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UXTProh3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大会战的导火索 2

作者:傅衍鲲

回到驻地,我立即让小黑把窦学义喊上楼来。我抑制住内心的兴奋,平静地对他说:“我是研究社会学的,要写一本反映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书,制毒、贩毒、吸毒也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我也缺少这方面的资料。俗语说‘隔行如隔山’,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写出来总有隔靴搔痒之感。我想和你一块回河南,亲眼看一看制毒、贩毒的情况。有一点,你不必担心,我书中写的是旧中国时期毒品泛滥的情况,对你们不会有任何影响。”他听了我这一番话,表示为难和不能理解。但是,当我告诉他,可以救出他父亲时,窦学义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他猛然伏倒在地,向我连磕三个响头,“恩人,恩人……”喊个不停。

小黑上前将他扶起,待他冷静下来之后,我告诉他:“交少量罚金,写一份悔过书,保证永不再犯,便可取保领回。”

他说:“罚金早有准备,只是不好找保。”我拍胸自任,他感动得泪流满面。

我们共同商量好,等他父亲出来后,一块动身回河南。我这本是顺水人情,却让他感激涕零。由此,我还想起这样一个小插曲,有关方面暗中掌控:凡属老实农民上当受骗,又是初犯者,少量罚款、予以惩戒,即可找保释放。聪敏的安徽某律师却由此发现了生财之道。他首先向犯人家属吹嘘说:“认识中央某大员,只要他出面,立即可以将人领回。但花钱消灾是少不了的,每领一人收费两万元,作为向某高官送礼之用。”当然,家属所付钱款,大部分装进了他的腰包,还让人感恩戴德,在安徽西部成为有名的风光人物。

据了解,经他的手领回来的有数十人之多,他非法所得达百万之多。于是,他用这笔钱,在佤邦地盘置办了四处房地产,背着家中人娶了三房小老婆,生了多个孩子。三房老婆各居一处房产,用第四处房产开设旅馆,经营所得再用来养活众多的老婆和孩子。忽然,该律师科长之母病逝,其父独居烦闷,远道来缅甸找他。一见儿子又娶了三房老婆,便破口大骂,直骂得唇干舌燥。他终于悟出父亲大骂不休的原委,于是陪着笑脸对父亲说:“爹,别骂了,明天我给你也找一个。”他爹果然立即住口,转怒为喜。于是,第二天他为自己找了一个妈。

南邓方面,也及早做出了安排,我电话告诉辛经理:“办厂最紧缺的一种物资,国内厂家已答应少量供货,我必须亲自去采购。”辛经理为此来镇康,仍让徐会计陪同前往,名义上是让徐会计支付货款和差旅费,而真正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我仍让小黑随行。到驻马店后,我写了一封介绍信,让小黑和徐会计持信去中国东北,我借口送一位朋友回平舆,便各奔前程。

我住在平舆县城内的一家旅馆,耐心等候窦学义去引见。晚饭后,旅馆小老板给我送茶叶,我谢过后,他仍然不走,借故与我搭讪。试探着问我,是探亲访友,还是购物?并暗示如需采购“平舆特产”,他可以帮忙。我这才领悟,平舆县的服务行业中,有制毒者安排的眼线和包揽生意的人。我借口有朋友在这里,而婉言谢绝。随后,我问他“平舆”县名的由来,老板说:“古代这里流行一种平顶的马拉轿车,与别处的弧形顶盖不同,所以便以‘平舆’命名。”知识浩如烟海,随处可以学到自己不懂的东西,引车卖浆者流皆为我师。

次日,窦学义以介绍生意为由,领我看了他两家亲戚经营的毒品加工作坊。发了财的制毒人,家家都是高墙大院,严扃门户。门外街巷中,还派有专职望风的人,一旦发现情况,迅速用暗号传遍全村,家家户户立即进行防范。比抗日战争时期的村镇,防守还要严谨、神秘。现代化的信息工具,给好人提供了生活的便捷,也给坏人助长了作恶的翅膀。他们竟然像部队作战那样设有多条防线:县城的车站、旅馆、饭店为第一道;半路上在农田中耕作的为第二道;村口、巷口为第三道;屋顶、楼顶隐蔽的高倍望远镜为第四道。大家均配有对讲机或手机,沟通极为方便。

窦学义用暗号扣响了他表叔家的大门,门开处首先跑出来的是两条大狼狗,围着我狂吠不停,吓得我动都不敢动。直到主人将狗拉住,礼貌地将我请进客厅。室内陈设非常现代化,城市居民有的东西,这里都有,五光十色,琳琅满目。松软的地毯,高档的家具,立式空调,超大彩电,韩国进口特大水景鱼缸。多宝格中摆满各式古玩,墙上挂着名家字画,正中供奉着他们最崇敬的财神。窦学义向他表叔介绍说:“我是安阳大客户,是朋友特意介绍来的,先看样品,再看加工过程,货比三家,最后敲定价格,长期供货,需求量很大。条件优厚,预付货款。”

他表叔听得眉飞色舞,欣然从命。主人拿出加工后的小包海洛因,我装作行家,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在舌尖,随即吐出,点头表示还可以。随后仍由窦学义提出,去看生产流程,理由是不同的加工方法,产品差别很大。移开后院柴垛,进入洞口,往下是地下通道,顺通道左拐右拐就是位于正房下面的地下室。里面灯光明亮,通风良好。有少数几个人正在操作,首先对原装海洛因进行研磨,掺入葡萄糖粉,然后搅拌均匀,再后分装成小包,打上印记即成。室内存货很多,想到一人一次至多藏毒一件,仅750克,需要多少人次,才能积蓄这么多,令人惊讶不已。后来,窦学义又委托知心朋友,领我去新蔡和临泉参观,各家大同小异,储量都不少,防守都很严密。

回程途经长沙,我在一家旅馆住了下来,守候徐会计和小黑购货回转。此期间,我向我的公安部联系人,就河南驻马店等地的制毒、贩毒情况作了详细报告,同时提请云南方面严查来自三个县的农民。从此以后,经镇康去果敢的人数显著减少。不久,我曾先后去孟连和瑞丽,才猛然醒悟,原来是三县农民改变了行经路线,他们有数条路线可供选择,接通知后随时变换。我又将有关情况,写了补充报告。

此后,我和小黑继续为办厂奔忙,多次去昆明。1996年的某一天,在昆明与公安部我的联系人某处长取得联系。他在电话中兴奋地告诉我:“在我和各方面提供情报的基础上,公安部在三县的重点乡镇,组织了一场规模巨大的会战。战果辉煌、大获全胜,一举铲除了祖国身上的这颗毒瘤。”按规定,我只反映情况,不问处理结果。这次某处长特别告知了我,让我分享胜利的喜悦。听后,我激动不已,特别买了一瓶“拿破仑”名酒,为胜利浮一大白!仅为此一项,付出生命都值得!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