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x58v9Tz5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峡谷之序

作者:裤脚兵

当时军区并没有同意4047对邦桑采取迅速的军事行动。(一九七二年十月间)但是4047营机断专行,出敌不意地发动攻击,也出人意料地占据了这一个大峡谷的中权:邦桑地区,谁也没有在当时想到这个大峡谷会有今天吧?

邦柔的巩固仍是不易的,南卡江南岸高耸的腾龙(拉拈族)有国民党残部盘踞。敌人的骚扰非常猖狂。一九七二年十一月,我当时带军区宣传队到过4045营解放并驻扎的邦佯。原计划要继续去4047营慰问演出。有人劝我们不要去了,说地形非常复杂,并仍有敌军另星活动,宣传队后因军区来电命令立即赶回曼冒,而未能成邦桑行。

一九七五年雨季前,军宣队新兵班配合北佤宣传队执行任务从邦佯折回邦桑,走了这条人称地形复杂的路,果然沟壑纵横,河道曲折,岳峦起伏,并且林深草莽,气温高热。

五旅主力进而向南卡江南岸运动,并向莫帕地区推进。这是一段不平凡的战史:腾龙的解放,曼阴的占领,孟卜的占领,东帕高,霍道的占领,莫帕进驻等等,都是一系列十分不易的军事行动。其中尤其是4045部队一部分,他们在茫大的莫帕山区境内展转,坚守,忍耐最最无法忍耐的饥饿,——我们缅东北部队第一次感觉到的这个心身生理的严重挑战,最初就是从4045的坚守莫帕出现的。

这一系列成功的艰苦的军事行动(其中包括对扎得自卫队的改编)在大峡谷外围扫清了障碍(但霍嗄山在敌军手中),背靠佤邦坚固群山,东连兄弟国家,西有佤邦西南部,南隔南卡江与孟卜五旅军管区卸接。景东地区正在开辟之中。根据形势的需要,考虑到可能与利弊,中央指示,东北军区离开北佤中心曼冒,南迁邦桑。军区机关前后于一九七三年初成行,到达邦桑,在广宏掸族搴驻扎。

大蛱谷开始它的历史性的变迁。

现在(一九七八年)尚可在广宏(我喜欢写成觥宏)寨见到昔日总部机关的地基遗址。那时总部各机关的规模很小,总部,电台,政治部的各处,司令部以及下属通讯处,警卫连,警通连等等,都在这个不大的,但是长满了”铁道木”树丛的幽静,凉爽,风景别致,情趣撩人的村寨里。军区干校座落在江边一片浓绿的树林间。后勤部则一直“占领”着街市上面小山包的原敌行政机关的建筑物。五旅旅部在那乐,炮营在北坡邦盆,军区医院在街市西畔的丛林间,也就是今天的那个位置。

那时有一片乐观自由,亲切的气氛:SSPP,KNUP的谈判代表团到达这里,并在军区干校紧傍扎下,开辟了一个”统战新村”(现在这个新村主体是SSPP的总部机构);108军区也相随而至。并从那时起,与缅东北结下不解之缘。关于礼宾的一些必要规定、礼节也从此不知不觉地制定和发展下来。部队向景东地区活动的消息不断传来。干部读书风气很浓。我记得当时军区首长还阅读中文的《红楼梦》。工作之余,喜爱运动的人们打羽毛球,排球,篮球,乒乓球。向中方订的“人民日报”来的非常及时。中央首长也来到过邦桑。如现在的第一副主席,当时的中委德钦佩丁同志,以及林山同志,郑高同志,也波吞(现政治局委员),何高上校等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老首长。一九七三年与一九七四年之际,军区决定选择与觥宏隔田野相望的,南面沿江一条长长山坡前的平坦地带做为新址。那里有几个树木茂盛的小山包,就现在我们的所在地。后来,总部,司令部,政治部的绝大部分机关全迁至此,形成了现在的方园近一公里的“军区机关大院”。一九七四年初破土动工,建成第一批总部的简易草舍。八月破土开凿总部前的第一条“公路”。在南卡江大拐弯处,建立了一个外援吞吐口,建立了一些仓库,为了区别在街市小山包上的后勤部仓库,顺口叫做“新”的仓库.于是“新仓库”的名称便一直沿袭到今天。由于环境的相对安定,各个机关的工作逐步走上初步正规。“框框条条”也开始被人注视。原先临时的简易草舍逐步向牢固,经耐,经济方面演变。第一幢竹木结构垒墙是保卫处盖的,后来又在总部盖起了土基房。广泛地使用了电话通讯。规定了靶场。(原敌政府用的直升飞机场)邦桑区政府设在街市北坡。贸易组商店设在正方形街市的北沿……

原先一直跟随前线部队的机关工作人员和首长们,现在出去执行任务名日“出差”,就是说还要回来的。我在七三年六月跟随当时的赵明司令员和古方付政委(现第二付主席)“出差”一次,到了曼阴,东帕高,孟卜等地,对景东的一片遥远的朦胧作过想象,并对孟延有了明确的意识。

值得一提的是“家庭”的观念开始如萌芽出土,相对稳定的地点和环境,允许人们相续建立一批又一批的新居。一些在动荡环境中恋爱数年的青年男女终如愿以偿,结成眷属。“家属新村”的集中和规模以军区医院地段为上首。这一个军人的特殊的阶层,由开始的单一独居集体生活发生了深刻变化,出现了为数众多的“个体家庭”:军人社会这时开始了新的意义。军人们的社会舆论也有了新的内容和形式。这是耐人风味的。

那时,由孟延大捷的喜悦为乐观气氛的最高潮。这次大捷大振人心,是自江西地区孟波,棒赛大捷后,又一次占领较大的地区和城镇。捷报传到邦桑,一片欢天喜地,军区各机关都准备搬“家”,向前移动。也就是说,要告别大蛱谷向前推进……

危机来了:这首先在人事上,原来由中方派出的民族支队国际“支左”人员——原三0三军区的一部分,原四0四军区一部分纷纷撤离,并且一时社会上(部队中)议论纷纷,志愿兵们,即“裤脚兵”,也有波动,不过这波动更显著地是表现在精神上。

敌军在南佤地区乘虚而入,一直纵深到邦佯,曼相,允高。一下子十分紧张。后方都要组织机关干部组成突击队之类的开到前线去抵挡一阵。心还是十分齐的。八旅撤出孟延向景东地区后方活动,七三年年底在“八一五”地区遭敌八十八野战师追击围截,退至孟马,孟腊地区。(仍属八一五)后来八旅即栖营于八一五地区一直到七七,七八年主力才离开这里,参加前指部队的大规模北上行动。

“李徐杜反革命集团”的出现。按照东北军区党委决议称,它不是偶然的。思想的颓废,精神的空虚,演变为政治上的反动。在行动上开始有极为危险的集团活动。成为当时一大危害。军区党委“果断地采取措施处理了这一严重事件”。

危机,以这一波及到各旅各县的政治运动为标志,被克服了。

紧接着,是本部缅共中央的迟迟不北上,而最终被打散,德钦辛主席和德钦漆书记在丛林展转之际,不幸阵亡。我党中央新的人事变动,新中央委员会的组成,德钦巴登顶主席发表著名的广播演说。一九七五年七月亲赴邦桑视察并做重要讲话。缅甸人民民主革命由此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原先估计军区在邦桑五年。现在已是五年之久,我们还会在大蛱谷继续几年呢?

大蛱谷的人口越来越密集。前指部队的集结地,总部机关驻地,统一战线友军云集。各大机关已扎根这里。新村与基地在不断扩大和翻新,都在做长期准备。水电站,溜索桥,兵工厂,“宾馆”,学校。在这里,还先后有中共中央联络部,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政治局的同志,泰共的一个代表团,北加里曼丹共产党土席文铭权等国际同志和朋友来参观,访问,考察。

持久战的特色日益明显。

大峡谷作为缅东北政治,军事,行政的中心,它还有无数的问题要解决。它还面临着重大的挑战,比如即将成为历史昔迹的7512、7510军事计划三年的实施;比如带有毁灭性的自然灾害引起的普遍饥饿恐惧的暂时被控制;比如对路线的企待;比如地方政权的数次改组(如南佤,果敢);比如日益严肃的财政经济闻题;比如干部问题;更有一片持久战期间所应有的特殊的浩繁的全部历史现象。

愿意做一个冷静的观察员。但往往热情突破了冷静与沉黔,思想在流动在闪忽,不由自主地记下了很多。以后也还是要记的。别人有的我没有:地位,荣誉,财产。我也不希罕这些东西。我有的东西,别人也都有的,笔和纸。我把生命的活力和隋性,思想的美德和罪恶,人格的高贵与低下,全都凝集在这笔和纸上。默默的,默默的,写了很多。整理成了这多散文,诗和杂记及其它。我把它命归入名为《大峡谷》的总题目里。以上很简略地缩写了大蛱谷的“现代史”的作为序言。 

笔者1978年6月12日于军区政治部大院

|3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