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ZDX0iDA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断魂金三角 2

作者:孙育鼎

山坡上,阴凉荒凉的杂木林里,穿旗袍的女人领着孩子,东倒西歪蜷着身子席地而卧,她们悲泣、吵嚷着:“我饿”、“我渴”……

邓克礼走过来。

邓妻抱着五岁的女儿愁苦地对邓:“她烧得厉害,你摸摸……”

邓克礼轻声呼唤:“德修,德修……”

叫德修的军官跑过来:“邓副官,什么事?”

邓克礼:“你去附近山寨搞些吃的来。”

高德修遵命而去。

邓克礼看着这一切,哭了。

 

黄昏。炮声、枪声突然停止。

阵地上一片静谧。一群黝黑的乌鸦在红土地上、弹坑里、尸体旁蹦来跳去,发出凄哀的叫声,俄尔,呼啦啦离地惊飞。

从阵地东边走出一个老百姓装束的人,他打着白旗,大声喊叫着,走向对面阵地。

双方的眼睛都密切注视着这个微微颤抖的山民。

南边阵地上的官兵都象麻木了,李云辉按下了身旁举枪士兵的枪管。

老百姓:“莫开枪莫、莫莫开……开枪。”

他走近了,不敢向前,将一封信朝着太阳晃了晃,赶紧放在一块离堑壕很近的石头上,转身就跑。

邓克礼走出战壕,从容地拣起信又跳回。

李云辉:“念。”

邓克礼:“蒋军官兵们,你们已无路可逃,赶快投降吧,解放军优待俘虏,既往不咎……”

李云辉接去看完,浑身一阵战悸,瘫软下去,此刻,脸颊的颧骨更加突出,沮丧、失望地看着对面的阵地。

李云辉痛苦地呻吟:“投降……执迷不悟……彻底消灭!”

邓克礼惊异地瞅瞅李云辉,黯然地闭上了双眼。

夕阳轰然坠落。

大地腾起一片淡蓝的暮色。

寒风呼啸,树丛黯了,山峦黑了。乳白色的雾霭从山凹里倾泻下来。

李云辉中等个头,人很精悍,瘦长脸,尖下颌,长眉,目光执拗深沉……

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撤,越过国境线。”

邓克礼多愁善感地:“那边是蛮荒的原始森林啊!”

李云辉:“无退路了……”

一阵沉默。

李云辉:“只有进缅甸这条路了。”

邓克礼:“我们为蒋介石打到了最后一个村寨,妈的!”

李云辉:“邓副官,你领家属先撤,动作要快!”

邓克礼行个军礼:“是,团长。”

他叹口气,一扭身,心情极为复杂,带着一种深深的失落感跑向黑黝黝的山坡。

家属们听说撤往异邦,一个个号啕大哭:“不去外国!”“我死也要死在这儿!”……

邓克礼忍捺不住,眼泪大滴大滴滚落。

士兵们好言劝慰着家眷。

唐阿凤——李云辉之妻,她走到邓克礼一家蜷缩的树下,轻声细语:“为了孩子,走吧!”

邓妻抹抹泪水,抱着女儿安岱挣扎着站了起来,邓克礼则背上六岁的儿子。要过李妻手上的包袱挎在胸前:“嫂子,你有身孕,天黑,路上多加小心。”

黑暗中,队伍蠕动着。

八百余官兵越过国境线。

 

中国,打洛山上

惨淡的月光映照着灰暗的山岗。

迷路的高德修身着傣族服饰,他扎条“笼基”,终于在昏暗的月光下找到蒋军伤员们静卧的一片树林里。

面对不治身亡的伤兵,望着家属们丢弃物一片狼籍的山头,他惊呆了。

他摇醒一个重伤员:“他们……怎么不见了?”

伤兵:“走啦……”

高德修一下明白了,他们全逃了。

他好不容易找来给孩子们吃的食物撒落地下。

他凝望着界河,打洛河静静流淌着,他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几个解放军战士突然出现:“不许动!”

高德修木然地交出佩枪:“领我去见你们的最高长官。”

 

异邦,丛林

初春的弯月如水。

一个人影也看不见。

树,巨大的树木遮天蔽日;雾气阴凉,零落破碎的阳光凄凄惨惨地从狰狞的树隙中洒落下来,树杆疤痕累累;水塘里积着腐叶,水呈铁锈色金黄带红,散发着臭气。

除了山还是山。

偶尔一声啼鸣,阴森恐怖,令人毛骨悚然。

邓妻:“这是什么地方啊?”

一个小孩吓得紧贴母亲怀里:“妈妈,我害怕,回家。”

残军上下不寒而栗。

唐阿凤:“歇歇吧,我的腿要断了。”

李云辉恶狠狠地:“瘴气重,一歇只有死。”

人们惊恐地喘息,惊恐地行进。

天亮了,人们仍旧忐忑不安。丛林越来越密,树木千奇百怪,有人倒了下去……

异邦的原始密林,虎吼狼啸震耳欲聋。

蒋军残部疲惫不堪地艰难行进,落叶及膝,仍不断有人因伤、因病、因累、因饿倒了下去。

中午。休息片刻的时间,士兵们砍倒野芭蕉,从杆中剥出嫩心,用刺刀砍碎,在篝火上吊着钢盔煮熟充饥。

李云辉用块芭蕉叶盛着“饭食”,大口嚼着。他问邓克礼:“我们走了多少天了?”

邓克礼:“十二天!假如再走不出森林,那将全军覆没。”

李云辉停住咀嚼:“但愿老天长眼……”

树林中,有人尖叶。

邓妻解开裤角,一条比烟斗大的蚂蝗叮在腿上,头部整个钻进肉里,身体饱满,吸满鲜红的血。在向导的指导下,邓克礼用鞋底猛拍蚂蝗,它才松了口。

硕大的毒蚊嗡嗡围着人扑来。

李云辉:“我命令,部队快速前进,否则蚂蝗、蚊子、瘴气会带给我们更大的灾难。”

邓克礼:“今天,我们还要通过野卡山。”

李云辉:“据向导说,野卡山是缅甸东部最封闭落后的佤族居住区,我们不要去招惹那些野人,尽量隐蔽前进,并作好战斗准备。”

丛莽中,残军没发出一点声息。突兀,一名士兵忽然双手一扬,便带着一支弩箭栽下山去。一阵乱枪立刻响起。

|14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