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WjxJdURk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寂寞的战线

作者:裤脚兵

寂寞的战线:北佤12旅前线见闻(1976年10月17日——26日)

17日记。早晨起来,阳光在水雾以外,欲穿欲破,变化缓慢。

社会的毒瘤,人类生活中比较阴暗的角落。没有生机,没有空气,没有水,没有光,班窑!真是一个鬼地方。

屈指一算,我们割据佤邦已有近六年了。这个地域的人力,财力,物力,都被大量地耗费。由于这个贫困的区域,我们终于集结了数以万计的军队,建立了数个县一级的政权,建立了税收财政制度,组织了武装民兵万余,进行了局部的土地改革,即阶级斗争,建立了农民协会。

对腊戌(北掸),姐滴满爽(中掸)景东(东南掸)的军事进攻都从这里出发。

二旅,十二旅,何时能够在我们六、七年前熟悉的地带汇合呢?要做到这一点,几乎是完全可以的。因此敌人除了具有一定的机动性以外,与我并无其他长处——在数量上也近似相等。从战争心理状态上说,敌人更加畏怕我们——如果我们有几个优良的军事导师(他们精通战争的一切艺术)那夺取全国政权是不十分困难的。现在的某些政策,抑制了才能的发挥。我们太注重于权术和人事,而忽略了艺术和事业,我们(艺术尤指军事艺术)在政治上保守,在事业上裹足不前,犹豫不决,左顾右盼,优柔寡断。在尚未出现优良的军事家和气概非常的活动家以前,我们的革命要进入辉煌的阶段是困难的。

18日记。今天是“集市”。上午10点出发,路经木瓜寨(大水井)到万门寨(岗别山寨),这里是6营营部所在地。此地上苗子山顶仅半个小时了。敌机的马达声,在阴云之上断断续续地响着。

浓雾弥漫,我们沿一条小道穿过野莽丛生的数个山头间,这里的山野秾绿茂盛,水气零零。地形异常奇特,有几段道路由凹凸不平的石头铺成。在早晨的细雨以后,有些泥泞。小道在山间逶迤向前。山被十分茂密的野草森林复盖。偶尔有灰色,褐色,红赭色的岩石隐隐约约地露出来。在这一个高山间的数个小山冲盆地中,地形平缓,土壤肥沃,黑油油的的细泥的庄稼地刚刚被整刈,一块一块,一片一片,不时有几块从山顶上滚落下来的大石头嵌在纵横线条不太平整的田野里。这些线条是由农人的殷勤手艺构成。

19日记。细雨不止。

我们的士兵是很可怜的,很少有人来顾及他们的吃,住,穿,行,根据我们所知道的,士兵应有崇高的威望,较好的待遇,应有受教育的权利,应受到科学,军事的学习。士兵是一个高尚的社会仆人,不是猪狗一般的奴隶。政治工作就是人的工作,蠢才是不配做这项意义深刻的工作的。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性向自私的,运动既然注重人们的利益,那就永远不可能排斥势利的动机,只不过每个人的利己意图的表现形式悬殊巨大,以致糊涂了冷静的人的思想和考察,以为真的“森严壁垒”。

又是漆黑的一夜,一丝光明都没有,细雨蒙蒙下个不停。天很寒冷,手掌都是干冷的,蹲在火塘边,我觉得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荒蕪,冷漠,迷惘,不幸和遗憾。

以后若干年,这寂寞就会被记入历史。那个时候,我们会以十分特别的口吻重又提起73年开始的数次沉沉的寂静岁月,提起我们曾走过的茫茫群山。当时这群山重叠,仿佛是永远不会被穿越,突破似的。

夜7:15,敌机又一次在漆黑的夜空飞行,在阴雨之上盘旋。

是的,这个十分难熬的年代一定会逝去的。然而这个年代在我们的心身上留下的烙印和标记却永远地表明了主人翁的风雨经历。十年,还要有一个十年。

22日记。 10月2日夜,1连代付连长赵于带领2个排迂回到敌班龙后山大点,准备偷攻敌点,拆了两层篱笆以后被敌发觉,双方交战后我撤回。击毁敌一门大炮,毙敌八名,其中一名女性。我方无一伤亡。

23日记。上到18营1,3连的阵地。天已放晴,阳光十分美好,很清晰地看到班龙后山顶上自卫队的据点上和大陆坝。这还不算什么,更见到“常青山”,在我们的西北面。它不时地被云雾掩盖。山麓有一片平缓的田野,田野中有不少墨绿色的树——那里就是数年以前我们演出一幕幕活剧的地方——那就是滚弄附近。在西北偏左前是“嘎蒙山”,和它后面沿江南下的一大片山脉,江西!江西。二旅,你在哪里?

在我的眼皮底下是一片小丘陵,有一小块一小块的稻田,有数个村寨,有一条路可逶迤神像坝田,伸向胡板坝。眼前的一片葱茏山林。

过江,该营3连(当时只有30余人)在巴潘被敌77师四个营围攻,激战四天四夜,我方伤数人,牺牲1人,敌死伤惨重,敌死30——40人。(注:这是根据该营干部的讲述记下的,我认为和实际情况有出入,可以查找一下当时的战报)

我们看毕阵地回来。3连连部的阵地有一小片矮小的树木,绿荫底压,地面干净,战壕四绕,草窝个个,给我很良好的印象。

洗了个澡,感到浑身舒服,已是半个月了。西下的阳光暖洋洋的。

24日记。晚饭后,上到主阵地。在霞光将逝的时候,浏观博览广阔的群山:在萨尔温江以东,奇峰崛起,沟壑深幽,烟雾四散。看到金厂大山,和班龙,苗子山诸山。在我们的身后是累米大山。在江东这些奇峰怪崖,沟洼峡谷和绝壁上,全是笔直高长的树杆,一片密密厚厚的绿植。金厂或应作‘金场’,是英国统治时期开采黄金的废弃矿场,离两天的路程,在新地方都能清楚地看到它突起的巨崖。

江西的群山逶迤,漫长辽远开阔,见到了常青山,嘎蒙山,隆外,累烏,和贵概登尼大蒙尼(‘大莫宜’),甚至更远的山脉。霞光在怒江两岸金辉闪耀,雄丽无比。我平静地观看着,脚下是一块大石。这个阵地据说英军曾占据过。确切地说,英军曾在此设过据点。

踌躇满志,甚至感到沉痛。缓慢和迟钝。

呵,缅东北的广袤的高原啊。

25日记。这里空气新鲜,气象万千,只是这个村寨的山民的模样太令人厌恶。这些“罗赫”有着贼光磷磷的小眼睛,眉间含糊,个子矮短,四肢细小,脸容憔悴,肤色蜡黄。他(她)们委琐叨叨,发出“斯斯罗罗”的急促混浊的音语。

这一带的山民完全是过着非人的生活。他(她)们辗转在深山老林之中,幽谷峡崖之间,在陡坡上耕作,在绝崖上攀登,他(她)们与其他人类绝缘,他(她)们瘦小,半人半鬼。灵魂就像一只只可怜的山魔,他(她)们被世界遗忘,被人类抛弃。你不可能去深入他(她)们的生活,你会被恐怖笼罩的,你会被恐怖压倒的。

(每一次对“罗赫”的观察都有非同寻常的感觉!)

我们割据的地带的确有战略意义,是良好的出发基地,人民贫困而坚强,社会制度对于发动一场农民战争也有利。这一带战线辽阔,与缅东北数个战略要地有着有机的联系。从这些方面来说我们有不少优先条件(加上敌人的犹豫,虚弱)。可惜的是我们的干部太腐败了,我们的组织太松弛了。政策有不少片面性,工作效率很低,缺乏科学精神,无创见,创建和创造,欲进欲退,有一点机会主义的征象。

集团,派别,或是所谓一小群先锋者,一小群知识分子的专政,统治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人民的政治生活中存在的。

26日记。税收制度

1, 从法律上,行政上,精神上,经济上确立一种强力统治

2, 从来的国家管理极重要的条款

3, 税务人员在社会中的地位问题

4, 人民从心理上对权力的崇拜和服从

5, 政权管理人员腐化堕落之根源

6, 细节制度的必要

7, 关于财富的观念

8, 首先不是善的,而是恶的欲望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