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da7x6zH6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勐古之夜 2

作者:傅衍鲲

辛欣经理接任李正奇的职务,担任了董事长。妻子儿女也从九谷接来南邓,与他一起生活,再也不用充当人质在李正奇的枪口下度岁月了。辛欣一改过去的低调姿态,模仿李正奇组建了卫队,变得神气活现。身份地位高了,从此不再与我们直接交谈,改由他的秘书向我们下达指令。

他是翻身了,我的日子却越来越不顺心。我在勐古界河边上捡到的那段牛角竟不翼而飞!我裹了数层纸,压在背包底下,忽然不见了。我喊来小黑询问情况,他摇头不知。从各种迹象看来,我的背包被人翻动过。数日后,我去芒市办事,在澜沧江边,迎面驶来一辆往茶场送牛骨的载重卡车,躲闪不及,我的车头被撞毁,挡风玻璃粉碎,我眼明手快,纵身跳入澜沧江,才得以活命,司机却受了重伤。

办厂进入尾声,也进入了最后的攻坚阶段,正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东风”就是枪弹下面的底火。由于中缅两个友好国家之间的协议,中国政府绝不会向缅北割据势力提供任何敏感性的产品。后来,通过我的一位在某厂担任技术工作的亲友,准许参观他们的工厂,观看这项产品的生产过程。像这样的事,辛欣经理不想让别人插手,以免日后被卡脖子。他决定与我一道前往,看一看所需设备,见识一下生产流程。经过慎重考虑,他认为没有风险。这多亏李正奇的“精明”,工厂里有我30%的投资,关系到我的切身利益,才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与我一道去中国某地。

我提出让小黑随同前往,辛欣说:“那样白白浪费一个人的旅费,起不到任何作用。”我便不再坚持己见。出发前,趁辛欣对公司员工嘱咐叮咛的时候,我把小黑叫到车窗前,对他说:“你知道辛董事长为什么要将你留下吗?”他说:“不知道!”

我郑重地对他讲:“辛欣去中国内地,心里不够底,他要将你扣为人质,万一他遇到什么风险,就拿你开刀!再一个原因,就是要从你的嘴里,进一步摸清我的底细。所以,我嘱咐你三件事:第一不得酗酒,第二不得贪财,第三不得贪色。”对我的“约法三章”,小黑指天划地,信誓旦旦。

辛欣之前曾在一家机械厂做技术工作,参观时一看便通,熟记于心,并顺手捏了三五粒产品,作为日后生产的标准和规格。就在这时,他接到南邓的一个紧急电话便匆忙回去。我是坐火车,中途又回家看望了妻子儿女,所以晚到了数日。我正在芒市边防检查站办理边境手续,背后有人招呼我,待我接了通行证转过身来,一看竟是辛欣公司的炊事员老刘。他把我叫到一边,紧张地说:“幸亏碰到我过境买东西,如果贸然回去,你就没命了!”

我问:“为什么?”他说:“跟你的那个小黑,被人收买,有人答应送给他一辆日本进口的中型载客车,让他经营客运,他便将你全部供出。”我说:“他能供出什么?”

老刘说:“你的籍贯,你的家世,你的亲人,并怀疑你是公安部门派遣的。”他接着说:“其实,小黑早就是辛董事长的人了。在你们出发之前,有一天,我给客人送饭的时候,小黑把一段牛角交给了那位胖大魁梧的客人,说是找了好长时间才从你的背包里找到的!辛经理随手递给小黑厚厚的一叠钱,既是嘱咐小黑,更是警告我说‘谁敢走漏风声,我割他的头’!所以我一直没敢告诉你。我是信佛的人,今天再不说,就有罪了!因为,他们准备用老办法,让你穿‘血裤头’,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问:“什么是‘血裤头’?”他说:“怎么连这你都不知道?这是金三角最残酷的刑罚!首先在你的腰间划一圈黑印,然后沿黑印割下一条条肉皮,但不割断,让肉条下垂,鲜血淋漓,就像穿着一个血色的裤头!他们已将帆布篷搭起,架好了木工用的长凳,专等你到来。他们割一条问一声,直到你招认为止。”

老刘说出了牛角等事,他的话我不能不信。我表示,将来一定要报答他的救命之恩,然后返回昆明。半月后,小黑来到昆明找我。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便被赶了出来。什么“汽车”、“女人”都化为泡影。他痛哭流涕,追悔不已。事已至此,我对他没有任何的抱怨,给了他一点旅费,打发他回家乡去了。其实小黑并不知晓我的什么秘密,惹事的就是那段小小的牛角。刚捡到时候,我还暗自高兴,认为自己破获了一桩大案,为国家立了大功。没想到这段牛角反成祸害,一下子让我损失了30万,而这些钱都是向亲友借的!功败垂成,这让我如何归还欠款?还有,法律部门是重证据的,没有了证据,又未经查实,仅凭怀疑是没有用的,牛角案最终成为我终生抱憾的一件悬案。我在缅北生活达十年之久,跑遍各军阀控制区,唯没有到过坤沙的地盘。对生性爱好冒险和猎奇的我来说,当然是一大憾事。后来终于等来一个机会,就在坤沙集团覆灭前夕,我访问了金三角中心何蒙镇。经一位在缅政府任职又与缅北各军阀有交往的朋友写了一封介绍信,算是有了保票,我就上路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