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JRXmhTHV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断魂金三角 11

作者:孙育鼎

棚寮外

晨曦初露,段希文和高德修一同走出屋外。

真凉。高德修打了一个寒颤。

佤族汉子被押来了。

他预感到了什么事将要发生……

佤族汉子从他身边走过,“呸”地啐了他一口,没说什么,只下意识扫了他一眼,他读懂了,这一眼意味深长,内涵无穷。

他心里隐隐作痛,一种失落感袭上心间。他背对佤汉,朝树丛撒了一泡憋得太久太久的积尿。

四周,燃起了火堆。

佤族汉子被五花大绑捆在人头桩上。

灼热的火焰似乎吞噬着佤汉,也扑向他。

段希文走过来,拍拍高德修的肩,递给他一支左轮,给他一发子弹。段希文知道,他是神枪手。

让他杀佤汉!

段希文:“高兄,你好多年没玩枪了,今天让我们开开眼界。”

他接过了枪……

段希文:“你投奔丛林,是为了效忠‘党国’,那好,开枪吧!”

佤汉盯着他,那是鼓励、期待。

残兵也死死盯着他,按着手中的机枪。

佤汉暴怒了:“你妈的,咋还不开枪?杂种,把活做得漂亮一点。”

他闭着眼,扣动了扳机……

他不杀佤汉,他们也会杀的。他心绞痛……

段希文捧上一套将军服,一把短枪,叫人端来了两杯红色酒。

段希文:“让我敬你一杯,以后,你就是中校宣慰官兼我的副官了。”

高:“为段兄肝胆相照,我高某就是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段希文:“高兄,你久经沙场,身经百战,以后,帮我一把;还有,筹措经费之事,也全靠你了;有道是,皇帝不差饿兵,没粮,这支队伍拢不住。”

高德修:“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营地

高德修上任了。

他去各地视查残部状况。

残兵们住得十分分散。

阳光下,几个老兵脱去上衣,瞪着没有光泽的眼睛仔细翻寻虱子,上身肋骨凸现;几个青壮年士兵一边用美女图案的扑克牌、色子赌钱,一边用刺刀刮着胡须,他们为一角毛票大声咒骂、争执;

一些士兵煮着野菜;

几个中年士兵,则躲在丛林深处窃窃低语,传看空飘传单;

马厩中,更有胆大妄为者,正用半导体偷听大陆的电台广播;

林边,有一间鹤立鸡群的竹楼,一个战死了丈夫的团长太太,正送系着裤带的嫖客下楼,她乳房半裸,“再来啊……”

楼下木柱上缚着一个士兵,这是开小差被抓回来的。明天,他就会被队前示众然后处死。

高组织起一帮政工人员,分赴各地进行宣慰工作。

他又指挥着,成功地截获了一伙潜入缅甸购买毒品的团伙,夺取大捆大捆的钞票。他派出筹粮队去泰国,驮回一批粮食。

 

金三角腹地

他甚至进入金三角腹地,找到毒枭罗兴汉,让他筹集一笔巨大的军饷。

罗兴汉脱颖而出,成了“鸦片将军”,他陪高参观毒品加工厂;一路上,戒备森严,足见这里是个独立王国。

罗兴汉:“我们现在生产‘二号’海洛因了,有商标,盈利多了些,‘双狮踏地球’是名牌产品。”

高:“你拿一百万美元吧。”

罗兴汉:“这么多,胃口不小。”

高:“对于你,还不是牛身上拔根毛;没办法,欠债太多,我还要替弟兄们都娶上媳妇筹款呢。算借吧。”

罗兴汉:“说到这份上,我掏,加二十万,他们都该有个家。”

高:“你的生意红火吧?”

罗兴汉:“屁,今天这个剿,明天那个炸,不得安生!好在这里偏远,山高林密,我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钱嘛,让那些二道三道甚至十几道贩子赚了去。我十斤鸦片提炼一斤‘二号’,值一万,人家拿到香港、台湾、哥伦比亚,就变成一百万!金三角年产500吨,富的是外国佬。”

高德修:“你也是老外……”

罗兴汉:“不,我是缅甸国籍,……哦,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从那边过来的人说,中缅两国开始勘界了,这会对你们不利的……”

 

江拉

指挥所驻地。

段希文递给高德修一叠材料:“这是情报人员从那边搞来的,你看看,好确定我们下步的行动。”

一堆《边疆日报》、文件、工作总结等。

他随手翻翻,有张报刊登了被劫营业所女英雄的照片和事迹报道,叫什么“惠”的营业员还被送到苏联治伤;他在一张报上停住了目光,报上报道了中缅两国政府决定联合勘界的消息。

这情况太重要了。

段希文:“一张报,我们给价20元哩。”

高德修从沉思中回复过来:“情况对我们有利有害。”

段希文大张着嘴。

高:“勘定边界,他们必定出动兵力加以保护,边境上,各种武装势力太多,情况太复杂,肯定遇阻,我们可以钻空搞他们一下以扩大影响;不利的是,共军可以名正言顺开进缅甸围剿我们,而我们队伍不稳,战斗力……,这样吧,你领一部人马先到泰国,把家属尽可能带去,以保存实力;我这匹老马,领一部人马继续窜扰。”

段希文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没看错,你是个将才。”

 

荒草坡上

指挥所外,高名正言顺叫唤伙夫。

士兵告诉他:老倌打闷头摆子,被扔在山腰上,还有口气。

 

营地

高德修又为大批士兵成家操心,让他们与当地傣、克钦族和华侨通婚,经济上资助,使他们也能享受天伦之乐。九山十八寨,天天可以听到鞭炮声……

他派伙夫去执行侦察任务,当着几个头目,他胸有成竹:“你上年纪,不易暴露,潜到边境搞清勘界情况。”

他给了伙夫一把短枪,又摸出把子弹,一粒粒数给他,其中一粒,做了一个暗示动作。

 

营地。丛林

丛林上空,飘来几个硕大气球,到达预定经纬度,气球自爆,纸片像雪花般飘撒下来。

士兵们纷纷拾捡。

特写:《回归证》。

有人念道:“凭证投诚者保证生命安全,保护财产。”

背面,有奖励细则,携枪者奖XX元,手榴弹X元……

从中国那边,又涌来大批妇女、儿童、老人,在丛林中不断呼唤:

“水生,我是你老婆,回家吧”;

“儿哪,你出来,娘想见你”;

“爹爹,我是……”

一些民族土司头人武装纷纷回国。

不断有士兵携枪回国投诚。

 

莽原

高德修召集了队伍,没作任何动员讲话,就出发了。

这支年龄老化,亦兵亦匪的队伍悄悄行进在田野、山岗、丛林;高副官走在队伍中,显出威严雄壮的气度。

荆棘,狰狞的枝丫。

高德修沉着、坚毅、平静……

子夜,他们进入了空谷。

 

空谷。一个未定国界的地方

曙色熹微,残部从短暂的梦中惊醒:

二颗灼亮的信号弹升上天空。

轰隆、轰隆,炮弹像暴风雨般铺天盖地倾泻而来。

紧接着,机枪、冲锋枪象蝗虫般扫射而来。

残部们还没醒悟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有人掉了脑袋;空谷里,尸首血肉模糊,横七竖八;侥幸活着的,则鬼哭狼嚎,抱头鼠窜,那还顾得上还击,到处寻觅藏身之处……

硝烟弥漫,长着低矮树林的谷地霎时变成一堆焦土。

沉重的伏击!

对方等候多时了……

烧焦的草冒着淡淡的烟雾,被炮火炸灼的树干,火苗一闪一跳。

|3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