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fMxh5TfZ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孟卜

作者:裤脚兵

孟卜

微微起伏的草甸,条条细长的小路,片片错落的林子.和风丽日下的大道,逶延向前,温暖的晴空,飘撩过清淡的云朵,阔叶林丛里雀儿欢唿哨,蝉子愁叫唤,熟悉的小高原!

孟卜的晨是美好的:鲜红的太阳在淡淡的雾中出现了,层层叠叠的丛林吐着最新鲜的空气,田野上浮动着汽流,渗入到林间的光芒,被湿雾洁染变成乳绿色。林子一动不动地立着。阳光照着那些漂亮的树皮。草地上满是晶莹的露珠。在太阳下微微弱弱的蒸发。

在孟卜第三天后,突然传来两则令人悲痛的恶讯:

黄河同志(阿地)1976年4月12日在孟卜龙地区遭到敌人突然袭击,不幸牺牲;

木定腊同志,1976年4月 12 日在孟卜被某某某枪杀,不幸身亡。

这是两位非常熟悉的,亲切的人物。阿底为人诙谐,聪明,是一位优秀的作战参谋。此时作为军区副参谋长带领4046营南下。他年纪还轻,很正派,是一位苦干家,政治上非常灵觉.有时流露出苦闷。他那细瘦的身躯是专为这个苦难的社会斗争准备的,他那轻柔迟缓的动作仿佛又是他对这个斗争承受的姿态。

老队长呢?他曾与我有一段深切交往。他整洁正直,生活习惯利索,思想习惯却犹豫不决,常有波动。追求灵魂纯真的人往往被世俗的残戾毁灭。一九六九年的四月从勐古上前线,我俩在勐古后山邦桑山上相逢,他说:“见到你,我的心就象草原一样的开阔!”

这就是代价!

两位具有良好风格品质的同志,他们都是景颇族,有爱妻和儿女,有未婚妻。至于阿底同志,我知道还有人出于卑劣的心理,不择手段诋毁过他!在这个消息中,司令员沉默着,眼圈湿了。老陈(陈龙生)苍老地抽泣起来……

685旅党委会。接触的几乎全是属于政策范围内的问题.尽管如此,我作笔记仍是埋头苦干。这里面有真学问的,比如地方工作的政策,税收,街子的开辟,部队的扩大,干部提拔和处分。部队的训练和防务,运输,组织的发展等等。无所不包括。

整天的会议,也把入的头脑轰昏了。开会大概是生活中最难受的事!

孟卜敌特活动猖獗。四月下旬紧急处理了一起反革命暗杀事件。这个事件就对准军区首长和党的同志以及开会的全体人员(在察觉了这个阴谋以后,立即把某某某逮捕,并审讯)气氛非常紧张。在宣布这个阴谋并准备采取措施的会上,大家的心不约而同地跳突起来:杀机就在身边!在处理这一事件中,付旅长显得十分活跃。这的确算是一种特殊的才能:应付意外事变。

又是一天,去参加孟卜区地方工作会议。

很难想象这些同志是在怎样工作的。他们完全陷入了这个社会环境。一些人可以说必定变质,眼前是老盾,缅币,财产,货物,酒和肉欲。这个社会环境中,没有了党和军队的纪律。没有舆论和公众的监督。加上一些人本身的素质。他们无法抵御欲念的冲动和野心的发作。比如某某某。

在这些人烟稀少的地带,我们为自己的两条腿而骄。游击战士和正规营旅的军人全靠这两条腿,无险不登,无峰不攀。已经翻越了多少高山崇岭?还要翻越多少险崖巨峰?感受着生命战争所呈现出来的一切,领受着缅东北壮丽的风光。

行军途中,我总是在默默地考虑着什么。有时会独自为未来的假想而悄悄地动心。一个人为幻想幢憬而陶醉,——他没有理由不去设想和想象。然而他同时又是严峻现实中的一分子:革命越深入,由此产生,牵涉和关联的问题也就越复杂,错综。持久的战争有着它应有的一切特征和苦痛。社会的运动之中不幸总是存在着缺陷。强烈的竞争,破碎和强制。然而,只要路线正确,缅东北是有前途。一个新的人民民主共和国必将从缅东北和其他革命根据地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中走出来。

我还想到,但愿这个革命将有效地避免一些可怕的党内危机。

作为个人怎么样呢?生命即是活动,需要自由。自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不过,战争总是残酷的侵犯人们的灵魂。这是一种意义无上的改造,七年,八年了。人们走在这缅东北的崇岭之上,崇岭之间。

人们不久就会发现,一旦运动感觉到理论的贫乏,那么运动可能陷入盲目性,陷入泥沼。目前正处于一个暂时的沉寂,将会启开轰轰烈烈的帷幕。

写于1976.3.27—5.4;整理于1978.5.26大院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