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sP2URm2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腊戌的和尚庙

作者:傅衍鲲

十五、腊戌的和尚庙

我们每人吃了一盘缅甸炒饭,便开始逛街。老城街道年久失修,街边建筑缺乏缅甸特色。只有一座被称为“印度教堂”的白色楼院非常醒目,与周围建筑迥然不同,有鹤立鸡群之感。称它为“印度教堂”也不恰当,印度寺庙类似佛教,彩绘雕花装饰华丽,而此建筑显然是阿拉伯风格,通体白色端庄素雅,四个小圆顶拱卫一个大圆顶,这是伊斯兰寺院,应属于印度的锡克族宗教机构。

寺院周围旅居的印度人也很多,形成一个印度街区。腊戌商店林立,市面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社会秩序很好。由于政府治理有方,更因为虔诚的宗教信仰,没有小偷,也很少听说抢劫。因发案率很低,偌大一个城市街上几乎看不到警察。

这里远没有西方社会现代化程度高,也没有西方国家生活富足,但是人民过着吃穿不愁的安定生活。那份祥和,那种宁静,那样安适,那片温馨,是用金钱买不来的!也许这种环境更宜于人类的居住。有不少高鼻蓝眼的西方人在这里定居,他们逃离喧嚣、凶杀和色情,选择了近似远古的静谧,选择了慢节奏的悠然自得的生活。

我们离开老城,租车去新区游览,这里是另外一番情景。街道宽阔平直,点缀着奇花异草。路旁房屋不连贯,疏疏朗朗散布着别墅式庭院,显然这里是达官贵人的居住区了。在十字街头的一方,有一座不算太高的山丘,上面耸立着一座宏伟的寺院,门外有两座与之配套的大型“动物雕塑”分列两旁,履行守卫佛寺的职责。它们当然不是狮子,也不是白象,更不像麒麟。它只在头顶中有一只独角,脖颈以下直到腹部有类似蛇那样的浅色肚皮,背脊和四肢都像狮虎之类的猛兽,张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不管是什么,它们的形象能显现寺庙的庄严。

记得在仰光大金塔下,就在金塔路边上,也有这样的神兽雕像,当然比腊戌的要大多了。我们走进庙门,绕山半周方到正殿门口,然后拾级而上,有数十级之高。台阶上方有顶盖,类似颐和园的长廊,只不过此处是斜坡形。正殿中间只有一座释迦牟尼玉雕坐像,更无其他神佛相陪,显得有些孤寂。

庙内既无和尚也无尼姑,只有一位管理人员负责登记来客姓名籍贯并收取“功德钱”。寺院对面恰有一家中国东北人开设的水饺店,饺子是地道的中国北方风味,鲜美可口。听饭店主人说,郊外山上有一座大寺院很值得一游。我们便按照店主人指示的方向寻路前往。

我们向前走,再看那山和山顶的寺院也好像往前走;就像歌曲中所唱的那样:“月亮走我也走……”这样走下去,何时才能到达?还需要再问一下当地居民。腊戌虽是缅甸内地城市,但这里居住的大部分人仍是华人,通行华语,问路非常方便。一位老华侨指引我们一条上山的捷径,穿过一处院落就来到山脚下,然后循盘山路可以直达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坡上一棵高大的菩提树,上悬一木牌,用汉文写着“此树已修炼成仙,非常灵验,有求必应”。

腊戌寺庙正面的金塔,与仰光的大金塔极其相似,只是按比例缩小了规模。其余两面各有一座殿堂,都是刚刚装修,焕然一新,光彩夺目。我和小鲁缓步走向正殿,及至门前便望而却步,两条目露凶光的大狼狗守在门前,让人望而生畏。我还是第一次见寺庙中养狗,“神仙之家”竟然也需要狗来守护,过去我还以为只有二郎神杨戬有一只哮天犬呢!一位胖大魁伟的黑脸和尚闻声走了出来,那副尊容酷似京剧舞台上的花和尚鲁智深,他喝令狼狗闪开一条路让我们过去。当我们走过两个畜生身旁时,它们仍然极不友好地翻着白眼轻蔑地看着我们,原来狗眼就是这样看人的!

黑和尚将我们让进殿堂,就在厚厚的地毯上席地而坐,比沙发还舒服。厅内还有一位更胖更黑的和尚,年岁也稍大些,从他桀骜不驯的样子来看,就是本寺的住持了。他轻轻招呼一声,珠帘响动,走出一位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给我们奉上清凉甘甜的柠檬水。寺庙中“金屋藏娇”,我也是第一次见,此番真是大开了眼界。

殿堂内中央装有空调,案上放着24寸大彩电,靠墙立着冰箱,此外,还有高级音响设备,可以说现代电器应有尽有,和尚生涯胜过王公贵族。既然是庙宇,正面佛龛里供有一尊小型的金佛。老师傅并未招呼我们拜佛,他随手打开录放机,殿堂内飘起了缠缠绵绵的流行歌曲声。我想,照这样发展下去,用不了几年,和尚就可能拥着尼姑跳迪斯科了!年轻一点的黑和尚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里面有游客的签名,还夹着厚厚的百元人民币。我让小鲁拿出两张百元纸币放在里面,但未留下姓名。

黑和尚将我们送出门外,并问我们住何处,他要用车送我们,这时我才注意到正殿旁边的车棚内停放着一辆暗蓝色的豪华轿车,车身上写着xx禅寺,是师傅外出做佛事专用。我谢绝了和尚的盛意,徒步走下山去。下山不必走原路,山的另一面修有台阶,而且是一条直通山下的长廊,既能遮阳又可随时坐下休息。从这里走出去就是腊戌的一条主要街道。

看了下表,时间才下午3点多钟,我们租车直奔我的一位朋友家中。朋友是一位发了财的珠宝商,房舍和院落都很宽大,院子里有修剪整齐的草坪,有名贵的鲜花,有波光闪闪的游泳池,最引人注目的是院内还有三两株伞形的荔枝树,果实累累垂向地面,碧绿的叶子把红色的荔枝映衬得非常鲜艳。

刚刚落座,朋友就指使女仆,去给我们摘了一大盘鲜荔枝,至此方知现摘现吃味道特别好。正如苏东坡写的那样,荔枝很难保鲜,一放就变味。“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其实有什么可笑的,杨贵妃吃的都是变了味的荔枝。受人之托成人之事,我把朋友约到密室,抓紧时间商谈有关事项。至于谈的何事,超出了本文的范围恕不赘述。

我此番来腊戌还有一件事,就是转交一封前缅共人民军作战部长李廷贵将军写给莱冒山驻军司令筱伯目的信。一问珠宝商方知,莱冒山距腊戌40多公里,而且关卡很多,非常不便。于是我在朋友家中给筱伯目挂了一个电话,他答应立即开车前来,与我在亚泰宾馆会面。这样我便不能在此停留时间过长。话已说透,便起身告辞,朋友亲自驾车将我们送回住处。

跑了一整天,身体困乏。简单洗漱之后倚被褥休息,这时竟有人敲起门来。我想,筱伯目来不了这么快,能是谁呢?小鲁将门打开,闯进两个愁容满面的年轻女子。我赶忙欠起身询问她们的来意,坐下来后,年龄稍大的一位向我们介绍了如下情况:

她们本是云南民族学院的学生,利用暑假外出打工,在劳务市场揽活时,由于缺乏社会经验,被人诓骗至此地。一个月来受尽凌辱,至今挣不够路费,学校很快就要开学了,没办法返回昆明。她们进来是要为我们唱歌,10元一首。

看她们那副可怜样子,眼看就要哭出声来,还唱什么歌!即便她们能唱,我们也不忍心去听。小鲁直爽地说,“我们都很累不想听歌。”他随手掏出10元钱,要请她们出去。另一位女学生说,先生即便不想听歌,也要让我们在屋里躲一小会。一楼有几个人昨天找我们唱歌,动手动脚不怀好意。今天又喊我们去,看他们的神态,我们如果去了定是凶多吉少,请二位发善心,千万救救我们。话音未落,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随即进来5个怒气冲冲的黑汉子。二话不说,拉起她们就走。我毫不畏惧地起身将他们喝住,声色俱厉地训斥他们的无礼。在这种地方,谁也难以判定对方是什么人,你不怕他,他反而会怕你,这时他们的气焰稍微收敛一点。其中一人说,早就约好要让她们唱歌。我问他们什么时间约好的?他们七嘴八舌,有的说中午,有的说上午。小鲁对他们说,我们昨天约好了。他们当然不相信,乱嚷成一片,我示意小鲁去叫宾馆的保安来。保安来了,一看到几个黑汉子吓得连门都没敢进,便夹着尾巴逃跑了。这样一来,反而助长了黑汉子们的凶焰,他们晃拳头捋胳膊,大声质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