个月,来南邓找我,至今未见着面,不知出了什么事!我恳求劳富先生千万帮我寻找。”鲁英夫就是汪清淮,姐弟情深,着急得热泪盈眶、心神不宁。我说:“你姐姐来这里,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说:“受了你的启发,我打算回去自首。先往家里挂了电话,了解一下情况,才知道姐姐外出之事。父母听说姐弟至今没见上面也非常着急!”我说:“你先安心住下来,我会设法帮你寻找!”我立即让小黑到中方边防站去查一下汪清湘的过境时间。小黑转回来说:“从登记册上查到汪清湘过境来南邓已经45天,至今没有返回。”我说:“这表明汪清湘确实在南邓,这样就缩小了我们寻找的范围。”晚饭时,我让辛欣经理留住全体职工,传看汪清淮交给我的他姐的照片,并当众宣布:“如果知道此人下落,前来报信,由辛经理奖赏人民币500元。”辛经理听后暗自发笑。过后,他问我:“为什么你悬赏找人,却让我付钱?”

我说:“这是为了让大家明白,咱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他说:“这要感谢你留情面,没发出万元赏格!”说完,笑着走了。事实证明,辛经理不难相处,是通情达理的。

几天后仍是中午休息时间,勤杂工小王在门前探头探脑,我说:“别不好意思,请进来。”他抱歉地说:“打扰您休息了!”我问:“有什么事吗?”他说:“前几天,你让找的人,我打听到了,就关在贵先生府。”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