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UCarGuw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王母娘娘洗脚盆 4

作者:傅衍鲲

答:“他后来吸毒成瘾,经常偷家中的钱,后来又偷物,手镯、项链都被他卖掉。”

问:“夫妇不能共同生活可以离婚,为什么要杀人!”

答:“曾一度将他赶出家门,过一段时间他仍然会跑回来,赖着不走。后来,给他两千元路费,让他回河南老家。我亲自送他过境,谁知10天后他把钱花光,照样跑了回来。无论怎样打骂,就是不肯走。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他除掉!”

问:“怎样把他杀害?”

答:“趁他睡梦中,父女二人合力用绳子将他勒死,然后埋掉。”

问:“为什么没有尸体?”

虎刺梅摇头不知,再也不肯答话。

我明白,这类案件不能操之过急,要耐下心来,等待转机,便让麻勒干将她收押。然后,我独自一人踱出营房,在小街上吃了一碗米线,信步走向市场。各摊点出售的东西,除了鸡鸭鱼肉,就是山毛野菜。还有公开出售的鸦片膏,以及烟枪、烟灯之类的烟具。山花笼鸟,野生小动物,随处可见。在小街拐角处,有一壮年汉子在卖牛蹄筋。我俯下身,刚问了一句:“多少钱一斤?”那人抬头刚要回答,一看是我,抱着我的腿放声大哭。似有无限委屈,要向我哭诉出来。一个山东大汉,哭得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很快便将他认出,原来是我的老乡小黑,乳名黑亮。我劝他止住泪水,有话好好说,便将他带回营房。

晚饭后,我留他同住一室。一边饮茶,一边听他讲述自己的遭遇。这时,山风呼啸,窗棂咯咯有声。林鸟野兽,长呼短嚎,充满山野情趣。

黑亮,原是山东一家银行职员,因营私舞弊,违反行规而被除名。他自觉在家抬不起头,便跑到云南找我,直奔我从前在瑞丽的办事处,却时过境迁,早已是人去楼空。后来听人说,我去了缅甸,便辗转来到“洗脚盆”小镇。云南是一个39.41万平方公里的大省,漫无边际地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出人意料的是,竟然不期而遇,被他找到了。按佛家的说法,这就是缘分。我早已是年过花甲,也需要这样一个年轻人,从此将他留在身边,鞍前马后跟我吃了不少苦。据小黑讲,他在“洗脚盆”已居住半年之久,和镇上的人都已混熟,但来往最多的却只有两个人,都是北方老乡。一个是山东来的刘通,是镇上的小学教师;另一个就是遭人暗害的河南人郭兴了。3人经常在一起小酌,以慰思乡之情。小黑说,郭兴遇害一事,刘老师可能知道详情,建议我单独去访问他。

次日凌晨,我沿着崎岖小路,步步登高,向着位于山顶的学校走去。云贵高原,虽靠近北回归线,但因地势较高,清晨仍感到阵阵凉意。鸟雀开始了黎明大合唱,此起彼伏,声闻数里。人类的语言不一,鸟类的叫声各异。动听的、悦耳的居多,怪腔怪调的总是少数。

我敲门等候,刘老师揉着睡眼,披衣相迎。坐下来后,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给果敢政府的揭发信,就是他写的,郭兴被害,绝不是因为吸毒。说着,他从床底下拉出一个衣箱,从一堆旧衣服底下,抽出一支手枪,把枪递给我说:“这就是郭兴留下的!”在轻武器方面,我堪称专家。一眼便看出,这是缅甸产的大口径手枪。此枪震动大,发声响,命中率差,不属于名枪之列。

刘通老师继续说:一天夜晚,郭兴去后院小解,在暗中看到虎山移开石质猪槽,揭开猪槽下的石板,俯身取出一个方盒,将猪槽、石板恢复原样,匆匆离去。郭兴紧接着走过去,从猪槽下面的地穴中,伸手摸出这把手枪,待要搜寻其他财物时,却听到开门声,慌忙将石板、猪槽放好,藏身暗处。他看着虎山将一个长方形盒子放回地洞,转身回屋。郭兴便越过短篱,跑到学校,将枪交我保管。临走郭兴表示,他要找机会,仔细检查地洞,看里面有些什么值钱物。从此,再也没有见到他,郭兴被害的消息很快就从镇上传开来。刘通老师激动地说:“我敢断定,这就是郭兴被杀的原因!”

在金三角地区,持有枪支和杀人,都不值得大惊小怪。拥有各种武器的人很多,家家必备。至于杀人,更是寻常之事。只有在有人告发时,官府才装装样子敷衍一番;没人告发,官府便装聋作哑懒得去问。听了刘老师的讲述,我把枪仍然退还给他,便顺原路走回,并不断盘算着此案如何进行下去。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