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li7IALom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累锡山

作者:裤脚兵

累锡山

赫赫有名的累锡山!好一派陡峭的奇峰。

东侧是密林遮天的连峦孤峰,两侧是茅草丛生的磷峋悬崖。我们足足爬了四、五个小时,在傍晚的山风中,终于登上峰顶。再往前仅走几步,就吓了一跳——跟前就是万丈深渊!

西沉的红日在半空悬住。红尘迷蒙包围着它。高空中尖峰突兀。令人有一种庄严的感觉。

陡坡上生长着一种深绿色叶子的奇树。它苍劲,紧倚着绝壁.开着深红的奇丽的花。山脊只有2~3米宽,失足就必是粉身碎骨。峰峦之间,千年古藤攀木绕枝,蕨草茂繁,野花琳榔,绿草茵茵。森林美极了,而且古风凛然。

2234高地是累锡山脉最高点,仅七,八米见方,极陡,高尖。我们风尘钋仆艰难而攀。在这万山收敛于眼底的顶峰,谈笑风生。高空强风刮来,尘埃四起。战士们在战壕里,暗堡上,虽苦却仍不失一兵的朴实气质。他们介绍了在这里用步兵武器击落敌轰炸机的情景。简短平常——我们的战士就是一贯从容的!

2167高地即一号阵地,是一条狭长的凸突山脊,有两个支撑点。这是累锡山阻击战最激烈的战场。共十二天敌人几乎每天发起攻击。战斗是意外打响的,最先投入战斗的我方仅三人。但就这三人,在最初以非常顽强的精神,凭借有利地形,把大批敌兵阻击在十到二十米远的坡下。的确是一个难以相信的事实。一位排长尼劳同志向我们介绍了一下整个战斗的过程。因为在实地,所以我眼前出现生动的想象。附近的草皮都秃了,树上,尤其是树根,被弹雹啃得伤痕累累。敌人的进攻是顽强的,他们蜂涌而上,叫喊着“我们不死!”在火箭筒的迎面轰击下,他们才停止下来,卧倒在树根,挖工事,做掩体。对方相隔最近的地方仅十米左右。高地上有好几具拖不走的敌尸。这些顽强仓惶之徒发出的死亡的恶臭,在旱季的热风中简直令人不堪忍耐。

驻守累锡山主要高地的部队很有秩序。他们种菜,栽包谷,栽巴蕉林,养鸡,喂猪,开路,接水。还盖了不少简易草棚。部队首长指着一块从陡坡上挖出的平地说:“我们准备在这里迎接电影队,迎接军区宣传队。”(他似乎仍然以为笔者还在老单位!)

司令员对累锡山的防务非常重视,作了许多具体指示,并一再表示,要保证对累锡山驻军的弹药,粮食供应。在雨季以前要做好充分储备。

付旅长4月8日在十五营营部这样说过:“这个山梁(即累锡山脉)北抵西索,南压孟宾,西濒南卡河与莫帕相望,东与班术果山隔洼。是我685旅的一个前哨。对敌打果,孟宾,东达公路威胁很大。是一个战略要点,必须千方百计固守。它的意义将来一定会显示出来。”

由于位处狭小,我和忠才只有抬了两付担架在高低不平的战壕上打架起来,睡在上面。某夜突然来了一阵狂风暴雨。雷声仿佛在撼动山岭,森林在晃动,有一棵古树倒下来。我听到有一个娃娃兵被吓哭了。那些在战壕里的战士们是怎样被暴雨抽打的呀!

天空被暴雨洗净。次日晨,我们离开这里,临走前又登上二号高地。这个高地是累锡山脉中权,狭小紧密,两层堡垒。昔日蒋残匪盘踞时构筑的工事旧迹犹在。偷袭累锡山残匪的主战场在这里,原五旅夺取累锡山,付出五位忠实同志的生命。他们的坟墓就在那山脊小径拐弯的地方。人们没有忘却他们,因为我见到一小片写着悼文的白纸被小石块压在坟头——怕风吹掉。我们摘下红星军帽,在墓前仃立了一下。

请允许,我们向为累锡山付出生命和付出热血的同志致意。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