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RDuysak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浅论浪费

作者:裤脚兵

70年代中期中方在邦桑援建的小水电站

此文的题目有点唐突:浪费,难道还需要作论吗?笔者对这一问题也许考虑过久,过深,过于严肃,因此不得不引起本文的产生。革命,是社会生活形态最激进,最不可避免的事物。革命本身又是社会活动最生动,丰富。变化无穷而又趣味横生的形式。它最允许思想的变革,取需要灵敏的反应和对一切事物深透彻底的本质的探讨。它对无数事物都有权利批判研究和讨论。人类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社会越动荡,思想和哲学的反响越深刻。革命者要胜利,就必须正视实践和现实向我们展示的一切,提倡多思,采取唯物主义的认识观和方法观。

我们处于国内革命战争的持久战阶段。这种国内战争的形态把人类社会发展现象与问题的种种无所不包罗。真是复杂,沉重,艰难,而又真正富于理论性和历史感。缅东北十年了,它包含了它应包含的一切。然而这一切却没有被人们完全观察到.考虑到,关注到甚至理解到……

此文只能谈一个局部问题,即各种意义上的浪费,以及这种浪费的现象,恶果。还有对于如何解决和处理此类问题的一些想法。

根据本人目前所作的非常粗浅的观察和考虑,都要严肃地说,目前的浪费现象是惊人的,不幸的,奇离的,危害甚大的。应引起我们每一个被称为现代无产阶级,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作为指南的.对社会的改造和革命负有重任的,最先进,最无私,最有远见卓识的共产党人的严重警惕!

物资的浪费:我们已从外援获得的各种枪炮。弹药,及器械已有多少数目?按这个数字,除去真正战场损失(炸烂,损坏,被敌人缴获)及机械损坏,那么可以装备多少武装力量?可以增添几个旅?现在我们还在进口军援,那么请考虑,有多么大数目的武器在仓库里?在后方?在地方?在村寨?在这个地区中流失?这个数目可怕不可怕?如果这个庞大的数目无案可查,那么在今后的历史中,如果出现我们不希望出现的问题时,它意味着什么?

十年战争我们缴获了数目可观的武器弹药和大批器械。这批物资有多少在我们部队中“服役”?它的利用率占百分之多少?有多少成了废品/那些性能好,质量高的步枪.火炮,电台等等有多少被万分可惜地遗弃了?

药物的浪费十分可惊。整批整批的宝贵药物过期失效或运输损失或库存条件极差报废。请问这过期药物价值多少人民币?合多少缅币?可以盖几幢通风良好,宽敞的水泥砖瓦药库?

军服批发也很紊乱。大批流失在民间。当然群众太穷,没有衣服穿。大概也是可以接济一部分的。但上级部门缺乏控制,分完吃空。青黄不接。后方大多数人员的军服很多(比如我几次退回军服给后勤部,有时也给其他人,但现在我穿不完,但如果把这些的确多余的退回,或上交,我又有点舍不得)小同志娃娃兵穿1号2号衣服,可笑和难着且不说,真正是太浪费了。两套服装改一下可供三个娃娃兵穿。

锅:部队不够用,但后方的家庭私用锅很多,每家起码两口吧,当然恐怕有多到十余口的。连邦桑街卖牛肉汤的老百姓用的也是军用锅。不过大家看怪不怪。超编制的供应引起的后果。

粮食的浪费令入目瞪口呆。进口的大米今年是四百万斤。按照正常人的肚皮,这数目可供一万人吃一年。如果后方机关切实做到两个月生产自给有一部分玉米,红薯,木薯,芋头,等杂粮。那么是可以“心里不慌”的。但有大批大米作为换柴禾,木材,竹子,草片,蔬菜加上运输的流散。吃饭的无节制.油水肉类,蔬菜的缺乏.造成普遍超定额的吃粮,还有喂鸡,喂马,喂狗,喂猪,喂猫,猴子。那么一年一千五百万斤也是要统统吞进的。

邦桑的畜力浪费现象大。可以用畜力的运输工作,偏偏用人力。在邦桑畜力(牛、马,骡)共有多少匹(头)?是否统一征用?还是永远属于个人,或个别部队机关所有?与其放着.不如一天驮一次大米,弹药。一个畜力起码可以抵两个人吧?拖拉机,牛车的空车行驶很多。这一现象真要克服。而且运输工具保管维修不善,加上雨季泥泞,倍受损坏寿命缩短。

由于仓库质量太差,造成物资的浪费。如纸张成吨地毁坏。水泥变质成为石块。军服发下来一撕就烂,老鼠在物资堆中做窝,武器生绣(放在野外),连箱子都发朽了。朽木不可雕也,大米受潮被雨水泡。

还有:铁丝,电线,铁铲,十字镐,砍刀,铁锤等等。许多数目如无头案,大概永远无法追回,也永远搞不清楚。

大肆砍伐热带雨林。开垦。烧山。这种迁徙农业直接毁坏森林,水土流失,导致山洪。影响自然气候。败坏自然环境。烧柴禾的问题在人口密集的邦桑造成重大问题,造成竞争。是否可以考虑用红军草砍割下来。晒干后做柴呢?灶是否应有所改进呢?是否应向老百姓学习,种植铁道木,三年成林呢?

土地因灾情,因群众疾病,因壮劳动力当兵多,因地方政权人员惊人地多而且懒惰,荒废而无入耕种,或管理不好。如果这些土地能精耕细作或普遍播种,或管理得当。那么仅仅佤邦广袤的地带,单谷物一项每年能收获多少呢?

在人类历史上,包括近代史,现代史,凡属发生较大规模的战争的国家或民族,它的经济力无疑地要受到影响和危害。生产力无疑地要被削弱。这是个经济规律间题。因此在我缅东北各个阶段中的生产力受到不同程度的阻滞,并不太奇怪。问题是要如何发挥主观能动性,运用经济规律,加强对根据地农业生产的领导,安排。切切实实地解决困难。不要被一些假象和假汇报迷惑了。另外,要真的扩大新区,坝区,产粮区。

南卡江在旱季清彻流淌,只要有几台抽水机,和渠道,可以解决多少人口的灌溉,饮水,洗涤用水的困难?

一支数千人的部队行动,会因微小的环节如泄密,而告全局失错。动员准备,和部队动作都成了毫无意义的举动。

在前线作战期间,有一种情况。动员的大批民工吃大米,领津贴却没有妥善使用之,组织不善。来返数次都是白跑。有的部队随行民工过多,有的却太少。由于管理水平差,忙乱中往往有很大数目的民工无所事事,或使用不当。不适时地大量征用民工,会造成既疲劳又无效率,出现开小差。

后方,如果充分利用运输工具。至少可以使不少部队机关不必远道到新仓库,甚至到孟阿抬米(国际影响也不十分好,因为小战士也有,军容风纪十分稀拉,混混乱乱,大叫大嚷)

集体劳动,如挖水沟挖公路,窝工现象常会出现。疲倦而单调,常发怨言。

部队集中一地,可以帮军区适当地解决一部分劳力问题。但如组织安排不当,白跑或通知错了,或干部不交待清楚,都是冤枉。

每年都要用大量劳力修公路,加宽路面或填凹面,或排除塌方。我们应下决心搞一条邦桑标准的“一级公路”或”高速公路”。这几年来苦于急应运输化费的劳力的确太多了。速度的浪费耽误叫人沮丧。一旦高速度的运输和办事效率出现,真不知可以鼓舞多少人呢?

干部的失职。办事的拖拉,满足自然状况,安于现状,不协调,扯皮。麻木不仁,不了解下情。偏见主观,都是会导致人力的浪费的呀?

目前畜力仍被大量屠宰。耕牛和驮牛。肉是好吃的。但如不加紧繁殖,多养菜牛。是要吃大亏的。目前仍有大批倒卖水牛的奸商,对这种人要不要制裁?他们趁灾年群众苦难之机大发横财。仅按法律,不须按我们现行的政策都应法办他们!

在贸易上,凡可以开辟财源,扩大市场,增加品种,增加交易成交项目,吸引主顾的一切办法,都应予以考虑。不仅是轻工业日常用品,还有农副业,手工业产品。应鼓励敌占区商人进入我区经商。在一定的政治保障和军事保证的前提下,这种通商越多越好。还有我区的市场风气问题。政策的宽窄问题。价格和税收问题。

要允许和奖励广大群众,最大限度地发展农业和其他副业。手工业要允许在一些地区,在一些情况下个体农业生产户的存在和发展。凡影响生产发展的过激的社会改革措施,暂时不要忙搞,会帮倒忙的。

使货币充分流通回转。货物周转快,成交快。不然做为贸易资金的那些缅币,老盾,本身也是一种浪费,无形的浪费。而货物越放越久,加上我们的仓库不好,是一种有形浪费。

财政的支出也有浪费:盖一幢房子,买竹子,草片,自己盖或请群众帮,算它全部共合1,000文缅币。不到一年,因造工粗糙技术太差欠,马虎了事,成为又一柴堆,年复一年。于是财政支出单位,地方政权,部队机关广大群众大家都有意见。每年仅仅用于买草片的费用达30万文缅币。

一个娃娃生病危险。于是大家输血。输血者每人补助多少多少,又杀猪,又买粮。假定共化钱1000文缅币。试问合100元人民币,可以为这个娃娃提供什么样的药物和护理条件?

某某单位要购买办公用品,声称紧急。不买无法开展工作。于是批买了。比如共化人民币200元,而这个单位库存的用品还有许多。结果“本着节约”原则,先用旧的,(勉强用)用完了又用新买来的,新买来的也已经旧了。如此下去,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更不要提那些以公肥已“以战养战”,积蓄了十分可观的私囊的人。如果你不小心打开他的箱子,那么你会吓一大跳:这人来当兵的时候两手空空,毛烟都吃不起,现在的钱可供一个连的兵力吃一两个月,甚至更多!

明的,暗的侵吞公款。巧立名目,神不知鬼不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趁人不备。骗到手再说,与领导联络感情,眼皮底下施点恩惠,背后就又流进小箱箱一笔,——这些吸兵血,吃人肉的人按最起码的法律也是要这样办,那样办的!最起码:吃进去的,吐出来!

有些同志对部队作战耗费巨大提出批评,是应该的。但是想过没有,我军区一年4千万缅币的支出中,直接用于战争的仅1千万,仅1/4。那么3/4的开支中,真正正当的又占有多少呢?

某某单位需要一批物资,而某单位有暂时可以不用的。但因各是各的系统,某某单位另外要化钱买。这是否是合理的支出和消耗呢?

货币价值浮动,缅币老盾,人民币比值经常变动。我们应不了解行情,急于应付,时而乱抛缅币,储藏老盾,时而抛出老盾,收回缅币,跟着乱而乱。由此造成的无形的却是有形的亏损。

贸易系统有点独立性。譬如贸易系统的工作人员的待遇与主力部队和机关不一样。这种政策是否写入正式文件?比如一次补贴l 0—20一30老盾或是其他物质刺激的,是否可以被认为是合理的?

越是财政困难要号召各部队各机关单位节约,压缩开支,越是导致下面各拿各的“神招”,以各种方法积累资金和物资,由于下面的这类作法和上级号召精神在本质上处于矛盾状态,财政困难不但没有被克服,反而在后来更加发生危机。叫主管领导干部焦虑不安。

目前部队,机关生活水准十分低下。在财政发生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的确唯有增产节约一法。在我们的宿舍,营地周围有许多土地,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影响工作,集体事业的情况下种菜类,瓜豆。这是私有制生产的形态,但又是共同减轻上级财政负担。提高优良标准,使生活丰富多彩。培养劳动观念,批评懒汉思想的先进事物。这几乎可以说是提倡什么社会风气的问题。与其大家面黄饥瘦,不如各显神通。(劳动,而不是干坏事)

教授数学,完全应国际化。用阿拉伯数字和拉丁字系列方程式。这里根本不要所谓的民族化。这样的化法,将来会使我们迟到一百年,两百年。

表现很多:打电话摇不通。急事被耽误。徒步通知。找不到值班干部,办事人员不办事靠走路,当然没有自行车来得快。一个人一天有多少时闻浪费在烈日下的走路当中。假定一天化在走路当中一个半小时,那么这段时间又可以做什么工作?

当然,更有不少人完全不意识这一点。浪费了多少宝贵的时间。至于有文化教养的同志安于现状无所事事。老大徒悲伤。也真应更醒一下灵性了!

我们外于亚热带。一天工作,学习和劳动的时间如何安排合理与气候季节的特点应该相互符合。使几点到几点用于学文化比其他时闻更优越。用于工作,效率比其他时问更快等等。使大家劳逸适度,工作效率高又不感太疲倦,虽忙碌又有兴趣,又提高思想又提高文化技术,风气也会随之变化。

各种各样的等待也是时间的浪费。等通知,指示,等命令,等电报,等人。在这以前的时间又可做些什么呢?我是常常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有许多宝贵的时间花在等待人,或者等待事上?世上最令人难受的,莫过于等待了。有时会拿起书看,会记笔记,或做一些小事,或干脆陲觉。从大的方面来说,革命运动,国内战争的持久,等待时机,分析形势在没形成高潮之前,也许我们要忍耐寂寞七,八年,数十年,要苦苦等待。这其间,我们可以钻头密缝地做多少平凡繁多,而又有意义的事?当然本人是决不赞同太久的持久战的……

冗长的会议或报告。疲劳已极.却又“不大见成效”。有的人讲话既无水平又无逻辑,更罗索。但叫大家非听不可,不听就是不”突出政治”,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就要“斗争”。真是没法子办!沉溺于委琐小事,被事务拖住,连考虑重大问题的精力也被占用或是磨钝。无谓的人事纠纷,大家不愉快,更影响工作。恶劣的情绪肯定不利于革命事业。讨论一些无聊的问题,自以为是对革命举足轻重的。又可笑,又可悲,废话连篇,绞尽脑汁,却无法解决具体问题。这样的人最好把他的嘴巴封住。讲话文不对题。叫人摸不着头脑,或者干脆一耳进一耳出。决议不落实,白搭。一个人自己浪费自己的精力暂且不说。如果一个入浪费了两个人的精力,那就不太妙了,如果浪费十个以上,就有罪了。如果成百成千,成万地浪费人们的精力,时光,青春和生命。那我就说不出口是一个什么问题了。

还有一些同志,一些干部,以空洞的政治说教盲目地,自欺欺人地灌输给干部和下级。而这些说教是连他自己也不相信的。不解决实际问题却偏要这样做,于是浪费多少精力?

更有一些人把精力化在钻营权术,拉亲信,整人,争斗。以宗派主义腐蚀革命组织和革命事业上面,真不知有多少可惜!

自己对自己实行疲劳战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太疲劳之中,办事,想问题是会出差错的。(疲劳轰炸之后,是会有后遗症的,如神经衰弱,过度灵感,惊厥,昏迷,还会暴燥,片面主观)

我们应把精力放在真正关键的场合和时间上,以最充沛的精力集中在最伟大最变化多端,最要求我们付出重大努力的工作,事业,和战争之中。

由天灾造成的饥民死亡,由疾病造成的病人死亡,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应全力解除这种痛苦。

由于预防不力,发现已迟,一场热疟,霍乱,拉痢一下子夺走十几名战士的命。在战场上误伤,(可避免的与不可避免的)战斗组织的不合理,战术水平低,愚蠢的命令和盲动的决心,对情况分析的错误,错觉的迟疑,都会造成不必要的牺牲,这也是浪费。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他自己最可珍惜的,也是别人最应该珍惜的。生命只有一次。有一点良知的人,他会多多地珍惜自己的生命,又会何等地保护别人的生命呀!

我缅东北根据地,仅以佤邦为例。现在多少人口?人口的死亡率是多少?(包括自然死亡,战争死亡,灾害和疾病死亡,刑事犯罪死亡等等)入口的增长率是多少?(出生率和结婚率)按照战争的持久估计还要佤邦向部队输送多少数目的兵源?那么佤邦有多少家庭?有多少已婚男女?多少未婚男女?妇女和儿重应不应该得到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怎样减少婴儿的死亡率?怎样延长佤邦人民的普通寿命?未婚母亲和私生子如何被法律保护而被得到与平常人一致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佤邦还应不应该增长人口?奖励生育?又如何与经济力(包括耕作面积,农技水平,劳力财力)相适合?

又:在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存在的,在长期的历史中存在的未婚通奸和婚后通奸的现象如何看待?在佤邦由于男丁的大批入伍,远离家乡,引起的女子的性恐慌和要求如何解决?如果解决不合理,会(已经)引起什么样令人最最不愿正视的社会危机?这一系列问题也是属于生命的浪费这一范围之内的。(它又属于法律问题,又属于自然法则问题;又属于战争义务问题,又属于社会科学问题;又属于人的种系的繁殖生存问题,又是经挤问题;等等)

一.每年派往中国学习各种技术专业的加起来已多少人次。自然,我们目前的技术力量仍十分匮乏,但一批又一批的技术力量有的学非所用,有的消声匿迹.有的四分五散。都少有开花结果的,也很少有被最大限度地使用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浪费现象。真不如不派去学好。这里有一个与本党本军,本国民族.本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的问题。但首先要切实解决集中,重视,运用安置这一批又一批的技术力量的问题。

二.安排不当.比如甲的专长是A,乙的专长是B,在A上,一个甲可以=20个乙;而在B上一个乙=5个甲。(这样的事是的确存在的,有的已被入发觉,有的至今未被入发觉。还引起误会)那么领导上叫甲做乙的工作,乙做甲的工作,各自做对方的不擅长的工作。而且这是组织决定,雷打不动。结果A的工作被耽误。乙的工作的一团乱麻。甲苦于忙碌,乙干脆躺倒不干。于是上级也不满意。革命事业更受到损害。甲与乙之间也会产生不必要的互相憎恶,讨厌,互相看不起的情绪。在这里一般泛泛的政治思想工作,我认为是不济于事的。唯有进行调查研究,把工作安排调整一下,使革命工作恢复正常。使甲和乙恢复元气,心情舒服。上级机关也好又有一条完好的经验教训。

三.很遗憾,这么多的人不是全才。都只不可在一个或两个工作上比较地适应和发展自己的爱好,能力和知识水平。选择职业岗位是人生极为关键的课题。我们的上级应帮助这一大批革命中的人认识自己,发动自己,选择最能发挥自己力,最能对革命做出贡献的工作。应尽量做到一个萝卜一个坑,每个人都在适合自己的岗位上为革命尽最大贡献而又心情舒畅。

四.人才是有的。在战争,治军,行政管理经济工作,民众运,。建筑工程,外语,文化艺术,新闻出版,教育,理论研究,等等等等方面。还有一些令人想不到的方面,都有一些人才。了不起的力量蕴藏在广大干部和群众之中。快快重视人才和专业,迟了就再不容易汇集和使用了。这类人才如果真的浪费和误用了那将是历史的痛心。是革命的不幸。

五.对十年多来,我缅东北化出巨大的血的代价积集起来,在长期战争中保存下来的(包括各个背景,各个民族,各个地区和国家)各种人才和干部如不全面地分析,考察,研究,调查。如有偏见和宗派情绪。如在干部政策和党务政策上,组织路线上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和偏差。那么受到损害的只能是党和革命本身。更深切地说,在今后带来的后果将不可设想。这种浪费就不单纯是就个人来说了,它涉及和影响了革命命运的方向。

六.全面起用和合理安排干部及人才,有益于互相的激励,赶超,竞争,批评与反批评。有益于革命事业的多样化和生气勃勃。有益于发动广大群众,整顿各条战线。有益于党的高级领导掌握全面知已知彼,考察问题,发动思想,提高战争和运动。做到胸中有雄兵猛将,治军治党治国有济济人才,不亦乐乎?

七.所以把专长和技术,才能和知识用在最严肃,最正当的革命事业当中.用在实际推动革命战争的发展之中,用在互促互帮共同影响共同提高的长期合作之中,唾弃那种剥削阶级的内部倾轨。明争暗斗,互相防范。只保官不保真理,只搞心术,不学无术的腐朽风气,等等,的确意义重大。

还要讲一讲经验的浪费:这个问题是以上所述的全部的喉节。

1.历史表明.1968、1一1978.(现在是8月)我缅东北存在了十年多。我缅东北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政权等等,尤以军事为最强烈的形式已存在了十年多。中国抗日战争是为八年之持久战;苏联卫国战争三年;古巴革命前后三年便取得胜利;越南抗美救国战争十多年;朝鲜战争两年多;世界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是西欧的二百年战争。但我们大概决不会干二百年的。那么。我缅东北的确也可说已经成为一个历史中的事件。

2.想说的是,一个民族也好,一个阶级也好,一个集团也好,一个政党也好,都有思维能力和理论要求。凡是一个有朝气的,严肃的,自信的民族,集团和政党都善于认真总结自己的切身经验。毛泽东在抗战期问就著述了大量经典著作和纲领。为人民共和国的未来设计了蓝图。苏联卫国战争中和以后形成了当代最庞大的战争学军事理论的体系。古巴的三年丛林游击战争其规模不及我缅东北的五分之一。然而古巴也是著书立传的。这些是根据自己独特的经验的独特的创造,是无价之宝。

3.我们决不排斥向外国,尤其是中国学习。当然也可以向别的国家和政党,别的军队和民族学习。(比如……)一切真正好的东西,必须搞“拿来主义”。拿来越多越好。但是对我们自己的革命历史起关键作用的,唯一可靠的是自己的经验!只有这个,别无他家。我们自己的经验越与众不同,越有奇异的特色,越有独立的风格,越有特殊性,我们离胜利之日也就越近。离教条主义,形而上学,奴隶主义,蒙味主义,迷信和失败就越远。

4.深信全党全军抽出一定的精力,时间,人才,物资,财政来从事我们自己的十年战争史的编篡,战例之汇集,军事理论之探索,整理,著述,军事斗争的研究与批评。以及政治经验,党务,经济工作,民族问题(目前尤其是佤邦问题!!))统一战线,敌方研究,国际事务等等的研究总结。讨论工作。还有干部培养之基本方法。我们自成体系的教材,条例,规章,制度的制定。对我国革命未来之研究,对未来共和国体制,宪法,法律,形式。国家的全部事务。经济恢复,工农业科学事业的起飞。社会结构,民族前途,等等等等一切凡属我党历史使命之中的事物的深谋远测,决不会是白白浪费和无意义的。而且准备这样做,才能认识自己,健全自己,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唯有这样做,我们才有前途和稳操胜券。唯有这样做,才能防止危机,克服困难.渡过艰苦年代。这将是我们的至宝,我们的尊严,我们的财富,我们的希望。

并且通过这一系列的确艰苦的工作,一定会促进我们产生质的飞跃,突破局面,进入流畅的历史长河。

而这又和民主集中制最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后又谈。

5,增置如下部门与机构:

军区参谋部;

装备部;

民族部;

统战部;

缅东北挡案室;

战略研究室;

情报处;

外事处;

社会问题调查委员会;

出版社和图书馆;

开辟一个烈士陵园;

一个露天广场。

目前急迫地需要建立的机构和立即进入筹办的机构,或积极准备今后组建的机构。

让我们整个革命机器,上足了油,在主机带动下,飞快地旋动。与敌人抢时间,抢速度,比质量和数量。并且我们自己互相竞争,促进,协作,创造奇迹吧。

6.从理论上讲,我们党是和最现代的生产力,经济形态紧紧地相结合的,以此才能在历史中主动。毫无疑问,我们要全力做到这一点,要在我们现在所能及的范围内,全面地边从事战争,边提高干部战士,党员群众,民众的文化水平和科学技术水平。问题在于要想尽一切办法。

7.如果我们安于现状,当井底之蛙,盲目自满或满足于自然状况。耶么势必不能适应新的形势,新的突破,新的变化,新的斗争形式和规模特点。甚至不能适应新的地区和环境。我们这么多年来人为地,事为地,浪费的物质,精神之种种,是一种综合性的主体的,几何率的浪费。它无所不包含。假若有一个巨手把这滥用了的全部力量集中起来用于一点,那么地球都会被掘通一洞的。(睹气话)

我不由要疾呼:反对浪费!杜绝滥用!不要积重难返!

莱茵7月31日、8月1日于邦桑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