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mRaFyi4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烈士的憧憬

作者:裤脚兵

烈士的幢憬

我在幻想着一部电影,其中有一个烈士临牺牲前幢憬一系列奇妙的镜头:

雪白的共和国纪念碑在蓝天中耸立,灰色的红嘴鸽子象云一样片片错错地掠过巨碑,复又绕回来……

德钦丹东主席和德钦辛主席的青铜塑像座落在极浓极密的树林前面,淡黄色的花岗石坟墓上嵌着金字……

担架上的政委,他睁开闭紧的眼皮,笑着对他说:“你的入党志愿书——哎!不要紧——你已被批准为……缅共党员!……

一个树荫下的细长的身影,有一双深湖一般的异族慧眸:“同志,等一下,他——还好吧?”……

永恒的管弦乐奏起了,还杂间着缅乐缅鼓叮叮咚咚嘣嘣咙咙的在远处的碰击声……

啊!一片透明的血红,瞪大的噙满热泪的眼睛,这眼睛越来越大,瞳孔更加清楚,然后一片冥境的黑夜。

不由自主地,竟被自己设计的镜头猛烈地吸引住,(五年前——1973年,我曾写过一部电影文学脚本《伊江之子》,以王说的思想行动作为模特儿,可是这份我十分珍爱的脚本不幸至今无下落。人生的意外多么令人沮丧啊!我回忆脚本中有几段是十分精彩的)

还有:

战车驶进了林荫道,两边大树上垂着簇簇芬芳的鲜花。拂着战车上战士们黝黑的笑脸;

海浪拍打着堤岸.我们架设起第一座远程海防炮,第一支舰队的小艇割开碧波,编队前进;

千翠万绿之中有一面艳红的军旗,密林中是突击纵队和他们那一辆辆快速的指挥车;

子弹射入巨木,乳白色的浆汁流出,血布在清泉水里洗涤,血迹溶化开,清水顿时被染红,被血染红的水潺潺地流着,流着;

紧紧拥抱着的老战友,眼泪夺眶而出,流在手背上。不是哭,也不是笑!(是什么呢?)

丹伦江(萨尔温江)岸边候舟筏的营旅,河滩,石砾,高草,鞋印,锅,嘶叫的军马炮骡。——“502准备过!”

……雨,……雨雾,……雨夜……雨!

第一个跳进敌人战壕的突击队员。他紧张而仓悴,不及回首,他刚开枪,就被击中,依着泥墙,慢慢地缩下身来,又中了一发!他的眼睛中发出白色的寒光,头一垂,软下来了第二者跃过来,第三者,更多……(!)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