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ypyNOctc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历史的主动性

作者:裤脚兵

历史的主动性 

各种现象的汇合,引起人们许多思考。

一、缅甸革命已面临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缅甸近代史的发展崎岖不平,革命的命运屡遭暗厄。从三十年代起,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和全国进步力量,和各个民族,为社会的解放,付出的代价是空前的。在四八年开始的国内战争,有几个激烈的阶段,为了坚持这条路线(即武装夺取政权)我们党付出了最高领袖的牺牲代价。而只在六八年以来的十年之后,缅东北的武装斗争才真正成为稳固意义。这一地区是缅共的创举。(当然也有国际形势的促成因素)战争持续了三十余年,普遍感觉动荡,混乱和迷茫。作为敌方,军人独裁政权这一怪物已到了穷途暮日。社会的不安即是历史的不安,战争终于要以人的主观愿望向和平转变.这个转变实质上已经开始,“一种形式”和“一条道路”的努力发展到了最最困难最最艰巨的关口,也就是突破和变异的关口。战争的道路东撞西撞,到了似乎是走不通的时候,也就是将要走通了。国内和平会意外来到,从表面上看,是战争的中止,实质是战争的继续。战争的另一种形式的延伸和深化。历史学是一门科学。战争的历史无疑也是一门科学。中国抗日战争八年,解放战争三年,土地革命战争十年;美国的独立战争七年……,处在世界各种势力的潮流之中的缅甸也不会回避向它呈现出来的规律的。换句话说,缅甸国内战争的规律,也不会容许再继续延长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这还不仅仅是普遍的情绪和社会压力所能表现的,而是做为战争(革命战争如此,反革命战争也如此)本身具有的规律决定的。战争的顶峰则是和平。这是常识。

二、社会帝国主义的战争扩张政策和东南亚战争危机对缅甸形势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在拉丁美洲,非洲,中东,印支,新的战争都来自社会帝国主义的极端反动的霸权政策。毫无疑问,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农业经济有极大潜力的缅甸是在这种险恶的政策之中的。我们无法躲避这种强权野心的阴影。在充满意外事变的当今世界,对每一个国家,民族,对每一个负有责任的政党的考验都是严峻的,急迫的。毫无疑义,如果社会帝国主义的霸权政策在缅甸实行,也就是说。它直接威胁到缅甸的话,那么,全体缅甸人就将沦为二等公民!民族的存在高于一切。国家主权和国家自然资源神圣不可侵犯,民族的利益必须高于阶级的利益,问题在于正确地分析复杂多变的形势。

三、缅东北是缅共力量的再积累。缅东北的发展(存在)实质上是对勃固原中央路线的否定。对于这一点决不是三两轻言所能阐述的。这个历史意义极为重大。可以说也是政党的历史的转折。空前规模的国内战争正是从这里引起的。新的局面也业已打开,而一旦打开了,它就必须继续下去,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我党进入佤邦,经营缅东北,使这一地区成了革命的总策源地。很明显,在一个相当的时期内,如无重大事变,仅仅保存现状,敌人也吃不掉东北。东北如此顽强地存在下来,这就是我们的发言权。我们的力量已在国内产生极大的影响。目前已到了这样一个重要关头,即我们在这个基点上,充分发挥历史的主动性,将大大加速缅甸革命的进程。历史的规律是不可抗御的,革命历史的规律也是不可抗御的。然而革命本身则是创造,革命党的一切活动都是循客观规律而进行的历史的刨造。起飞的时机已经到了。我们应充满信心地实行变异和跃进.而决不应该傍徨犹豫。

四、我们必须以新的角度严肃审视自己,总结自己,检讨运动本身。事实已证明,我们现行的一些政策.我们赖以从事运动的理论,思想观点,都已逐步与日益丰富的社会实践发生差异,或落在实践的后面。我们的实践的日益深化和突破,迫切需要以理论来说明。而原有的旧的理论却不足以阐述实践本身了。历史实践的突破.必须引起理论的突破,这种突破是原传统理论的延伸,深化,派生,变异,或者带有某些否定。这当然也是可以解释为尤其是革命运动时期的正常现象。理论的突破本身则是从精神上对历史采取主动姿态。仅仅从缅东北十年来看,我们多么有必要回顾历史,全面考察我们的一系列理论,思想,观点和由此引起的政策,路线,方针,办法等等;从哲学的观点来看,某种理论的创立,和依据,往往表现为对实践的局限和束缚。尤其是政策,一经制定,就意味着可能走向反面。对于的确已不符合社会实践的精神产物.我们应毫不惋惜它的过时和消逝。而且这种精神产物一旦完全失去在的条件(物质的实践的条件)便会即刻之间土崩瓦解。问题在于我们应发动全党广开言路,提倡议论自由,倾听群众呼声,对于“精神产物”进行分析,批判,并决定舍取,完善与改进。必须注意的是,我们有些政治口头语口号.风行的观点,时髦的偏见往往被一些自诩为懂得了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原则性者”作为棒子和帽子,还有鞭子!这些同志,不管他们主观愿望如何,他们往往以鸣鞭为业,以教条主义坑害革命,以宗派主义分裂运动,以主观主义压制同志,这种现象必须加以肃清。须知,革命运动最根本的力量在于实践着的千百万群众,最后决定历史进步的,决定革命(包括战争)胜负的因素在于群众。我们要作为革命的向导和指挥员。则必须在革命内部纠正这一类同志的坏作风,没有这样一个可称作为整风运动的思想的大解放,大革命。我们就不能分清良莠,坚持原则,就不能有效地指导革命向前。“观点的惰力”阻碍着我们,使我们被动,被约束。这一现象被许多人感觉到,那么,就不管突破不突破,事实上我们革命的精神已经开始了崭新的变化,这是思想革命。

五.我党对缅甸民族,对缅甸社会的进步和革命负有极其重大的责任。在目前形势下,我认为应动员全党动员我们全部力量,不遗余力地壮大自己,全面地加强自己,采取各种方法,形式充实自己.进而真正做到以武装斗争为主要斗争形式,结合其它斗争形式;党的路线应为:争取时间,把稳时机,以最快速度壮大力量,向全国人民及各阶层发出和平呼吁和民族社会,国家复兴进步的呼吁,争取早日停止国内战争,进入新的斗争阶段,采取新的斗争形式,以逐步实现人民民主,民族自治,社会公正,进而进行国家改革。

其它斗争形式是对武装斗争形式的丰富,补充,充实,辅助,甚至是向胜利转化的必不可少的手段。

那么,我们现有的野战师旅应以最快速度,实现正规化和在最短时问建立一支全缅甸,甚至东南亚半岛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将很大地引进外援)采取建军,党务,(建党)政权建设的一系列重大措施,大批地加紧培养各方面的领导人才和技术人才,早日形成自我体系。即符合我们在三年之内完成缅甸具体实践的革命理论,革命实践,革命体制与形式的体系。

以此全面进入缅甸社会,与执政集团对话,扩大我党影响,争取最广泛人民,群众和社会舆论。

召回被错误路线排斥的大批八才和干部,造成党的复兴团结和壮大。

统一战线:民族民主团结阵线。

我们所要建立的国家政权性质:人民民主政权,即人民民主专政国家体制:人民民主共和国联盟,或联邦共和国,符合缅甸社会特征和历史传统。民族自治在多民族国家具有突出意义。国体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极大的差异,更不同于柬埔寨。

——缅甸革命越是具备与别的国家的革命不同的特征和特点,接近胜利则越近,越有成功之可能,缅甸革命的成功将与目前我们一般人所想象的可能是两码事,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转移的,革命不能预成,革命的未来只能预计。

六.革命形式的丰富,改变和突破,仍然保持了我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性质,仍然保持了我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学说基本原则的立场,也仍然保持了我国革命的人民民主性质。这无疑将是我党一九四八年以来历史性质的飞跃。我国革命将别开生面,呈现生动的场面和规模。

总之,我们将痛快地结束一个时期而开始另一个时期.这个新的时期充满新的课题,新的困难和艰辛,但我们必须迎接它。它是令人神往的。

我认为,革命是使用暴力的。这个重要的原则是符合我国阶级斗争和革命运动的客观实际的。三十余年来,我党正是走着这条光荣而又艰苦的道路,在今后的一段时期内革命的暴力手段对于我们也依然是如同生命一样宝贵的。然而革命的更大范围和更多的形式却是非暴力的,非战争的,否认或者拒绝使用暴力以外的手段和形式进行革命运动的,不是完全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全面意义的共产主义政党。单纯的极端的暴力可能不但不会推动革命,反而有可能毁坏革命,不利于争取大多数各阶层人民群众,而使自己处于孤立。

国际斗争的形势,尤其是反霸的世界潮流和社会帝国主义新的霸权战略和战争政策的严重危险,正在向我们提出刻不容缓的严酷问题。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切勿迟疑!!切勿傍徨!一切有思想,有分析能力,有独立思维头脑的革命者,一切共产党员必须密切地注视着历史的动态,无产阶级政党的全部任务在于它的历史作用,它决不回避一切现实,它必须时刻常常地掌握历史的主动性,在历史潮流前面表现泰然自若,从容从容不迫,灵活主动,坚定,沉着。

八月、九月

一九七八年八月,雨季。某夜与小柏(洪森,警卫营副营长),小尹(义忠,军区保卫处干事),赵玉波(军区保卫处处长,罗先旧部)的谈话整理。这次谈话对我来说极为重要。以上为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和原则。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