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82bnXtd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缅共往事

作者:耶博泰

今晚又是不眠夜,闲来无事又想起了幼年时候的一些经历。在我的记忆深处,它们就像一张张残缺的片段,想忘记却又挥之不去,想记起,却又没什么头绪……

在我四岁以前我母亲像个乞丐一样拉扯着我哥和我东奔西走,我们没有家,我们要去哪?母亲告诉我们的答案是"要去找爸爸",可我从出生后就几乎没见过爸爸,幼小的我们也同样会在心底问,爸爸在哪儿呀?

终于有那么一天,母亲带着我们出发了,不知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几天几夜的汽车。我们来到了一个崇山环抱的小山村,这是个只有几十户茅草房的小山村,村民的穿着和国内很不一样,无论男女老少,大冬天的还喜欢穿"裙子"显得滑稽而搞笑。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解放军叔叔",他一身深绿色的军装,军帽上的五角星像鲜血一样红。他说他是我爸爸的战友,我爸爸随部队去前线打仗去了。他先帮我们安顿在营房,好简陋的营房呀!而且没有电,只能点煤油灯,真让人大失所望。不过很快就有东西吸引了我哥和我的眼球,好多枪呀!冲锋枪、半自动、卡宾枪、重机枪、高射机枪还有枪口放着像炸弹一样东西的我不知道的武器(多年以后自己才知道那叫RPG,但他们用的已经是中国生产的改进型了)。这里有好多的军人呀!大部份军人都不像中国人,有一些年纪都超过五十岁了吧?等等,这是解放军吗?电影里的解放军可威风了,住的营房都很好呀!有军车,而且年轻有为,一看就是很能打仗的,在国内都说解放军打败了美帝和苏修。可这里的解放军怎么都懒懒散散的除了年纪老的还见到了年纪小的,那几个比我哥大几岁但也才十岁左右吧!他们也是解放军吗?怎么都穿军装呢?其中一个还背着冲锋枪呢。简直就像几十年前井冈山上的红军嘛。很快就有人告诉我,我们已经出国了。

那时的我当然是不可能搞明白的,多年以后的我已经可以大致介绍出来了。那个地方叫BW,位于缅甸克钦邦中缅边境线缅方一侧,周围都是高山峡谷背靠中国这边仅几公里远就有集市,方便后勤补给且易守难攻。在缅甸共产党解体以前它是缅共101军区的总部基地,101军区司令员则孔丁英,缅甸克钦茶山族,1969年以前他们还是缅甸克钦独立军的部队,后因矛盾激化他和战友族人转而投靠了刚获得中国大力支持的缅甸共产党。缅共的吃、穿、武器装备全来自中共的无偿援助,101军区也不例外,在中缅边境老百姓都叫他们缅共人民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101军区控制着克钦邦境内恩梅开江以东、中印公路以北的地区。我们来到此地一下子就变成了军人家属,部队领导按人口分给我们所需的食物,后来还专门安排人员给我们单独盖了间茅屋。几天后我爸爸随部队从前线回来了,当地百姓也和我母亲一样都在焦急等待着这一刻。后来的场景只记得我母亲掉了很多眼泪,而我爸爸好年轻、好帅,他真的是我们找了几年的爸爸吗?

几天来大家都在谈刚刚打完的这场战斗,那是缅军在bw河和恩梅开江交汇处设立的一个基地。缅军有一个营守在江边,这次军区准备充分,只派了一个营前去进攻还把缅军打得毫无还手能力。迫击炮和火箭弹发挥了很大作用,居高临下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伤亡。缅军家属居住的房子也被人民军烧光了,两边参战的官兵都能听到女人和孩子的哭嚎声……由于缅军军营有碉堡,不易攻克,此地还有二战前英国人修的公路直通省会密支那,缅军驱车半天就能赶到。而缅共人民军从此地到BW之间都是高山峡谷,无公路,后勤补给只能靠骡马,步行都要两天,打下来也守不住。因此前线指挥官见好就收,主动撤离了战场,缅军估计死伤几十个,而人民军只有轻伤员。短时间内这个基地的缅军已经不会再对军区总部构成太大威胁,达到了作战目的。

我爸爸所在的连队全是中国人,来自好几个省。七十年代中国过来参加缅共的裤脚兵在这个军区只有少数几个,都是缅共中央从缅甸掸邦根据地调派过来的,在军区任领导。这个汉族连大部分都是八十年代国内的问题青年组成的,他们要么人生观、世界观有问题,要么在国内无法立足不得已来到此地。某人来自贵阳,父母是机关干部,他被分在国企工作,因嫌工作无聊,后听说这边可参军打仗,就跑到此地。某人是云南某县人,一天上街与人打架,犯了命案,逃到此地,因这边参军没有政审,他就潜伏了下来…1989年国内发生了一件大事,在天安门广场一场坦克与肌肉互博的斗争中,中国的大学生从此失了魂。其中一个北京某名牌大学的学生改名换姓逃到次地参军入伍。他见识非凡、还懂英语,为人却很低调和善,无论是军区领导还是普通百姓都喜欢和他聊天。在那段时间里边境线已被中国武警严加盘查,凡是疑似学生的都会被带回去,但整个军区都没人问过他的过去。他经常会带花生糖给我吃,那是我对花生糖最美好的回忆。缅共解体后他去了金三角,很多年后听说他辗转去到了泰国,希望他一切安好。

有一个连队全部都是佤族人,听说是缅共中央从掸邦派来支援101军区的。101军区有几千兵力,大部分在中印公路沿线,BW总部也有近千人,一个连的佤族兵能支援啥?有次部队杀猪,佤族兵直接对着杀猪口喝喷出来的猪血,那场景不仅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人被震撼了,就连那些世世代代居住在大山里的克钦人也被吓到了,连连说佩服。有一个连队大部分是缅族,还有一些其它民族参杂着。它们的构成很复杂,除少部分是缅甸马列的追随者外,有些就是战场抓来的缅军俘虏了,因不愿再回去当缅军就入了缅共。还有几个是缅甸的大学生,1988年8月8号在那场震惊世界的仰光街头游行中有超过三千多缅甸学生和平民被缅军射杀,他们在惊慌中逃到了这里。其它的部队就是以克钦人为主力的部队了,在这个军人比百姓还多十倍的地方,来自天南海北,不同种族、不同语言的人们能长期相处直到缅共结束,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缅共101军区成立二十周年庆的赠匾

缅共人民军高射机枪手

在BW的那段时间虽然短暂但却是快乐的,因为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食物,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过寄人篱下的日子了。在这里虽然物质生活贫乏,然而几乎所有人的精神生活都是快乐的。在没有战事的日子里,上至军区司令下到普通百姓他们的地位都是平等的。官员并没有官员的架子,百姓也没有畏惧和卑微。大家一起干活、一起做饭、一起娱乐、没有政治斗争……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和谐,大多数人都觉得共产主义或许真的有可能实现。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最后的这几年对于很多人来说实际上是很难熬的,共产主义国家几乎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即使是实行改革开放近十年的中国也不是那么好过。中共对缅共的支援在这几年也开始大量减少。在中共对缅共进行的长达二十年援助的时间里,无论中方还是缅方都觉得缅共是扶不起的阿斗,缅甸特殊的国情以及地缘战略都表明继续支援缅共并无多大的益处,反而会成西方国家反对中共、颠覆中共的理由。八十年代间对缅共断断续续的支援更像是为了完成红一代当年的承诺。当华约解体,一直以来充当第三世界国家老大的中共也没有必要继续打肿脸充胖子,过河拆桥、独善其身,尽早断了和某些国家反对派不清不楚的关系才是当下最好的选择。缅甸自二战后独立,一直以来面对两大难题:一是少数民族独立运动;二是一心要推翻缅甸军人政权建立红色政权的缅共反对派。第一个问题一直持续至今无法解决,第二个问题随着缅共解体貌似已经解决,然而九十年代以昂山素季为代表的亲西方民主反对派的崛起使得这个国家任然动荡不安。缅军头目妄想一统天下,却从不正视自己狭隘的大缅族主义和贪腐问题。即使进入二十一世纪,缅甸的内战恐怕还会断断续续地持续很长的时间。

虽然军人和家属还能得到中国来的粮食,然而普通百姓就没那么幸运了。在高山地区种的旱谷显然是远远无法满足数万百姓的温饱问题的,101军区开始向缅共总部学习种植罂粟。这几乎是八十年代后期缅共以及其它缅甸少数民族武装解决温饱和经费问题的唯一选择。考虑到和中共的关系,种植地区都在远离边境和公路沿线的大山深处,部队派专人负责管理抽税。

和平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1989年眼见缅共逐渐势微,缅军北部军区开始打算给缅共101军区致命一击。缅军抽调数个营的精锐部队共计六百多人从密支那附近的歪莫镇区沿中印公路向东力图一举占领中缅边境战略要地甘拜地。缅军开始进展顺利,一路占领了昔董、文莫、新寨等重要地区兵锋直指甘拜地。战区一带的缅甸百姓有组织的全部撤往中国境内的傈僳山寨黑泥塘躲避战事。甘拜地海拔两千多米,位于海拔三千多米的中缅边境界山尖高山半山腰的位置,可谓易守难攻。军区主要领导都从BW赶到了甘拜地前线,缅军偶尔还会派飞机飞临前线投弹,对于能否守住甘拜地,当时都没什么把握。一天夜里,一位勇敢的克钦族军官独自一人悄无声息的成功炸毁缅军前线的弹药库。消息传来士气大震,前线战局立刻扭转,开始转守为攻。中印公路南线是克钦独立军的地盘,他们也派出小股部队对缅军进行骚扰。缅军终于节节败退。此战是缅共101军区对缅政府军的最后一战,确保了中印公路甘拜地至密支那沿线随后十多年的和平。

然而局部的胜利并不能改变整体战略上的失败。缅军情报部门开始从缅共内部分化瓦解,并成功实施了缅共东北军区司令彭家声部从缅共的脱离,随后缅共中央根据地一分为三:先后成立了掸邦第一、第二、第四特区。在走投无路下,缅共中央领导从中国境内转入缅共101军区总部BW,试图挽回最后的希望。变化来得那么快,整个军区上下都处于盲目的状态,如何"伺候"中央领导?如何安抚军心、民心?是否还要继续缅共革命的道路?于是大会、小会持续了一个多月,以军区副司令泽龙为代表的多数人认为缅共的失败已成定局,101军区远离兄弟部队,根据地太小、人口少、军力弱,一旦中国断了援助军队都得饿死与缅政府商量和谈势在必行,如何保证今后的生存才是重点。最终缅共领导被礼送出境,历经四十余年风雨的缅甸共产党在101军区划上了句号。除克钦族官兵外,其它民族的官兵都在考虑今后的出路问题。有的选择前往金三角,新成立的掸邦几个特区的领导都会收留原缅共的同志,在那边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有的选择退伍从农或从商;还有的选择继续留下在新成立的特区生存;我们选择了回到国内,开始新的生活。不久一个名为缅甸克钦邦第一特区的政府在原缅共101军区的地盘上成立了,它的英文简称NDAK。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