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aU4jfmqQ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初到金三角 2

作者:傅衍鲲

走出大街人渐渐稀少,踏着月亮的银辉,我信步向居处走去。远方断断续续传来带有东南亚情调的歌声。我远离了夜市的喧嚣,心里又恢复了宁静。但是外地游客走在这种看似静谧、祥和的小巷中,也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黑影里,会突然冲出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女,紧紧挽着你的胳臂,嗲声嗲气地让你带她去吃宵夜。如果你依从了她,麻烦可就来了,可以说是后患无穷。瑞丽这地方是梅毒和淋病、俗称“花柳病”的高发区,这从满街“专治花柳病”的广告,就可看出端倪。而且“花柳病”这名字起得也妙,表明这是寻花问柳所致之病。这使我想起在瑞丽一家夜总会的大厅里,挂着这样一副对联:“ 春风放胆来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这原本是清代郑板桥的一副名联,在这里却成了教唆性的广告。外地游客当你春心荡漾之时,千万记住“春心莫共花争发”,这不是因为“一寸相思一寸灰”,而是避免你本人化烟化灰。艾滋病在瑞丽是很严重的。

渐近家门时,忽然一声撕肝裂肺的哭号,让我打了个寒噤。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妈,坐在街心、前俯后仰地大放悲声。那哭声使闻者下泪,让你一生都不会淡忘,好心的过路人徒劳的劝说丝毫不能减轻老人的悲痛。一位尽职尽责守护旁边的民警告诉我:老大妈的独生子因吸毒过量,于今天下午中毒而亡。

美丽的边城瑞丽,就在它繁荣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白色的魔影。一些集团和个人,为了一己私利,干着罪恶的毒品交易,致使成千上万的人被吞噬了生命。恶魔们不要得意忘形,对于罪大恶极的人,中华之剑绝不容情!

没想到我在瑞丽遇到了一位曾经在景颇山上结识的景颇汉子麻勒干,虽然交往不长,却因为性情相投,两人已结拜为兄弟。我从景颇离开之后,麻勒干也离开了那里。尽管他也是当地人,但从相对封闭的景颇社会走出来,到开放的瑞丽,麻勒干忽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他一没文化,二没技能,只能干些体力活,接连三天找工作,都被人拒之门外。尽管我曾给他留下过详细地址,但他生性要强,不到山穷水尽,是不肯轻易来找我的。幸好当时的瑞丽很小,一个小时便可跑遍全城,与熟人一起上街,至少要碰三次面。正因为这样,我与麻勒干才能在街上不期而遇。

生拉硬拽,我才把他请进家来。我让人给他做饭,一大碗肉丝面几分钟便扒拉到肚内。然后,一张脸从耳根红到脖颈,羞答答地说:瑞丽不是他这种人待的地方,他要回山去了。我试探着说,我这里正需要一名保镖,不知他肯不肯干。他问我,“保镖做什么事?”

我告诉他:“保镖就是警卫,负责安全工作。”

他说,不知自己能不能干好。

我说:“你身强力壮,肯定能干好,不过,要敏锐、细心、反应快。锻炼一段时间,就会慢慢适应的。”

他点头认可,于是留了下来。其实,我既不是什么大人物,也不是阔老板,根本用不着保镖,我这样做,只是为了留住他,因人设位而已。晚上,我带他到一家民族风味的餐厅,美美地吃了一顿,而后逛商场买服装,但由于他体形高大,无论衣服和鞋子均不适合,必须量体定做。不过,无须久等,三两天便可交货。麻勒干一旦穿上特为他制作的西装,扎上领带,穿上锃亮的皮鞋,立即判若两人。威风凛凛,派头十足。正应了那句俗话:“人靠衣裳马靠鞍”,包装非常重要。我总以为,麻勒干是块璞玉,只要精心雕琢,是会成为大器的,我决心慢慢地对他进行调教。他这人既不傻也不笨,不足俩月,便完全适应城市生活,能做到应对自如,和身边的人开始有说有笑。为了工作方便,我还特意送他进驾校,学会了开车。

泼水节那天,麻勒干和人一起去邻国木城游玩,遇到了一位熟识的傣族姑娘春平。当年在山上对唱山歌,两人互相倾心。后来春平经一位远房姑母介绍,到木城一位大珠宝商家中帮工,一别经年,相互思念。麻勒干来瑞丽,内心就隐藏着寻找春平的意思。木城巧遇,正是天赐良缘,于是两人便经常来往,亲密无间。麻勒干年近40,春平也30多岁,正是烈火干柴,爱情之火熊熊燃烧。两人经常会面,而且每次都是麻勒干开车送她到邻国边防站,然后步行过关卡,麻勒干伫立车旁,一直目送春平走远。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即将成为麻勒干妻子的春平从中介绍,我与木城那位大珠宝商李顺和也成为好朋友,由饮茶谈心到互相宴请,礼尚往来,以至于互相托付办事,很快便超出一般朋友的关系,相互视为知己。

李顺和幼年丧父,在他4岁那年母亲改嫁。他清楚地记得,母亲临走时,他紧抱住母亲的腿哭着不放,母亲俯下身子亲了他一下,然后掰开他的小手跟人走了。他躺在地上打着滚哭,也没有将母亲唤回。每逢提起此事,他都老泪纵横、唏嘘不已。后来,是伯父把他抚养成人,供他上学。国民党军逃到缅甸,他参了军,成了一名中尉。后来,继承伯父的遗产,经营珠宝发了财,成为国际上闻名的大富豪。他为什么要交我这样的朋友?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贾府中的焦大是不会爱林妹妹的。”那么我是何许人也?哪一点上值得大珠宝商如此青睐!说来好笑,我只是一个普通而又普通的平头老百姓,阴差阳错被推上了社会大舞台,而且非得登台表演不可,我自觉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程度。

|0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