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缅甸在线!访客BUa9F2z4登录
缅甸在线
——是您了解缅甸的最佳窗口
公众号

滴血的罂粟花 4

作者:傅衍鲲

杨总司令的致命弱点是过于看重钱财,已达到吝啬的程度,只顾聚敛财富,不下大力更新装备,更不关心士兵生活。战士伙食很差,只吃缅政府配发的大米,很少吃菜。其部队中童兵太多,有的只十二三岁,以上是他日后失败的主要原因。后来,杨总司令的权力和地盘,重新被彭总司令夺了回去,杨总司令则率领残兵败将投降了缅甸政府,被安置到内地某一处庄园养老去了,这些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杨总司令曾对他的儿子寄予很大希望,并委以重任。其子克清隐瞒身份在昆明读到高中,生得尖耳猴腮一脸青春痘。他儿子有一个致命弱点就是心胸狭窄、鼠肚鸡肠,没有容人之量,伤害了握有兵权的师长们的感情,这是造成杨总司令后来失败的又一直接原因。

看樱花去日本上野,看罂粟只有到金三角。如果你想看大面积的罂粟花,当然是到那连绵不断的大山上。如果你想仔细观察单株的罂粟花,则随处可见,在铁门关以西无处不在,田间路旁农家庭院房前屋后,到处都有种植。人们见缝插针,充分利用了闲散土地。

我喜欢大海洋大草原大沙漠大森林,对罂粟花也想看看大面积种植的情况。在旧历二月,开花季节,我来到一处大山顶上,霎时为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从山顶到山脚,再到对面的山顶,一望无际,高接云天全是罂粟花,形成灿烂夺目的五彩霞光。那简直是花天花地,花的海洋,花的世界!千种旖旎,万种风情;千种妩媚,万种婀娜;千姿百态,千娇百媚……把这一类的字眼都搬出来吧,任你怎样形容都不为过!即使是万花竞放的大草原也没有这么艳丽。荷兰郁金香尽管美好,但它线条太直了一些,多了一点骨气,少了一分妖媚。正如男人对女人要求的那样,希望她万种柔情,而不是挺起腰板充硬汉!洛阳牡丹则是太富丽了,就像那雍容华贵的贵妇人,而罂粟花是病态的捧心西子,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此地的罂粟花以紫色居多,其次是淡黄、粉红、纯白,真正的五颜六色。罂粟如果不是作为生产毒品海洛因的原料而作为观赏植物,那世界该是多么美好!真是太可惜了,太可惜了!那些将如此美丽的花变成害人毒品的人,真是罪大恶极!尤其是第一个将罂粟变成毒品的人,更是十恶不赦。

由于果敢的环境适宜,有100多年栽培历史,此处罂粟普遍长得接近一米高,茎秆茁壮花形也大;当然罂粟果也大,出汁液也多。罂粟从茎秆到叶子以至于花朵,通身长着细细的绒毛,触手娇柔,然而它却能直立。罂粟花是总状花序,每株顶端开花一朵,花形五瓣,由于是单片更给人以娇柔无力之感。叶子的形状很像芹菜叶子但比芹菜叶厚实多了,叶子上也生有细毛,手感也是软绵绵的。此花给人的最突出的感觉,就是鲜艳柔媚。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如此娇软无力的花朵,竟能麻醉那么多钢铁硬汉!包括张学良那样的英雄人物,都曾被它折磨得死去活来。它使世上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如此娇媚的花朵,怎么能给人间造成那么大的苦难?这使我想到一个哲理:世上外表美丽的东西,并不都是美好的!有许多竟是《聊斋》里“画皮”那样的魔鬼!

由于杨总司令事先有准备,我很快便安顿下来。我在二楼右侧客房,我的随从人员则与司令的警卫连生活在一起,并受警卫连长管辖;随后逐一被遣散。杨司令为我精心挑选了4名护卫,均是一米七的身材,一个个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肩挎比利时产的突击步枪,腰插“五四式”手枪,威风凛凛,亦步亦趋,寸步不离。这样一来,虽然抬高了我的身份,增长了我的威势,但也严重限制了我的自由。身边经常有4名大汉随从,我向卓枫将军主动请缨,接受的战斗任务何以完成!不由得心中暗暗叫苦。数日后,杨总司令首先与我商谈待遇问题。至此方知,中缅边境地区所有割据政权均不发工资,“政府”只提供谋生手段,然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杨总司令实践前言,准备将他手下的两个毒品工厂(作坊)交我经营。据他说,每年最低限度也有人民币6000万元的收入,但被我婉言谢绝,只答应为他的部队经销服装、被褥等军品。他当然高兴,点头认可。金钱这东西绝不是万能的,有尊严的人就不为所动。我不会忘记自己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决不会染指毒品,决不会越雷池一步。对金钱的态度,正是我半生穷困的原因,但我至死不悔!

杨总司令身边顾问人员很多,以经济顾问苏顾问为代表,有10多人。他们来自中国内地和港台地区,还有的来自新加坡和泰国。其中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一位来自香港的“生产顾问”,他每次来司令部都乘坐奔驰500豪华轿车,两名保镖护持,待遇不能算差,令人不解的是,他腕上竟戴着一副锃亮的手铐。此人50岁上下,长方脸,慈眉善目,鼻正口方,头发和络腮胡子连在一起,其貌有点像马克思。他穿一身皱巴巴的西装,未扎领带,敞怀,内衬花格衫,是一副落魄的学者形象。一天晚饭后,我问身边的警卫人员,他们七嘴八舌向我讲说“生产顾问”的故事,一起插话,莫衷一是。我指定口齿伶俐的小李主讲,其余的人补充。

原来,杨总司令虽然迅速扩大了罂粟种植面积,但是却没有迅速增加收入。原因很简单,他生产的是鸦片膏,只是制造海洛因的原料。由鸦片到制成纯度很高的四号海洛因并非易事,需要大量化学药品;还需要化工生产设备和各种检测仪器;特别需要一位精通此道的化学工程师。鸦片收获季节,杨总司令派出大批人马车辆,络绎不绝地将他生产的鸦片膏,运往佤邦和坤沙地盘,只能换回微薄的收入。卖给坤沙的价格虽然高一些,但运输路线长,需经过佤邦等多个军阀控制的地盘,仅过境税一项花费就很不少。

|1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