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NitZcpVa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打小米穗束.布来科(即‘阿瓦水酒’)

作者:裤脚兵

打小米穗束.布来科(即‘阿瓦水酒’)照片为绍帕下寨道包往西方向的一个寨子和大路

寨中传来有节奏的拍打声。人们说,这是在打小米穗谷。

我朝着声音走去,在寨子中心一个稍稍平坦的地方,堆着一堆堆一簇簇的小米。这种小米松软,淡褐黄色,收割了很久了,穗头都干得卷了起来。

打小米穗的男女老少整整齐齐地面对面坐在或跪在地上,排成两排,中间是竹篾编成的席子,上面铺满了一层小米穗束。每个人手握一根光滑的直直的木棍,有节奏的拍打。这边一排棍子落,那边一排棍子起,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象是划起两排桨一样。人们不停地拍打,如果累了,拍打的声音就轻一点。有的时候,好象人们兴致很高,于是可以听到这节奏似乎越来越快,声音也响起来。那小米穗束堆里腾起灰黄黄的尘,把人们的身影都模糊了。

我很兴趣地看着,尤其当强烈的高原阳光照在那些整整齐齐的木棍上,照在人们流汗的脸颊,脖颈,手腕,额头,肩膀上的银质饰物,发出耀眼的光亮时。我内心感到一种质朴敦厚的山民们浓郁的生活欲,感到这高原生涯的苦甜。

“扑,——啪!扑!——啪!”

这节奏又响起来了。我仍久久地站在那里。老妇人们的动作沉着,深久;强汉子们的动作猛,那抡着木棍的黑黑的大掌可以握住生命似的;青年妇女们的动作很有风韵,她们那结实的脖子由于流汗而更显得圆,手臂是粗壮有力的,下去的劲头是狠的;小伙子们就有点乱,有时木棍会碰到姑娘们的手足,会有一个小小的责备声和一道迅速的发亮的目光在那腾起的尘中一闪;少女们跪在穗米堆上,打得很专心,虽然灰尘壳末四扬,把她们都笼罩了,她们的动作却更加动人,偏着头,用着力,圆胖的手腕有点笨拙,不算太细的腰和同样是结实的背在有节奏地缩短,伸长……当伸长的时候,那高举的双臂,偏斜的头颅,含蓄突出的小胸脯,长长的腰,曲线长优美的背脊和紧紧裹在笼裙里的浑圆的腿肢和臀部十分美好……,她们任凭汗流脸颊和脖颈,任凭灰尘蒙上细细的眉毛和脸蛋上的细茸,甚至头发都不发亮了,是由于过于劳累呢?还是少女的心理认为这样才可以避开对面小伙子的炯炯目光呢?我就不知道了。

“扑!——啪!扑!——啪!”

男女老少都在打。就是这打出的小米,可以酿成已经驰名缅东北的“阿佤水酒”布来科。

1977.12.17于绍帕道包

“布来科”有一股微微的酒味,它只能称一种饮料,喝起来也够过瘾的,人们都十分喜爱这种佤族同胞的水酒。

它是用小米酿成的,装在陶罐内发酵,陶罐用泥巴竹笋叶壳,糠米封闭,存放数月以后打开,掺入冷水。稍等片刻,又用细细的竹管插入罐内,用嘴猛一吸,头道白白的玉琼就顺管流出,头道尤为浓醇,又苦又甜,还带着程度不等的辛辣。

喝“布来科”不易醉,但容易兴奋,脸烧,又红又亮。喝了一杯又一杯,非常开怀!它虽苦却诱人。我是喜欢喝的,它是成年人的饮料,有一种奇特的味道。据说一旦真正喝醉了,那是比普通的酒醉更要不可收拾的。

1978.3.23于龙跨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