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EV101R9F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断魂金三角 4

作者:孙育鼎

李云辉喜气洋洋:“为何要参加我们复兴部队呢?”

他上前请起众人。

马锅头:“在金三角这个三不管地区,谁枪多谁势力大谁就是草头王。”

他们一起进村。

教堂前,一群群人守候已久。

李云辉:“你们有什么事?”

那伙人七嘴八舌:“总算把你们等来了。”“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我们要归队”……

他们衣服五花八门,究竟是些什么人呢?李云辉暗自思忖。

“报告长官,我们原是中国远征军的。”

“杜聿明、宋希濂的部队。”

“打日本时,我是第五军的机枪连长。”

“我是第六军的。九十三师,少校军医。”——这是一个戴眼镜的儒雅军官。

“还有我,黄埔四期,曾任营长”——这是另一个马帮首领。

李云辉大喜:“欢迎欢迎,归队吧!”

邓克礼从教堂出来,扬着部队花名册:“哈哈,我们有三千人了,三千人!”

李云辉:“邓副官,记我的命令……”

邓克礼摊开记事簿。

李云辉:“编制命令:新建特务大队,队长程虎,搜索大队(拍拍“黄埔四期”),队长……

“黄埔四期”:“报告,我叫桂天一。”

李云辉接着命令:“队长桂天一;独立第一大队,队长张伟江;独立第二大队,队长蒙保光;独立第三大队,队长……”

桂天一:“我有三百匹驮马。”

李云辉:“我另派人接管。”

桂天一戴着毡帽行了个军礼:“是!”

 

中国。昆明

烟波浩渺的滇池之滨。一个秘密又特殊的“校园”。

操场上,有人练擒拿、格斗、攀援、跨栏。

教室里,教官教授东南亚语言。

高德修坐在卧室读报。

一解放军战士敲门:“高先生,你的信。”

高德修:“进来,坐。”

战士进入,坐在床上:“是你老家来的。”

高拆信,又递过去:“快,帮我念念。”

战士笑了:“好吧——”

“父亲大人,您好!当我们得知您还活在世上,也没有跟蒋军逃到国外,全家都十分高兴……家乡土改了,我们家的房产多,原先老愁着要被没收,政府派人和乡上讲了,得到了保留,还分给我们三亩好田,送来一笔钱,说是你寄回家的;姐姐考上了曲靖师范,我当了干部,政府对我们真好……”

高德修沉浸在对美好家乡的遐想之中,兴奋得热泪纵横。

战士扔笑容可掬:“你家是宜良狗街的吧,那里的烤鸭很出名呢!”

高德修:“那里是滇中粮仓哩。”

一教官这时进入高的卧室,和高握手:“你老兄,原来是我们的人啊,卧底这些年,辛苦你了。”

高德修:“我策动李云辉投诚的任务没有完成……”

教官:“这不怪你。晚上,鲁司令要召见你。”

晚间。

一辆拉严车窗帘的轿车在夜间缓缓驶入校园,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间秘密会议室,灯光明亮。楼道、楼下布满哨兵、警卫。

一首长模样的人通报云南境外蒋军残部情况,墙上的遮布拉开,是张东南亚军事地图。他指着金三角:“……在这儿,蒋军残部又拉开了一幕悲剧的序幕,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彻底瓦解、摧毁这支武装。”

另一首长:“我们要派一批人分期打入其内部。老柴,第一批‘特使’名单定了没有?”

叫“老柴”的校园长官:“定了,随时听令待发。”

老柴低声对一位秘书:“把他叫进来吧。”

高德修进入会议室。

高德修对着投影屏幕的画面向“校园”的首长介绍情况。

高德修:“李云辉,河南人,行伍出身,在其部队威望较高,他作战勇猛,爱烟酒,固执,为人阴沉,有勇有魄,没有后台……;

邓克礼,南京人,大学生,第八军军长李弥的贴身副官,人品尚好……;桂天一,回族人,开远人,拥有马帮十余股……”

老柴打断:“据可靠情报,段希文被俘后逃到广州,由其父派人将他接到香港,最近将潜至金三角。”

首长模样的人:“高同志,你和段希文都是宜良人,你讲讲他的情况。”

高德修:“段希文,1912年生,其父段克昌,曾任曲靖县县长。他1928年毕业于云南讲武堂十九期步兵科;未打过硬仗,为人机警,能采纳参谋人员意见;好胜心强,乡土观念浓厚,也能笼络人心,他发给他们村的人每户一条军用毛毯,醉心功名,基本上能控制住部队;有投诚的因素。”

老柴:“高德修!”

“有。”

老柴:“现在,我宣布命令。”耳语。

另一首长:“这是接头、联络对象、暗语……”递给纸条:“背熟即毁!”

 

异邦。残军指挥部

李云辉听完侦察兵汇报的情况,将手中的香烟拧断,又狠狠按在充当烟灰缸的干椰壳里。

他的指挥部里,蜡烛光象鬼火一闪一闪。

康忠:“一个连,进驻大其力……”

 

异邦。大其力

康忠为之困惑。

李云辉:“收拢部队,静观事态发展。”

邓克礼:“我去会会他们。”

邓克礼和另一名军官换上新军装,没带枪和卫兵,随两名缅兵前往大其力。

大其力市。街边是各自独立的木板、铁皮顶房舍,阳光下镀锌铁皮发着耀眼的光;白的、紫的三角梅开得灿烂无比,傣族女人身着筒裙款款而行;大榕树后是奘房(缅寺),一群群披黄袈裟的小和尚蹬着单车一掠而过;街上有怪头怪脑的大卡车;一切充满异国情调,给人新奇之感。

一栋铁皮房里。桌子摆成“匸”形,一名高大魁梧的少校腰插美式左轮端坐桌后,几个卫兵双手持枪。虎视眈眈望着邓克礼他们。

邓克礼:“中华民国‘复兴部队’谈判代表邓……”

少校鼻子里若有若无地哼了一声。

邓克礼惊诧,顿感不妙。

少校以不容质疑的口气:“我代表缅甸政府,限你们十天之内,撤回中国!”

邓克礼:“我们……”

少校:“十天,撤出缅甸。你们可以走了。”

邓克礼浑身发抖走出屋子。

 

字幕:会晤后的第十天

战事不可避免。

李云辉站立山脚:“听天由命吧。”

侦察兵又报告:“缅军增兵了,四大卡车。”

蔚蓝的天空出现了缅军侦察机。

残军将眷属转移到泰国境内。“又要打了。”“逃逃逃,到哪是一站?”“我情愿死在自己家里。”人们心惊胆战,心全凉了。

雨后初晴的早晨,树叶上沾有雨水,一队缅军奔向残军营地。

残军哨兵在哨棚里鸣枪报警。

枪声大作。

三架飞机赶来助战,饿老鹰般轮番俯冲投弹,地上掀起冲天的红色土浪。

李云辉:“娘的,跟共产党打了半辈子,也没挨过飞机轰炸,撤,到泰国……”

康忠:“缅军一个团抄了我们后路!”

李云辉:“上山,钻树林。”

密林深山又成了残军的救命恩人……

|7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