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WEX7Tfb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王母娘娘洗脚盆 3

作者:傅衍鲲

怪不得“虎妞”规矩多了,原来是在严父的视线中。

我向麻勒干说:“哪有‘虎’这个姓?看来是姓‘胡’吧!”

他摇摇头说:“不是,就姓‘老虎’的‘虎’;我们佤族姓名很随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

这时,虎刺梅过来,请我们点菜。我们让营长挑选。他点了爆炒松鸡、青蒜炒鸡杂、油鸡、凉拌水蕨菜、凉拌马蹄菜之类的山毛野菜,很合我们的口味。

麻勒干忽然望着我说:“请赏战士们一餐饭!”

我问:“多少人?需多少钱?”

他说:“此处物价低,人民币300元足够。”

我给他300元,他却不接,招呼刚才随我们上山的战士把钱拿走,并嘱咐说:“每人两元,全发下去!”不一会儿,小街上的餐馆中,便坐满了士兵,他们猜拳行令有说有笑,小街顿时沸腾起来。带这种部队,江湖义气是团结的纽带。看来麻勒干虽然是粗人,尚明白此理。这就叫做“盗亦有道”!

回驻地的时候,我对麻勒干说:“我为这条峡谷想好了新名字!”

他忙问:“什么名字?”

我说:“虎狼谷?”

他想了一想,连声说:“好,好,有虎,有狼!”

在金三角这种地方,人不如蚁,杀人如草芥,但那是在没有人告发的情况下。常言说“民不告,官不究”。虎山父女杀人一事,小街上有人向果敢政府告发,我就是奉命来查问这件事。我向麻勒干表明来意,他却漫不经心地说:“小事一桩,无须调查,那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随你处理便是!”但是后来我认真调查了案情始末,事情并不像麻勒干说的那么简单。

在“王母娘娘洗脚盆”,我和麻勒干住在一起,既安全又随便。白天,麻勒干忙于防务和练兵,我便挨门逐户地调查那件命案。小镇不大,只有二十几户人家,三天便访问一遍。几乎异口同声说是虎山父女害死了上门女婿河南人郭兴,但都是道听途说,谁也没有亲眼见。从法律上讲,不足为凭。第四天,我让麻勒干营长带兵把虎山父女押来,分别进行询问,然后将两人的答话对比,从中找出漏洞。或许是父女二人早有合计,答话也无出入,他们都承认害死了郭兴。我让他们录了口供,画了押,下一步就是验明尸身了。

次日,麻勒干带兵把埋尸现场包围起来,虎山父女惶恐不安地鹄立坟旁,小镇众人在外面围观。两百多人的场面,竟是鸦雀无声。麻勒干指挥4名士兵小心地挖掘,完全挖开后,大家争着涌向前,观看坟中情况。结果让大家瞠目结舌、一片哗然。坟内除了一捆零乱的稻草外,竟然什么也没有。我问虎山,是否记错了地方?他肯定地说:“就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尸体?”他们父女摇头不知。大家非常扫兴地纷纷离去,虎山父女的生意是暂时做不成了,由麻勒干押回营房,派兵监护。我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不讲出真实情况,便没法结案。”但他们父女咬紧牙关,再也不肯吐露只言片语。

考虑再三,我又一次单独提审虎刺梅。

我问:“你丈夫郭兴,河南什么地方人?”

回答:“新蔡县。”

问:“结婚几年了?”

答:“3年。”

问:“夫妻之间相处如何?”

答:“一般。”

我说:“群众普遍反映,你们是恩爱夫妻,为什么突生变故?”

|4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