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3tsGET8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保山

作者:傅衍鲲

十三、保山

在我到过的众多城市中,最难以忘怀的是保山,甚至多次在我的梦境中出现,原因就是它与我的故乡山东聊城有许多相似之处。每当路经此地,都有一种回归的感受。聊城位于山东西部;保山则位于云南西部。聊城是鲁西历史文化名城;保山则是滇西著名城市。聊城古称东昌府;保山则是永昌府。聊城和保山均为地级市。聊城是北方城市,居民的主食是面粉;保山虽在祖国南疆,面食也为当地居民所喜好而且做工精良,其口感不亚于任何北方地区。聊城地处北温带,树木多见白杨、垂柳和古槐;保山虽处于亚热带却少见棕榈,大街小巷杨柳依依,使我这个外乡人倍感亲切。保山近郊板桥镇有一座“文津桥”,桥上建有“文津阁”,雕梁画栋斗拱飞檐,数里外便可以看到琉璃闪光,这使我联想到聊城的光岳楼,文津阁自然比不上光岳楼的宏伟壮观,但同样是古老历史的遗存,不可多得的古建筑。

两地虽有诸多相似但也有显著不同。聊城位于华北大平原南部,千里平畴坦荡如砥;保山地处云贵高原,四周崇山峻岭形成巨大盆地。聊城素有“江北水城”之称,烟波浩淼,大运河穿城而过,东昌湖轻舟荡漾;保山则是绵绵群山层层叠叠如波浪起伏。聊城的冬天银妆素裹冰天雪地;保山的冬天桃李争艳百花盛开。我爱家乡聊城也爱云南保山,相比之下我不愿说出哪一处更好,春兰秋菊各一时之秀也!

保山有一处街心公园,建有巨型九龙雕塑,姿态各异、活龙活现,黄昏时分在夕阳余辉中巨龙金光闪烁光彩照人。我常于此时在街头漫步,在各饮食摊点品尝风味小吃。附近有一家名为“天涯”的餐馆,环境清幽雅致。该店出售绍兴名酒“加饭”和“花雕”,佐以薄荷狗肉清爽可口,入夜后我常一个人当窗独酌,此酒酸甜苦辣俱全,正好品味人生。对面时常有一人,同样是临窗自饮。时间长了,彼此打个招呼举杯致意。一天我提议两桌合为一处共话古今,他欣然同意。这样一来,我们便不必“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少了些凄清味,多了点温馨感,同在天涯,“相逢何必曾相识”!

此君广东番禺人,有一个颇具艺术特色的名字:梁霄;谐音:良宵也。60上下年纪,肤色黑黄,面颊清瘦,一副病态。昔年曾为西安交大船舶设计专业高材生,1957年打成右派“发配”来云南,在某农场管制劳动多年。因此流落异乡始终未归,至今仍是孑然一身。此人能做一手地道的广东烧腊,自己没本钱开业,便在各饭店帮厨,虽不至于饿肚,也没法摆脱穷困潦倒的苦况。他有老母与胞妹住在香港,也曾结过婚,右派加冕后老婆跟一个洋鬼子跑往英国去了。

时间长了,我与梁兄便彼此以朋友相待,谈天论地颇不寂寞。一天他邀请我去他的住处小酌,我生性好奇慨然前往。梁霄租房一间,一个人住绰绰有余。一桌一床一椅陈设极为简陋,墙上草书名联“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恰为居室写照。梁兄生活贫困,饭菜也从简,但是极具特色,为大饭店所少有。第一道菜是青椒掏空去子充填以肉馅,颜色鲜绿味美可口;第二道菜是猪脚只取大拇指最上一节,到口即化一吸便尽,然后将骨吐出。主食是北方锅贴,当然是特为我准备。酒则是绍兴女儿红,已保存多年,味道醇厚。

此君以知识分子的敏感,已洞察我的生活习性,所有饭菜皆能投我所好。墙上挂有陈旧二胡一把,数杯下肚后梁兄要乘兴为我演奏一曲,他问我喜欢什么曲子?我说就听与你同名的那首吧!他稍一沉思,刘天华先生的名曲《良宵》,便从他指缝中流淌出来,乐声宛转悠扬扣人心弦,其演奏技巧决不次于专业琴师。随后他又演奏了《病中吟》,一曲下来让人酸痛胸臆热泪涔涔。

又喝了几杯酒,他兴味不减仍要演奏。我说切莫过于忧伤,请演奏一支欢快的曲子吧。他接连奏出广东音乐“雨打芭蕉”、“饿马摇铃”、“小桃红”和“旱天雷”。我本想聆听“彩云追月”、“喜洋洋”和“步步高”,但始终未敢张口,因为此人内心极为愁苦,我不能强人所难。

此时已是夜阑更深月挂中天,他提议到院子里舞剑为我助兴,真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功底!在月亮的清辉下,只见寒光嗖嗖绕身飞旋,如狂风急雨呼呼有声。停下来后,他拄剑为杖用广东粤曲高歌曹孟德之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声震林木,高遏行云。然后他掷剑于地,返身回屋嚎啕大哭,我为之愕然。

一番痛泪如急雨倾泻,而后昏昏然睡去。一则西方谚语说得好:把眼泪哭出来,比藏在心中要轻松得多。我为他轻轻掩上门,悄悄地离开。

我走在弥漫丁香花气息的小巷中,月光把街巷照得一半明一半暗,如此静夜有人在拉小提琴,优美的钢琴协奏曲“梁祝”在我耳边萦回。我由此联想到落魄的梁兄,连梁山伯都不如。山伯尚有英台化蝶共舞花间成双成对,在我的想象中,梁霄拖着清瘦的身影,踽踽独行于离家万里的黄尘古道上,古城外,村树边,“夕阳山外山”……

刚讲了有关梁霄的凄婉故事,接着就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梁霄简直倒霉透了!我弄不明白冥冥中是否真有什么外力在与人作对?为什么种种麻烦事都让他摊上?本来是一件善事,到他这里就变了味。

梁霄年过半百,尚又孑然一身。其妹托亲告友为他在家乡物色了一个对象。中年寡妇,身边一女,尚未成年。掂量双方的条件,还算般配,于是通知他返乡相亲。梁霄闻讯即刻动身。常言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怀着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好心情上路了。

身上腐气,脸上愁云一扫而光,黯淡的双眸也有了神采。他觉得天空格外蓝,草木特别绿,就连久已忽略的鸟鸣,听起来也格外悦耳。但由于多年来心力交瘁,梁霄瘦弱的身躯留下一个病根,那就是尿急。

每逢汽车进站,他都率先冲出车门,直奔厕所,就这样总还尿在裤子里一些。车到永平,恰遇军警检查,司机停车路边,仍是梁霄第一个下来跑向厕所。这行动更加引起军警的怀疑,用力将他抱住,他再也忍不住,一泡尿顺裤腿流下,地上已是水汪汪一大片。连尿都吓出来了,警方更不会放过他!让他指认自己的行李物品,一名战士取下了他的提包当众打开验看,两包海洛因就夹在衣服里面!梁霄惊呆了的头脑还未能转过弯来,一副锃亮的手铐就已经给他戴上,眼巴巴看着汽车开走。

在审讯室,梁霄矢口否认毒品是他的,引出审讯人员的一连串反诘:“如果不是你的,你跑什么?如果不是你的,为什么吓得尿了裤子?如果不是你的,为什么在你的提包内?你还想狡辩,这只能加重你的罪行!”梁霄被问得张口结舌,百口难辩,冤气涌塞,欲哭无泪。干嚎了两声,昏厥在地。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我正在路边的检查室内休息,隔着玻璃窗,我对外面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但是我不能出面。我只要一出来,梁霄就会把我当成救命稻草抓住不放,喊冤叫屈,纠缠不休。我没有证据,也不能为他开脱,如果为他讲话,反而有庇护之嫌!再者,我也不敢为他打保票。

在距金三角这么近的地方,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尽管我相信梁霄的知识分子骨气。他在边境生活半辈子,如果贩毒也不会穷到这副样子!但是任何事都有万一,不能把话说绝,更不能把事做绝,因此沉稳的人说话做事都留有余地。当然我属于性情中人,多是感情用事并不沉稳,但这次我还是把自己按捺住了。直到梁霄被押送永平城内的看守所,我才从屋里走出来。

由于我的特殊工作,经常为检查人员提供敌情,所以与他们的关系都很好。这时,我请一名武警少尉驾着摩托车驮着我,风驰电掣地向那辆公共汽车追去。公共汽车要在沿途上下旅客,车速又慢,终于追上,但很快超越了它,赶在前面的又一个检查站等候。我知道该站有一只名闻遐迩的缉毒犬,是毒贩的克星,很少有人能逃过它的鼻子。

值勤人员让全体乘客提着自己的行李物品鱼贯而下,缉毒犬一一嗅闻。当嗅到一位神色慌张打扮入时的中年妇女时,缉毒犬紧紧咬住她的衣箱不放。值勤人员命令她站了出来,并把她带到检查室,但是衣箱内并未发现毒品。再好的缉毒犬也有失灵的时候,达不到百分之百。值勤人员正要放她走,我喊住了她,并让她重新打开了衣箱。在衣服中间的衣服上,明显地留有长方形物品的压痕,与海洛因的包装大小不差分毫。

我问她这个长方形的东西哪里去了?她支支吾吾说不出。又让缉毒犬来嗅,仍咬住她不放。值勤人员从库房中拿出一块过去收缴的毒品,放在压痕处不差分毫!

她还想狡辩,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首先向值勤人员行了一个队礼,然后把值勤人员拉到一旁说:“亲眼看到这个女人把两块长方形的东西放入邻座大伯的提包内。在前面检查站就要起来做证,但被同车的一个男子用力按住。他威胁说,‘你敢多嘴,下车时杀了你!’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觉得还是应该讲真话,不能放过坏人,让好人受屈。”

两名案犯一男一女全被抓获,在证据、证人面前哑口无言。为了安全,那位见义勇为的少年,武警用专车将他送至昆明。武警少尉仍用摩托将我驮回永平站。

放出梁霄,他激动地说:忽擒忽放,就像做梦一样。你怎么会在我最需要救助的时候出现!难道这真是天意!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