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6Djt9dpr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断魂金三角 1

作者:孙育鼎

残阳如血,挂在泰、缅、老交界的重峦叠嶂的山巅上,雾雨般的轻纱笼罩着莽莽苍苍的原始丛林。

无线电波从中国西南边疆的红土地上传到与世隔绝的金三角:“云南人民广播电台,对云南境外蒋军残部广播开始了……”

山地上开着罂粟花。

坝中,林边残部的营地。

残部士兵偷听着广播。高高的了望棚、树梢、天穹……

主题歌响起:

没有了家也没有了国,

金三角,我的窝,

我们在异邦漂泊,

流落,流落,我们无可奈何;

金子没有挖到,

只留下恶梦一个。

哪天能回家哪天能回国,

啊,金三角虎狼窝。

我们在异国流落,

白花,紫花,罂粟结出浆果;

刀枪播种罪恶,

听丛林流淌悲歌。

叠印一组镜头:

打洛,云南解放的最后一仗;

“特使”高德修举枪对准佤族汉子;

段希文在“敢死队”冲锋陷阵的特写;

千余名残军后代男女孩子齐刷刷跪在雨中的场景;

为段希文免费守墓的肃立士兵。

 

泰国。美斯乐

七月,是东南亚的雨季。这天清晨,天上乌云翻滚,山雨欲来。

一个叫美斯乐的山村,用松柏翠竹搭建的灵堂外。

移至灵堂外的灵柩。棺木上拴着一支羽毛鲜艳的大公鸡。

护灵的泰国军官将一面泰国国旗覆盖在灵柩上。一位泰国上将将他最喜爱的一支烟斗供在灵柩前。

随着主持葬礼的泰国高僧响亮的“起灵”声,天空炸响一个惊雷,倾刻间,大雨像瓢泼一样泼下来,浇得天昏地暗。

送殡的人们撕心裂肺。

千余名孩子齐刷刷跪在雨中。

[画外音]:“在原先只有10户山民居住的荒蛮得如同与世隔绝的一个叫美斯乐的小山村,为何却举行着一场中国传统仪式的葬礼?而且,泰国政府也派来高级军官参加?他们将逝者用灵车运抵清迈,又用直升飞机将灵柩运抵的美斯乐,足见他们对逝者的敬仰。如此隆重的葬礼,足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动人心魄来形容了。看吧——”

两公里多长的送殡队伍,冒着疾风暴雨,缓慢地行进着,一路悲号。

吊着胳臂的送殡者。

拄着双拐的送殡者。

趴在用树枝藤条扎制成简易担架上的送殡者。

被截去双腿在泥水中滚爬的送殡者。

有人哭晕了,倒在泥水中……

[画外音]:“在原先只有寥寥可数几十人伴着虎啸象吼的穷山僻壤,为何聚合了四千多人的送殡队伍?难道逝者是一位威仪四方的酋长?不像啊,因为送殡的人群大多都讲着云南话。逝者凭什么赢得人们如此爱戴?暴雨中,他们是那样的虔诚,他们在悲悼什么神圣?什么高人、伟人?原来,他们无比沉痛地在哀悼他们心中至尊的“灵魂”!

推出片名。

镜头推向墓地。

九名身着美式军服的“国军”士兵头戴钢盔,手举卡宾枪、汤姆式冲锋枪站在墓穴前。

[画外音]:“这一天,美斯乐忘不了。那是公元一九八0年六月十八日,美斯乐的灵魂,云南镜外蒋军残部后期领袖,他们尊敬的段希文将军因心脏病猝发而与世长辞。”

“鸣枪!”

 

广西,国共交战的一个战场

随着枪炮声,中国人民解放军如同摧枯拉朽,“国军”溃败得一踏胡涂。

举枪投降的士兵,弹坑,火苗……

解放军战士冲进敌军指挥所。

[字幕]:1949年底。

从指挥所被押出的敌军官,显出狼狈、沮丧。

一解放军战士指着已换上士兵服装的段希文:“职务?”

段希文用一口宜良话回答:“大渡口村人,我叫段经。”

北方籍的解放军士兵显然听不懂云南方言,指指另一军官:“你帮他讲。”

另一军官:“他是五十八军第十一师少将师长,兼任武汉卫戍司令。”

俘虏队伍被押解着缓慢行进。

行至一片丛林,遭遇一股前来解救国军被俘军官的土匪。双方交火。

段希文飞快地钻入丛莽逃跑了……

追击的枪声。

 

云南边陲。打洛

随着枪声,这里正进行着一场激战。

[字幕]:一九五0年初。

随着呼啸的炮弹爆炸声和激烈的枪声,如诗的画面被破坏殆尽。

群山环抱的坝子中央,炮火掀翻的红土地在如血的残阳下映出金辉,灌木歪歪倒倒。枪声渐稀,裹着黄布军装的尸体显得非常刺眼。未熄灭的火焰,没散尽的硝烟在阵地上显出一种无奈。

[画外音]:“这是云南解放的最后一仗。”

阵地上仍响着稀稀落落的枪声。

南侧。李云辉木然地站在堑壕里,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哀怨地望着与他们对峙的解放军占据的东侧阵地后面火焰般灼红的山峰,五彩的云霞,彤红的天际。

败兵们准备最后一搏。

|47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