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oKbbf08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海眼一枝花 1

作者:傅衍鲲

四、海眼一枝花

老黄家在遂平县有名的海眼村。这里有一泓清泉,涝雨不增多,干旱不减少,世代传说这是大海的眼睛,村庄因此而得名。老黄从部队转业回来,承包了村里的两处大型鱼塘,饲养多种名优淡水鱼类,于是发了大财。由于他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中负过伤,所以走路时腿稍有些跛。虽然老黄其貌不扬,却从云南带回一个年轻貌美、如花似玉的老婆,号称“海眼一枝花。”村上的年轻人有事没事到他家溜一圈,说是来看鱼,醉翁之意不在酒,看鱼之人意也不在鱼!这女人也争气,接连生下一男一女。一双儿女眉清目秀,像金童玉女一样,老黄笑得整天合不拢嘴。

当男孩长到7岁,该上学了,老黄怕儿子在学校受气,便从县城小学里,月薪两千元请了个家庭教师。这位老师姓翟名旺,是个美男子。两下一比,把老黄衬托得更不像样,村里的小淘气们便给他起了个“黑猩猩”的绰号。既然有了绰号,就与梁山好汉排上了座次,人称“109”。在村里只要把手指勾起成“9”状,就知道说的是谁。老师进门不到一年,学生没教会,却把学生他妈教会了。老师循循善诱,学生他妈心领神会。有一天趁老黄去县城送鱼未回,他们便携带巨款,双双远走高飞。老黄一家3口哭得像泪人一样,邻里苦苦相劝总劝不下,一些老年妇女也随着擦眼抹泪。人们纷纷议论,有的说这女人心太狠,连自己的儿女都抛下不要,就跟野男人跑了;也有的说这事都怪老黄,不该引狼入室。

经过一年多的明查暗访,老黄终于弄清楚,老婆带着野汉子回了云南原籍,中国一边不敢停留,便在缅甸开了一家豪华家具店。老黄将3岁的小女儿托付给亲友照管,自己带上儿子就像当年进军越南那样,又来到了阔别多年的云南。老黄开饭店不为挣钱,老婆虽然卷走他多年的积蓄,但毕竟没有一扫而光。在国门旁开店,出入境的人都能看清楚,说不定哪一天冤家路窄就能碰上那两个狗男女!

听了黄家父子的哭诉,我认为那个叫翟旺的年轻人,做事太绝,不该让老黄人财两空,我心里盘算着如何给老黄帮上忙。山东好汉从历史上看就惯于打抱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但是,事情未见分晓,不应先许诺,虽然我已成竹在胸,却不便对老黄讲,稍坐一会便告辞了。我决心过问这件事,对我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对别人来说却有再造之功,何乐而不为!

我与缅甸白象县县长凌云,有金兰之谊。后天是他母亲80岁寿诞,我理应前往拜寿。早在几天前就和凌云约好,到时他派勤务人员前来接我。赶到贺寿之前,我请人把老人家的照片放大,还用电脑对照片细部作了修饰,并且改换了照片的背景,制作了华美的镜框。另外投老人所好,置办了一份寿礼,我要让老人感到惊喜!在贺寿期间,我还想顺便把老黄的事谈一下。那一对男女就在缅甸地盘上开店,作为一县之长,我想他定会有办法的。

凌云派来接我的人早早来到,帮我拿上东西,我们就乘汽车出发了。凌云的家乡叫犊子岭,是缅甸北部最偏僻的小市镇,与中国隔怒江相望。从缅甸直接前去交通非常不便,几乎没路可走。要先后两次进出中国国境才能到达。边疆公路大都是一面靠山,一面临水,沿江而行,风景自然很美。一路上流水欢歌、百花含笑,湛湛蓝天、悠悠白云,我的心情非常舒畅。仅用了半天时间,就到达缅北大镇红椿。因为前面的公路被山洪冲断,我们要在这里弃车换马,走一条千百年来马帮行走的山间小道。那么,马从何来?持凌云县长签发的“马票”,找红椿镇政府去要便可。缅甸农民缴税很少,但须服劳役,轮流排号支应官差。

第二天上午马才能到,所以我们必须在红椿住上一夜。红椿镇是被低矮丘陵环抱的一块平坝,几乎与世隔绝,若非亲眼所见,真想不到在如此封闭的山沟里,竟还能有这样一处现代化的市镇。一条平直宽阔的水泥路,两边店铺林立,商品应有尽有。镇上的房屋多数是两三层的别墅式楼院,红色瓷瓦的房顶,彩绘的墙壁,掩映于绿树繁花之中。在这里电视、电话甚至电脑都不缺乏,镇上不仅有电脑游戏厅还有网吧。路灯明亮,光线柔和,街边停靠的也多是凌志、奔驰、凯迪拉克……名车比比皆是。镇上建有豪华宾馆,大堂左侧是饭店,右为歌厅,小镇的夜生活比起大都市也差不了多少。镇外山脚下还有一处名为 “葡京度假村”的大赌场。听去过的人讲,里面轮盘赌、老虎吃角子等现代赌具非常完备。赌场服务质量上乘,人员都是在澳门经过特别培训的。红椿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四川人很多,在街上走,川音满耳,就好像来到四川的某个城镇。街角上有几个新疆人正烤羊肉串。坐在街边洁白的塑料椅上,喝着青岛啤酒,吃着地道的新疆羊肉串,怎能想到这是在缅甸北部一个隐藏在深山沟中的偏远市镇呢!至于说这个山间市镇为何如此富足?那就不是本文所要涉及的内容了。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