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Xebz6G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滴血的罂粟花 2

作者:傅衍鲲

 

我生长在山东聊城,大运河边上的小村任宅庄,这里是康熙时期的兵部尚书任克溥的故地。村民在冬天农闲季节,往往围炉夜话,听识字的人读小说,念唱本,而经常说书的人,就是我粗识文墨的母亲。房主是个听书迷,每逢这种时候便捧出大红枣,或者花生,瓜子,堵住所有孩子的嘴,宣讲便开始了。读到动情处,满室一片唏嘘声。听书落泪,是替古人担忧,我还在怀抱中,就知道了《三国》、《水浒》、《西游记》等许多生动的故事,知道了花木兰、穆桂英、岳飞等众多英雄人物。

长大上学之后,也经常随母亲参加这种冬夜集会。我最崇敬的古人是汉代“三杰”,却不是人所共知的萧何、张良、韩信,而是张骞、班超和傅介子。我幻想有一天,自己也成为像他们那样的英雄,只身披发仗剑、深入大漠,立功绝域。成年后,我有机会当了兵,驻守云南边疆,有了施展抱负的机会,不料想一场英雄梦幻灭,因种种原因而被迫提前退役。后来,我上了大学,从事教育工作30年。但是,为国家建功立业的志向,猎奇、冒险的心态,却没有因岁月而消磨。“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我坚信梁启超先生的话:“有三岁之翁,有百岁之童”,我一向认为“童心未泯即少年”!我要拿自己做一个实验:老年人照样可以做出惊世骇俗的英雄壮举。历时两个半小时,飞机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我纷繁的思绪也随即平静下来。

在京逗留的几天中,我首先见到了“中国高教秘书协会”的负责人,共同商定撤销毫无收益的两个办事处。随后,我给时任公安部刑侦局长的卓枫同志写了一封信,表明缅甸“同盟军”总司令杨茂良邀请我去果敢任职,有机会接触到毒品的生产和销售,我愿意向国家禁毒部门义务提供情报。为此,我甘愿牺牲一切,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下面接着写了个人简历,身份证号和联系电话。

卓枫局长是一位处事果断,目光敏锐,责任心很强的老干部,他立即安排缉毒处的一位处长和我建立长期的工作关系。我清楚地认识到:卓枫局长是代表国家,接受了一个普通公民的爱国热情和庄重承诺,我决不能辜负国家的信任和重托。于是,我怀着崇高的使命感奔赴金三角禁毒战场。

“英雄生死路,却似壮游时”。这句前人留下的豪言壮语,在我的心中油然而生。我非常感谢卓枫将军给了我这样一次机会,使我的生命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这种千载难逢的机遇,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我非常珍惜,无比的自豪。中国人进入了老龄社会,许多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毫无作为,苟延生命,在家等死,最终碌碌无为与草木同朽。而我却有幸获得了一个为国家建功立业,勇闯龙潭虎穴,奋勇献身的机会。即使是飞蛾扑火,在最后的一刹那也会发出光和热,使本来暗淡的生命有了光辉。返回边城瑞丽后,我来了个快刀斩乱麻,毅然决然!立即割断了和“昨天”的一切联系,面对扑朔迷离的“明天”,勇敢地上路了。

我和同行人员乘车从瑞丽出发来到了著名的红旗桥却不必过桥,在桥头拐弯向南,沿怒江直达云南省龙陵县与镇康县交界的龙康桥。这是一座气势宏伟的铁索桥,桥上铺有木板,但因年久失修已残缺不全。汽车小心翼翼地过了桥,便进入镇康县境内。回望龙康桥地势极为险要,正是那种“一夫当关,万人莫开”的军事要地。怒江两岸高山对峙,数十里内仅此一桥,其险要程度可以想见。桥头有武警守卫,一名战士头戴钢盔手握长枪威风凛凛俨然雕像。一路上荒凉冷落人烟稀少,我们于午夜时分到达镇康县的南伞镇,住进南疆宾馆。休息一夜,准备次日办手续过境。

果敢是一块面积约300平方公里的狭长地带,东西宽约80公里、南北长约40公里,紧靠中国边境,经缅甸联邦政府批准为“果敢特区”。这可不是中国深圳那种经济特区,而是军事、政治特区,属于缅北地方割据势力当中较为强大的一支。除果敢之外,他们还控制着数百里外的另一块地方,那就是与中国潞西县茫海镇为邻的勐古。两块地方加起来,约为400平方公里。

果敢和勐古的居民,90%以上为汉族。据当地一位学者介绍,果敢原为中国领土,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殖民者强行将它并入英属缅甸。在此之前,满清政府在果敢派驻一支从天津抽调来的部队,正副守将一姓李,一姓杨。数万军队连同他们的家属,在英占后也未回归中国,在果敢定居下来。所以直到今天,在果敢姓杨的和姓李的人较多,而且是有势力的大户。果敢居民一律讲汉语,属于中国北方官话,清晰易懂,虽为缅甸领土,比起中国广东福建一带的人讲的中国话更为标准!就连习俗也接近中国北方,婚丧礼仪则完全相同。果敢人也称父亲的哥哥为“大爷”,这和中国北方更是一样。在果敢有一所从小学到高中一条龙的学校,教授汉语,使用的是中国发行的课本。缅甸是一个普遍信仰小乘佛教的国家,果敢却有一座为汉族所信仰的大乘佛教的观音寺。果敢年轻人穿的背心上,印有“炎黄子孙”和“龙的传人”字样,果敢人民对中国有着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深厚的民族感情。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