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jucSuYk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浪

作者:裤脚兵

一九七三年三月下旬,8旅在完成解放那威,占领班窑的战斗以后,对北佤重镇班龙地区发动了新的攻势。由于敌军在此守备严密,我军付出重大代价,而无法继续使战斗进展。三月二十四日的达鲁坝(大绿坝)攻坚战尤为惨烈。下面是最近501营付营长岩恩对当时战斗回忆的一些情景:(岩恩同志当时任501营5连连长)

那天战斗从早上打到夜晚,非常残酷。在我这个方面,仅有十二名英勇战士,五连的一个加强班,我率领攻上阵地。由于敌众我寡,加之敌在前沿阵地安设大量拉雷和地雷,造成我方大量伤亡。岩利付教导员(现营盘区委书记)和岩克龙营长(现768旅付旅长)就是在那次战斗中踩雷负伤的。战斗打响不久,进攻受挫,就有点陷入混乱。

与我们正面对峙的敌军共有七十人。双方在就近交火,异常残酷。我们已有伤亡,无法向敌军实施突击,而敌军却组织反冲击,在达鲁坝这个坡度平缓的光坡坡上,枪战持续了很久。我们英勇顽强向敌人射击,并巩固占领的阵地向前渐渐推进。有一次敌军向我们涌来,企图一下子歼灭我们。我们奋起反击。由于距离太近,发生了肉搏。有一个敌人冲到我的警卫员跟前,扼住他的喉咙。我上前用手枪抵着敌人的脑门把他击毙。敌我顿时混战在一起。敌人叫,我们吼。发出恐怖的呐喊。枪声由于太近,显得震荡和沉闷。那情况太危险了。有的射击,有的子弹打完,根本来不及换弹夹就用武器互相撞击,用手榴弹砸。有的和敌人滚在一起,来不及思考,连反应都是突然其来的。没有疲惫,没有思想,没有自身的安危,只有强烈的感受,“不活则死”。疯狂的近似于盲目的厮杀和狂叫!我不知道这个混战最终是怎么结束的。我也负了伤。我们的人牺牲五人,其他六人负重伤或轻伤,只有我的警卫员没有着。身边是敌军的尸体,我们人的尸体。敌人的伤员我们的伤员——也就是我们自己。

发狂了的敌人他们丢下三四十具尸体和伤员,终于奔命了。他们在主阵地上汇集,连死带伤开小差,只剩下二十余人。在那里向我们射击。但我们全然不顾这盲目的射击。在这个曾经发生酷战的坡上爬来爬去,互相包扎,或自己包扎。查看自己的烈士,搜集敌人的武器弹药,共十二支枪支武器。战场上全是鲜血!硝烟未散,在激战和肉搏中失去生命的敌我双方的人员,脸容变异可怖,体形倦曲,乱七八糟堆在一起。那些垂死的躯体像生蛆一般蠕动和抽动。那些皮肉开绽,血浆四溅的尸体发出尚新鲜的气味,灰土,泥土上浸透了血液。枪支弹包像是泡在血里一样。血淋淋的。敌人的伤员在呻吟,他们有的半睁开眼看我们,有的倦伏在尸体堆下面。这呻吟声由轻而重,由微到响。在颤抖中夹着突然地大吼,嚎哭,诅咒,和含混不清的短语,浑浊的,摇的,遥远的,近迫的,交流融合,后来竟汇成一股绝望的,令人毛骨耸然的声浪。

我很沉静,忍着伤疼。关照着伤员并不时向敌人还击。这时自己人和自己人之间语言已经成了最多余的了。在又一次突然的双方对射之后,一切又平静下来。我爬到敌人的伤员跟前,问他“你有烟吗?”(缅语)他看看我,挣扎着掏出几支筒筒烟,我咬在唇间,用牙轻轻咬住,点燃火,猛猛地吸了一口。啊,太美了!我又向另一个敌伤员爬去。他的水壶有水。但他伤势重,不敢喝。我取了水壶,仰脖痛饮!有的敌人伤员很恐怖。有一个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块女人用的红手绢,一张女人的相片。是他的情妇呢?还是他的妻子呢?或是他的姐妹呢?我想他的意思大概是请我们有恻隐之心,不要杀了他。我向他点了点头。他痛苦地长叹一声,茫然地静躺着。

令人绝望的声浪里短短的平静之后,(这平静是被枪战压抑的)复又响起。我内心感到悚然了……

几经枪战,整个大战场上沉寂了。我们几个挣扎着往回走下阵地,找到了部队。部队不久就上到阵地。我已身不由己,疲惫不堪。这战斗中我们十二个人对付敌人七十人。敌只逃脱十余名,其余全被击毙,击伤或俘虏。

部队全部占领阵地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夜幕统治了一切。

又:上前在混乱中,我们撤下阵地。竟把排长岩龙来忘在阵地上。他的下巴被打烂,舌头打断,牙床已碎。整个头部相形失真。我们撤下阵地不久,敌人回到这一带,拉他们的伤员和捡武器,排长岩龙来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见到敌人,马上闭眼装死。敌人发现岩龙来准备补枪,踢了他一脚。他装死,又踢了一脚,也没动静,敌军低咕一阵离开了阵地。排长岩龙来挣扎起来,竭尽全力,包扎自己的下巴头部。终于力不支身,又倒在尸体堆中。后来部队上来了,他支起身,取下红星军帽向部队致意。有人在昏暗中发现一个人,以为是敌人,大叫:“这里还有一个敌人!”我赶紧过来看,我也大叫起来“这是——什么敌人呀!是排长岩龙来!!”同志们一起涌上来,把排长从血泊中抱起……

时隔五年了。但这个酷战的场面一回想起,仍历历在目。我一生都不会忘却这个惨烈的战斗。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赴十二旅在苗子山主峰及二号阵地观察过达鲁坝,浓雾弥漫,偶尔又瞥见敌方控制的达鲁坝地带全貌)

一九七八年七月十九日于那乐501营,七月二十一日于广洪整理503营12:40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